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056章 就算是下地狱……
    丢下这句话,我拖着疲惫的双腿,离开了包厢。    阿漠看到我虚弱无力的样子,想要搀扶我,却被我拒绝了。    我还没有脆弱到需要别人搀扶的地步。    经过现在的这一布局,方彤和席慕深的隔阂,也应该产生了吧?    也幸亏萧雅然那边的动作这么快,成功的让方彤过来,目睹我和席慕深之间疯狂的缠绵。    可是,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我抬起下巴,眼神冷漠的看着前方。    我回到住处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我家门口的萧雅然。    他不知道在我家门口等了多久,在看到我过来的时候,他朝着我露出一抹虚弱无力的微笑。    “你终于回来了。”    “雅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咬住嘴唇,声音嘶哑道。    “我担心你,不知道你那边顺不顺利。”萧雅然亲密的伸出手,轻轻的揉着我的头发说道。    听到萧雅然的话,我的呼吸不由得微微颤抖了些许。    我抿着唇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住一般,特别的难受。    “很累了吧?我们先进去吧,我给你做饭。”萧雅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温和的朝着我说道。    “好。”我吸了吸鼻子,掩下眼眸深处的暗淡,点头道。    我拿出钥匙开门之后,萧雅然便将买好的菜放进了冰箱,而我,则是进了浴室去洗澡。    我看着自己身上那些显眼的痕迹,露出一抹悲伤和无奈。    这些斑驳的痕迹,仿佛在告诉我一个信息一般,我彻底的……堕落了。    可是,那又如何?我的心,早就在孩子死掉的那一刻,变成了死水,除了报仇我,我什么都不想要去想。    “清泠,可以出来吃饭了。”萧雅然的声音,从门口响起,我收拾好心情,慌张的穿上衣服,迈着酸涩的双腿,走了出去。    萧雅然做的饭菜很丰富,远远就闻到了一股香味,我忍不住摸着干瘪的肚子,对着萧雅然笑道:“很香,肯定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点,以后你要是不想要做饭了,可以让我过来。”萧雅然温和的朝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咬住筷子,喝了一口汤。    吃完了之后,我和萧雅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萧雅然看着我说道:“如果觉得累了,就靠在我身上睡一下。”    “雅然,你说,我会下地狱吗?”我回头,看着萧雅然,轻笑道。    萧雅然摸着我的脸,目光复杂道:“就算是下地狱,有我陪着你,因为……我也是一个罪人。”    萧雅然后面的话很轻,我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我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就必须走下去了,这是必须要走的。    ……    那次之后,席慕深就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就连方彤都没有,报纸上,还是时不时出现席慕深和方彤两人亲密的照片,我冷笑了一声,没有在意。    他们两个人,现在也不过就是保持着表面的和谐罢了,两人的间隙,已经越来越大了。    我现在不着急,我就像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猎人一般,安静的等着自己的猎物上门就可以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让我今晚回去吃饭。    我想到上一次妈妈因为慕骁的死,在我公司大闹的样子,那个时候,妈妈看着我的目光,充满着憎恨。    就连我流产躺在医院,她都没过来看我一眼,我在想,她现在是不是已经原谅我了?    我的心中,还是渴望家庭的温暖,哪怕,在爸爸死了之后,家已经没有温暖可言。    晚上,我和萧雅然说了一下,就回到了慕家,我进去的时候,妈妈正在炒菜,她看到我回来了,露出微笑道:“回来了,在客厅坐一下,饭菜马上就好了。”    我看着眼前熟悉的微笑,原本一路上的忐忑,瞬间消失不见了。    我刚才在来的路上,一直在紧张,担心见到妈妈的时候,她会不会突然对我发火,可是,现在看情况,她已经从慕骁的死走出来了。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面前的电视,慕辰好想是不再家的样子,我正看着电视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还有谈话声。    我睁开眼睛,扭头就看到慕辰带着一个长相有些轻浮,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姐,你回来了,这么快,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你。”慕辰看到我之后,露出异常热情的微笑,和我打招呼道。    我一时之间,被慕辰这种热情的态度弄得有些恍惚起来。    我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慕辰已经对着那个中年男人介绍道:“吴老板,这个就是我的姐姐,怎么样,漂亮吧??”    “的却漂亮,我很满意。”吴老板看着我,眯起那双绿豆眼睛说道。    我被吴老板那种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    我不悦的看着慕辰说道:“这个人是谁?”    慕辰立刻说道:“这是我公司的老板,一直很照顾我,今天我特意请人家过来吃饭的。”    慕辰找到工作了?    听了慕辰的话,我有些怔讼,那个吴老板已经走进我,朝着佯装绅士的伸出手道:“慕小姐,久仰大名,听说你以前是席总的太太,现在是离异独自一个人生活。”    我微微的扯动了一下唇瓣,冷淡疏离道:“久仰。”    吴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