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方彤,我没有……办法……”席慕深搂着方彤的腰身,对着方彤低语了一句话,因为声音有些小,所以我听的并不是非常真切。    我看着席慕深抱着方彤的样子,撇开头,脸色泛冷。    “嘎吱。”就在这个时候,急症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    我朝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医生走过去,紧张的问道;“医生,爷爷怎么样?”    拜托,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没事才好。    医生深沉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将目光一移向了席慕深:“席总,我们非常抱歉,老爷子……已经……”    “爸……”    “爷爷”……方彤和王兰发出一声惊呼声,纷纷朝着手术室跑去。    我倒退了几步之后,整个人便坐在了地上。    “慕清泠。”席慕深伸出手,抓住了我。    “席慕深……爷爷死了?”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哑着嗓子道。    席慕深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将我从地上拉起来。    “爷爷……死了?爷爷死了。”我不断重复着,然后用力的捶打着席慕深的胸膛,发疯似的咬着席慕深的肩膀。    “怎么可以死了?我上午还看了爷爷的,爷爷精神很好的,怎么会死了?我一定是在做梦对不对?席慕深,我在做梦对不对。”    “慕清泠,冷静一下。”席慕深抓住我的手腕,眼眸深沉的叫着我的名字。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你告诉我,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红着眼睛,对着席慕深嘶吼道。    席慕深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抓住我的腰身,强迫我冷静下来。    “慕深,我们送爷爷回病房去吧。”方彤红着眼睛,走到席慕深的面前,抓住席慕深的手说道。    “回别墅等我。”席慕深松开我,对着我沉声道。    他和方彤还有王兰送席老爷子回病房去了。    我含泪的看着席老爷子从我眼前被人推走,我想要和爷爷说话的,但是我没有资格,因为我早就不是席家的人,没有资格碰爷爷一下。    为什么会死了?    爷爷……    “慕小姐是吗?”我失魂落魄的朝着电梯走去的时候,从电梯走出来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    我看着他们手中拿着的警官证,轻轻的点头。    我不知道,警察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情。    其中一个有雀斑的警察,对我解释道:“针对席老爷子猝死这件事情,我们想要找你协助调查。”    协助调查?为什么要我协助调查?    “因为有人看到你上午过来找了席老爷子是不是。”    “是,我上午的却是过来看爷爷。”我咬唇,压下心中的悲伤,淡淡的说道。    “席老爷子是在你走了之后,就被发现心脏衰竭的,所以我们怀疑这是一起谋杀事件,请你回去协助我们调查。”    “你们是在怀疑我动手杀了爷爷吗?”雀斑警官的话,让我心猛地一跳。    “只是协助调查,要是慕小姐没有做过的话,我们不会冤枉你的。”雀斑警官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深呼吸一口气,只能点头道:“好,我跟你们回去调查。”    爷爷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一定要调查清楚,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对爷爷出手的人。    ……    我被带进了警局的审问室,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我只是详细的说了一下,我只是过来陪爷爷聊天的,而且是爷爷给我打电话的,还有我手机的通话记录可以说明,是爷爷打电话给我去他病房的。    他们审问了我一个小时之后,便让我先在拘留室待着。    我坐在冰冷的床板上,捏住拳头,眼泪毫无预兆的流出来。    爷爷……    我想起上午他还温柔慈祥的对我说,要我一定要和席慕深幸福的在一起,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    “慕清泠,我们需要继续审问你。”我刚哭的睡着了,就被人推醒了,那个雀斑的警察走进来,对着我说道。    我原本知道爷爷出事之后,精神就变得有些疲惫不堪,又被这些人问了这么多问题,整个大脑都还处于一种晕乎乎的状态。    我被他们重新带到了审问室。    他们继续问我重复的问题,我也重复的强调,我没有给爷爷注射什么心脏衰竭的药导致爷爷死亡。    但是,他们却呈交上了一些文件,上面是检验出有我指纹的一些证明。    “关于这些,慕小姐你有什么要说的吗?”雀斑警察指着上面的指纹鉴定报告书,对着我问道。    我怔怔的看着上面的报告,摇头道:“我没有碰这个注射器,我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我的指纹。”    “我们从医院的监控摄像头看到,上午除了你来过席老爷子的病房之外,没有人过来,而且也有很多认证表示,都看到你,还听到你和席老爷子在病房里吵架。”    吵架?    他们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和爷爷吵架了?    “我上午的却是去过爷爷的病房,这一点,我一开始就承认了,我在病房里呆了两个小时,上午十一点半就离开了医院,至于你们说的吵架,我本人都不知道和爷爷吵架了,我不知道这些传言究竟是哪里来的,但是我和爷爷,没有吵架。”    “那么,这些东西里,为什么会有你的指纹。”    “我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