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快点过来帮我评评理,这个女人,是我的女儿,自己攀上了豪门,现在不想要我这个母亲了,想当年,她爸爸死了之后,我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带着三个孩子,尤其是疼爱这个孩子,现在她自己生活变得好了,就不要我这个母亲了,你们说,这样的孩子,心是不是黑的。”    妈妈一边说,一边坐在地上,捶胸顿足,声具泪下。    “怎么会有这么不孝的人。”    “就是,我看这个女人身上穿的衣服挺贵的,没有想到,心竟然这么狠。”    “就是,这种人,就应该遭天谴,连自己的母亲都不养的人,真是可恶。”    四周那些路人,被妈妈说的话煽动了,一个个都用指责的目光看着我。    我听着那些人愤慨的话,只是微微的扯动了一下唇瓣,心凉到了骨子里。    瞧,这是我的母亲。    她永远都是可以为了自己的儿子,牺牲我。    我冷笑了一声,目光微冷道:“妈,不要在闹了,回去吧。”    “慕清泠,你现在这个样子对我,你心里就不愧疚吗?就不怕遭天谴天打雷劈吗?”妈妈痛心疾首的对着我咆哮道。    天打雷劈吗?如果可以,或许我早就死了千八遍了。    “孝顺,就应该任由你,将我送到别的男人床上,任那些男人玩弄吗?为了你的儿子,你将我送到一头猪的床上,我也应该要忍气吞声,这才是孝女,对不对?”    “哗。”    全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看着我和妈妈,妈妈直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看着妈妈,淡淡的继续说道:“是不是要成为你们赚钱的工具,你们才会满意?我真的……是你生的吗?”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自己或许根本就不是她生的吧?世界上有哪个母亲会对自己的孩子这么狠?    “你……你当然是我生的。”妈妈似乎被我的话吓到了,从地上站起来,结结巴巴道。    “我……我养了你这么大,难道你给我弄点钱都不可以吗?你也知道,你弟弟现在改过自新了,想要好好生活了,你哥哥已经因为你的关系死掉了,难道你想要你弟弟也死掉吗?”    听了妈妈的话,我直接反问道:“慕辰改过自新,想要开公司,就要用我的身体来维持吗?”    妈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那些人总算是听出了什么,对我妈妈一顿说。    她大概也觉得非常丢脸,有些恼怒的瞪了我一眼之后,便灰溜溜的离开了这里。    那些人多多少少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无所谓,只是和萧雅然一同进了餐厅。    萧雅然选了锅底料之后,坐在我对面,声音沉沉道:“为什么这些事情不告诉我?”    听了萧雅然的话之后,我只是艰涩的笑了笑:“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我要告诉你,我的家人,从未将我当成家人?只是将我当成赚钱的工具吗?”    “你应该告诉我的。”萧雅然目光复杂道。    “没有那个必要,而且,我现在很好,我也不会一直软弱下去,哪怕,是我的亲人。”萧雅然听了我的话之后,没有在说什么。    我们安静的吃着火锅,我故意移开话题,聊了几个轻松一点的话题,萧雅然却带给我一个爆炸的新闻,下个星期三,席慕深和方彤,就要正式订婚,订婚后,两人会在一个月之后结婚。    我听了之后,没有什么表情,看着萧雅然笑道:“他们订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和席慕深离婚都这么久了。”    “难过吗?”萧雅然只是安静的看着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问我三个字。    “为什么要难过?我可是一点都不难过,能不能订婚,还不好说呢?”我吃了一颗香菇,淡淡道。    听我这个样子说,萧雅然没有说什么,他敲了敲桌面之后,对我说道:“席慕深的手中有一份在城南的地皮企划书,这块地的价值很高,政府在未来会大面积的拆迁,要是能够拿到这个合同,肯定能够赚几十倍。”    “你想要这份企划书?”萧雅然的话我听出来了,不由得反问道。    “嗯,我多次通过别的渠道,想要将那份企划书拿过来,却没有任何办法,想要你帮我。”    “这份企划书,对于席氏集团来说,会很重要吗?”我放下筷子,看着萧雅然问道。    “要是这块地皮,被我拿走了,席氏集团大概会损失惨重。”    “那么,我帮你。”既然可以拖垮席氏集团,何乐不为。    “清泠,我……不想要你觉得像是我在利用你一样,我只是不想要你这么辛苦,既然你这么恨席慕深和方彤,我就将席慕深的公司搞垮,帮你出气。”    “好。”我知道,萧雅然没有利用我,他只是想要用另一种仿佛,帮我从深渊中出来罢了。    可是,萧雅然忘记了,已经在深渊中的人,真的没有办法,从深渊中出来,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吃完了火锅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天色还很早,萧雅然原本说要带我去逛夜市的,中途接了一个电话,便匆匆的离开了。    我一个人走出了餐厅,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我刚想要用滴滴叫一辆车子,去滨江城那边的夜市逛逛的时候,就看到了方彤的车子从不远处开过来。    方彤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她可是豪门千金小姐,一出道又是顺风顺水的,怎么会来这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