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方彤被我的话刺激了,整个人都朝着我扑过来,我没有闪躲,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    “慕清泠,我要撕烂你的脸,让你怎么勾引席慕深。”    “啊……好疼。”在方彤扑向我的时候,我脚下扭动了一下,额头磕到了身后的茶几上,鲜血流出来之后,我不由得发出一声痛呼。    “慕清泠,你装什么?我刚才根本就没有碰到你。”    方彤用脚尖踢着我,对我满是不屑的低吼道。    我趴在地上,捂住自己的额头,呻吟道:“好疼……”    “慕清泠,你他妈不要在装了,你以为这里有人会看你表演吗?你这个恶心的女人。”方彤气呼呼的对着我咆哮,就要将我整个人都从地上拽起来,我垂下眼眸,掩下眼底的光芒。    席慕深,终于出现了,还算是比较及时。    “方彤。”席慕深一把抓住了方彤的手,声音异常深沉道。    我看到方彤的脸色微微一白,可是方彤不愧是演员,很快就回过神,反而用一种异常委屈的目光看着席慕深。    “慕深,这个女人好狡猾,自己摔倒,还说是我推得,你不要相信他。”    “席慕深……我脑袋……好疼。”我抬起头,虚弱无力的对着席慕深说道。    方彤大概是不喜欢我用这种软弱无力的话和席慕深说话,眼底闪过一丝嫉妒,就要抬脚朝着我身上踹过去的时候,席慕深拽住方彤的手,声音倏然一冷道:“方彤,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这么心狠手了。”    “慕深,你说我心狠手辣?”方彤大概是第一次被席慕深用这种方式对待吧、    也是,一直以来,席慕深都将方彤当成了一个小公主一般对待,现在席慕深用这种语调和方彤说话,方彤自然是会受不了吧。    “我送慕清泠去医院。”席慕深也不想要和方彤继续废话下去,抱起地上的我,便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我趴在席慕深的怀里,回头看着满脸狰狞和扭曲的方彤,露出一抹讥讽。    被人误会的滋味?不好受吧?    以前我总是在方彤的身上吃亏,这一次,我也要方彤自己自食恶果。    “慕深,这个女人是装的,你不要被慕清泠骗了,她最恶心了,她在勾引你,慕深。”方彤冲到了我和席慕深的面前,伸出手,拦住了席慕深,对着席慕深大叫道。    我靠在席慕深的怀里,发出些许难受破碎的嘤咛道:“席慕深,我脑袋好晕。”    “慕清泠,你这个贱人,不许你在装了,听到没有。”方彤被我的声音刺激了,整张脸都变得异常扭曲不堪。    她伸出手就要将我从席慕深的怀里拉下来,席慕深沉下脸,对着方彤呵斥道:“够了,方彤,不要在闹了。”    “慕深……你最近究竟是怎么了?你是不是被慕清泠这个女人给蛊惑了?你真的被慕清泠给蛊惑了。”方彤的眼神带着些许的颤抖,她似乎没有想到,席慕深竟然会为了我,这个样子对她。    我掩下唇角的弧度,目光泛着些许的冷漠。    席慕深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面无表情道:“不要在闹了,方彤。”    “席慕深。”方彤红着眼睛,对着席慕深低吼了一声,脸上哪里还有之前的温婉?    看来,我已经将方彤逼成这个样子了,方彤现在,就连在席慕深的面前,都不想要在伪装了吗?    我冷嘲的笑了笑,抱着席慕深的脖子,声音虚弱道:“席慕深……我难受。”    “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席慕深回过神,瞳孔伸出似乎划过些许我看不懂的光芒。    我也没有打算想要看懂,方彤捏着拳头,看着席慕深抱着我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对着席慕深咆哮起来。    “席慕深,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为了慕清泠这个贱人,你怎么可以。”    “方彤,或许,我从未理解过你。”方彤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一双漂亮的眼睛,死死的睁大,仿佛不敢相信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你爱的是我,不要忘记了,你爱的人是我。”在席慕深就要将我抱上车子的时候,方彤对着席慕深的后背,朝着他低吼道。    我想,方彤这一次,是真的着急了吧?    席慕深的后背莫名的僵住了,却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将我放在车上之后,便让阿漠开车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席慕深都没有说话,狭小的车厢内,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气息,这股紧张甚至是古怪的气息,让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安。    直到车子到了医院,席慕深一言不发的将我从车内抱出来,走进了医院。    我受伤其实没有很严重,就是额头划开了一个口子,流了一点血,鲜血流到我的脸上,才会让我整个人都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的样子。    医生给我包扎好之后,席慕深便抱着我的身体,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个样子安静的抱着我。    “席慕深,我没有怪方彤。”我不喜欢这种死寂一般的沉默,这种沉默,会让我心情焦躁。    我舔着唇瓣,思索了许久之后,对着席慕深,声音嘶哑道。    席慕深凝视着我,那双深沉的眼眸,突然看着我的时候,让我莫名的有些心慌。    我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席慕深好像是知道我心中所想的一般。    我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的时候,席慕深只是摸着我的额头,声音沉沉的朝着我说道:“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