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像是比我上一次看到的时候,还要更加苍老的样子。    席老爷子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一边,就开始和我说话了。    “你这孩子,和慕深离婚了之后,就和我生分了,连爷爷都不叫了吗?”    “不……是……我只是……不好意思……叫。”我摆摆手,为难的看着席老爷子说道。    看着我一脸紧张的样子,席老爷子不由得露出一抹慈爱的微笑。    “清泠,你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了,你是一个好孩子,我一直以为,你可以和慕深好好的生活。”席老爷子看着我,带着些许惆怅的叹息道。    “对不起,是我没用,辜负了你的期望。”我看着席老爷子,酸涩道。    席老爷子一直想要我和席慕深可以好好的在一起,说到底,我还是辜负了席老爷子期望。    席老爷子目光复杂的看着我说道:“不,不是你的错,是我们席家,没有这个福气,可是……清泠,我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说这个的。”    我看着席老爷子,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我的日子,不多了,我希望你……可以重新考虑一下,和慕深在一起,好不好。”    “爷爷,你说什么呢?你能够长命百岁,不要说这么丧气的话。”    席老爷子带着些许黯然的话,让我有些难受。    我没有办法接受,席老爷子会离开的打击,在我心中,他就像是我的爷爷。    “生老病死在所难免,我没有什么遗憾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抱到我的曾孙,我一直期盼着,你可以给席家生一个孩子。”    席老爷子满脸惆怅的朝着我说道。    我有些愧疚的看了席老爷子一眼,心脏的位置,像是被尖锐的倒刺刺穿一般,很疼。,    我很想要告诉爷爷,其实,我有过一个孩子,是席慕深的孩子,可是……那个孩子,还没有来得及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被方彤给害死了。    “不过这是命,我也只能够认了,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你可以和慕深复合。”    “爷爷,席慕深马上就要和方彤订婚了,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我看着爷爷,苦笑道。    爷爷却握住我的手,浑浊的眸子,在此刻,显得异常锐利:“我知道的……清泠,相信爷爷,眼睛有时候看到的,未必是真相,你要用心去看,慕深他……这些年,其实也很苦,为了一个承诺,将自己逼成这个样子,他其实……不想要这个样子的,我都知道,我现在只想要你陪着他,有你在,他会幸福的。”    “爷爷,他有方彤陪着就可以了。”我虽然听不懂席老爷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只能够这个样子和席老爷子说。    席慕深爱的是方彤,就算是方彤做了那些事情,席慕深还不是照样帮方彤隐藏?    想到这些,我也只能够笑笑而已。    “傻孩子……你是最特别的,知道吗?我的日子,不多了,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和慕深,可以好好的在一起。”    席老爷子的声音,异常嘶哑的对着我说道。    听到席老爷子的话,我压下心中的酸涩,只能够勉强的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和席慕深,好好的……    只是,这个愿望,只怕……根本就不会存在罢了。    “清泠,这个你拿着,这是我留给你的,原本想要等你生了孩子给你的,我怕现在不给你,以后我就没有机会了。”爷爷突然从一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我。    我疑惑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当打开文件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我慌张的将手中的文件还给席老爷子。    “爷爷,这个我不要。”    这是一个股权转让书,席老爷子将自己在席氏集团的股份,给了我百分之十,这是一笔非常大的财产,我怎么可以接受。    “听话,接着,这是我给你的一点心意,我原本想要等你和慕深稳定一下,就将这个给你的。”    “爷爷……我不能要,我已经不是席家的人了。”我眨巴了一下酸涩的眼睛,对着爷爷摇头道。    我怎么可以要这些股份?让席家那些宗族的人看到了,指不定说成什么样子。    “清泠,答应爷爷,接受爷爷最后的心意,我们席家欠了你的,。实在是太多了,爷爷没有什么可以补偿你的,只能够将这些东西给你,你一定要接受,知道吗?”    爷爷握住的我的手,一本正经的对着我说道。    我看着爷爷,眼眶泛着些许的红色。,    我捏了捏拳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管你和慕深,未来会走上什么道路,请你一定要……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他一次机会,好吗?”    “好。”爷爷的话,充满着深意,我此刻是没有办法听出爷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面对着他殷切的目光,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点点头。    我陪着爷爷聊了一会天之后,爷爷就说自己累了,想要睡一会。    我拿着那份文件,离开了爷爷的病房,    我走出病房,就撞到了推着推车进来的医生。    我没有注意医生眼底的冷光,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    回到别墅之后,我将爷爷给我的文件放在了抽屉里,我不想要接受这份股权,我想要等席慕深回来之后,将股权转让的文件,交给席慕深处理。    这是他们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