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皱眉,刚想要说什么,妈妈已经对这吴老板说道:“看吴老板你说的什么话?我们怎么可能不给你面子?我女儿就是这个样子,从小就非常害羞,我现在让她给你赔礼道歉。”    我为什么要和这个吴老板赔礼道歉?而且?我又不是这个男人的员工,没有必要讨好这个男人。    我原本想要就这个样子离开的,但是妈妈端给我一杯酒,让我和吴老板喝。    “妈,我不想要喝酒。”我也不知道今天妈妈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定要和和吴老板喝酒。    “清泠,你是不是连妈妈的面子都不给了。”见我没有动作,妈妈不由得沉下脸,朝着我说道。    我无奈,只好和吴老板碰杯,吴老板笑得和一尊弥勒佛一般,我有些厌恶的掩下心绪,喝了酒之后,我便要离开,谁知道,脑袋突然一阵眩晕。    我强撑着身体,抓住了桌子,眼前一片的模糊。    “慕辰,快点将清泠扶上楼去。”我听到妈妈在我身边,对着慕辰命令道。    我摆摆手,对着妈妈说道:“没事,我还可以撑着,可能是这个酒后劲有些足。”    但是,慕辰没有理会我,只是半拖半抱的将我拖上了楼,身后则是吴老板和妈妈的谈话声,我虽然脑子一片的眩晕,但是理智还是比较的清楚的。    “这是一百万,等事成之后,我会在给你们一百万的,只要你女儿侍候好我,我不会亏待你和你儿子的。”    “谢谢吴老板,你放心,主要你满意,以后我可以让她经常陪着你,你也可以介绍别的客人给我们。”    什么……什么客人?什么一百万?妈妈和吴老板究竟在说什么?    我强撑着眩晕的大脑,咬住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慕辰将我放到了我以前的房间,就朝着门口的吴老板说道:“吴老板,你好好享用,我和我妈妈先出去。”    “好,好……”吴老板那双淫邪的眼眸,盯着躺在床上的我,我甚至觉得,此刻的我,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我看着妈妈和慕辰离开,忍不住伸出手,对着慕辰和妈妈低吼道。    “妈……不要走……”    我是她的女儿啊,她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怎么可以将我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    妈妈回头,脸上泛着我从未看过的冷漠道:“慕清泠,你害死了慕骁这件事情,我还没和你算账呢,我们家的日子,过不下去去了,人家看上你了,是你的福气,你现在也不是席家的少奶奶,也没有钱,你想要我们喝西北风?当初是你离开席家,让我们一家人跟着你受苦的,现在你就用你的身体,让我们吃香的喝辣的,难道不应该吗?”    这是一个母亲应该说的话吗?    我看着眼前的母亲,心都凉了。    我一直以为,我只要做的好,乖巧一点,妈妈一定会喜欢我,但是……我错了……错的太离谱了。    我摇摇晃晃从床上起来,想要离开,却被吴老板再度抛到了床上。    他的手,摸着我的身体,声音粗嘎而阴邪道:“别挣扎了,你母亲和你弟弟都收了我的钱,今天我一定会好好陪你玩的,别着急。”    “滚。”我推着吴老板的身体,想要将他推开,但是他原本身材就高大,我现在浑身无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他将我的衣服撕掉,扔到地上,又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我看着妈妈和慕辰两人离开的背影,有些绝望的大叫道:“不要……求你们了……不要。”    我不要被人这个样子对待,我不要……    “别费尽心机了,今天你是我的。”吴老板丑陋的身体,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忍不住一阵干呕起来。    在他的嘴巴就要触碰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再也忍受不了,用力的推开吴老板的身体,抓起床边的一个花瓶,朝着吴老板的脑门上砸过去。    “贱人……你敢打我?”吴老板被我砸的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他眯起毒辣的眼睛,伸出手,就要抓住我的时候,我咬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吴老板的身下踢过去。    吴老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整个人都滚落在地上。    我撑着墙壁,将门打开,摇摇晃晃的离开了房间。    出去……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要……    “慕清泠,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将吴老板打伤?”我走出了院子的时候,就听到了妈妈异常尖锐的低吼声。    我不断的往前走,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离开这里,一定要离开这里。    我摇摇晃晃的看着前面,视线一片的模糊,直到一辆车子,突然停在我的面前,我整个人都坐在了地上。    身后还有慕辰和妈妈急切的大吼,我没有办法起来,只能够用手爬。    要离开慕家……不可以让他们将我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绝对不可以……    “慕清泠,该死的,你这是怎么了?”    我的身体被人抱起来,耳边是席慕深异常熟悉的咆哮。    我微弱的睁开眼睛,看清楚抱住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席慕深。    我抓住席慕深的衣服,声音嘶哑的朝着席慕深哀求道:“救救我……席慕深……带我离开这里。”    “慕清泠……席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妈妈和慕辰追上我之后,在看到抱着我的席慕深之后,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    席慕深搂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