他没有理会我,只是冷嘲的看了我一眼,挥手让人将我带走。    我恐惧的看着抓着我手臂,强行拉着我走的狱警,可是我不敢挣扎,因为我的身后,被抢抵住了。    这些人,一定不是狱警,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咽了咽口水,隐忍着心中的惧意,只能够被这些人挟持的上了一辆车子。    在拘留室后面的小门,是一条小巷子,这些人,将我带出去,说什么要给我单独提审?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谁的人,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用枪威胁我走,不像是警察,反而像是黑社会?    难不成是有人想要对我出手了?让人进来想要干掉我?    想到这里,我整颗心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你们究竟是谁?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们?”    我尝试着和这些人说话,但是,他们没理会我,依旧冷着一张脸,手中把玩着一把手枪。    看着他们的手枪,我沉下脸,没有在说话了。    车子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我有些昏沉沉的时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下来了。    看押着我的两个男人,率先下车之后,便让我立刻下车。    我舔着嘴唇,无奈的从车上下来,便被他们推着走到了一边的小木屋里。    我怔讼的看着眼前的小木屋,没有继续走。    身后的男人,似乎对我这个样子突然停下非常不满,不由得用力的推了我一下,冷着脸道:“愣着干什么?赶紧走。”    我捏住拳头,咬牙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京城哪条法律规定了,审问犯人要来这种偏僻的地方?”    来这种没有人烟的地方,那里是审问犯人?倒像是想要杀人?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女人,还是你想找死?”身后的男人脾气似乎非常不好的样子,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声音冰冷道。    我捏住拳头,心中带着些许的憋屈,我不想要进去这个小木屋,指不定我进去了,这些人便会想方设法的杀了我灭口呢。    “进去。”见我不懂,身后脸色恐怖的男人掏出手枪,指着我的脑门说道。    我冷下脸,心下虽然有些畏惧,但是脸上却不能够表现出来:“你们果然不是真正的警察?你们究竟是谁派来的?”    “进去。”他不耐烦的指着小木屋,面色阴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着他们手中的家伙,都不像是假的,也不敢在这个样子挑衅他们,我必须要活着。    我咬牙,迈着双腿,走进小木屋的时候,小木屋的门,就在这个时候,“嘎吱”一声关上了。    听到小木屋的门被关上了,我心中一慌,回头就看到那几个男人站在门口的位置,像是为了防止我逃跑一样。    “动手。”刚才用枪指着我的男人,朝着两边的男人命令道,。    他们想要做什么?    我害怕的不断往后退,直到推到了角落里,看着一步步朝着我走进的男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女人你要是乖乖的承认杀人罪,我们便会放了你,要是你不承认,也别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说话的男人,冷笑的盯着我,将外套扔到地上,慢慢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    我看着他们的动作,血液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一般,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对着他们低吼道:“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将这个认罪书签了,承认你杀了席老爷子,我们马上送你回到拘留室。”    一个高瘦的男人走进我,将一张纸扔给我,让我在上面签字。    我看了一下,竟然是认罪书,他们让我签这个?不就是让我承认自己杀了爷爷这件事情吗?    这种事情,我怎么都不可能答应的。    我捏住拳头,抬起头,对着他们高傲道:“我说了,我没有做过,休想我承认。”    “既然这个样子,就别怪我们了。”高瘦的男人说完,便将认罪书扔到一边,一挥手,四五个身材高壮的男人已经将我围起来了。    我看着那些人的动作,整个身体都在绷紧的状态,我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但是今天他们一定是想要强迫我承认这些罪。    “滚开。”我龇牙,对着围着我的几个男人低吼道。    他们冷笑了一声,一个男人朝着我扑过去,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身上的衣服扒掉。    “滚开,不要碰我。”    看着他们的动作,我就知道,这些人是想要做什么了,我惊恐的睁大眼睛,低吼道。    “抓住她的双腿,捂住嘴巴。”一个男人突然命令道,很快,我的双手都被抓住了,嘴巴也被人捂住了。    我摇头,想要避开这些人的手,但是,他们的力气毕竟是比我大,不管我怎么用力挣扎,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呜呜呜。”我摇晃着脑袋,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可是,这些人却依旧不放过我。    他们将我的衣服脱光,在我身上乱摸,他们想要强奸我。    是谁要这个样子害我,我要是被他们弄死了,他们想要将我扔到一个没有人发现的角落埋了吗?    正当一个男人将手伸进我的两腿间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了。    席慕深……救我……席慕深……    “砰砰砰。”就在那个男人的手,就要伸进去的时候,门口传来子弹的声音。    那些人立刻从我身上离开,掏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