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怎么做?”萧雅然果然是最了解我的,他没有怪我,只是轻声的问道。    “我要当,席慕深的情妇。”    方彤不是最讨厌席慕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我就要亲手将席慕深抢过来。    我要让席慕深爱上我,让方彤痛苦。    “清泠,仇恨很累。”萧雅然握住我的手,眼眸涌动着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苦涩的笑道:“可是,我已经身处在这种漩涡中,没有办法挣脱了。”    萧雅然定定的看着我,然后轻轻的抱着我的身体说道:“好,你想要报仇,我帮你,只是,我希望你可以记住,不管你在什么地方,我都会在原地等着你,如果外面累了,你就回来,知道吗?”    “好。”听了萧雅然的话,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这一辈子,能够遇到萧雅然,真的太好了,可是后面我才知道,正是因为遇到萧雅然,我的痛苦……才永无止境……    “席慕深现在在天堂那边的酒吧,三楼,301.”我们从餐厅回来之后,萧雅然便将席慕深的行踪告诉了我。    我回到房间,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衣服换上。    我之前托萧雅然给我定的一套黑色的裙子,性感的黑色裙子,衬托着我越发的妩媚妖艳。    我以前很少化妆的,但是今天晚上,我也化了一个淡妆,涂了艳红色的口红,将头发放下来,看着自己性感的波浪卷的头发,我露出了一抹冷笑。    席慕深……我说过,我会在你心窝处插一刀的。    我走出了房间,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萧雅然看着我,眼底带着些许的惊艳。    “好看吗?”我勾唇笑了笑,在萧雅然的面前转了一圈道。    萧雅然面容温和道:“很好看,这个样子的你,就像是遁入黑暗的罂粟花,浑身散发着致命的气息。”    致命吗?我就是要席慕深和方彤的命。    我低笑一声,淡淡道:“开车送我去酒吧吧。”    “不在想一下?”临走的时候,萧雅然还回头问了我一下。    我摇摇头,摸着胸前的头发说道:“我不会后悔的。,”    我说过,要让方彤后悔。    萧雅然将我送到了酒吧之后,我就打开车门下车。    萧雅然看着我,眼神复杂道:“自己小心一点,有任何的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看着萧雅然,我的眼眸泛着些许的暖色。    我知道,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了我,可是……萧雅然不会的,他是绝对不会抛弃我的。    我挺胸,踩着高跟鞋,走进了酒吧,酒吧里面的那些男人,看着我的目光,带着些许的阴邪,让人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我微微皱眉,直接忽视那些人阴邪的目光,走上了楼,来到了席慕深的包厢。    阿漠守在包厢门口,在看到我之后,脸上带着些许惊讶道:“慕小姐……”    “我过来,找席慕深。”我看着阿漠,淡淡道。    他似乎被我今天的打扮吓到了,话都说不利索。    “我……我进去和老板说一下。”阿漠说着,就要进去和席慕深汇报。    我见状,立刻伸出手,拦住了阿漠的举动。    阿漠被我的动作弄得有些疑惑,忍不住多看了我两眼。    我垂下眼睑,对着阿漠摇头道:“不必,我自己进去就可以。”    阿漠没有阻拦我,我便推开了包厢门,走进了包厢。    我还以为,里面肯定是会有什么限制级的画面,或者是什么恶心的事情。    但是,里面很安静,我很快便看到了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像是睡着了一般的席慕深。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酒杯,俊美的脸显得异常狂肆。    不知道是不是此刻光线的关系,我竟然看到席慕深的脸上露出落寞孤独的表情。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谁?”在我慢慢走近的时候,席慕深突然发出一声阴冷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脚步微微顿住了。    我站在离席慕深不远处的地方,安静的看着从沙发上摇摇晃晃起身的席慕深。    许久之后,我才压下心中的恨意,对着席慕深淡淡道:“是我。”    席慕深听到我的声音之后,才慢慢的抬起头,他跌跌撞撞的朝着我扑过来,似乎没有想到,会看到我一般。    “你……怎么会……来这里。”席慕深结结巴巴的对着我说话,像是在紧张一般。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席慕深和我说话,会这么紧张?    我放下手中的包包,走进席慕深,笑容妍丽道:“席慕深,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我故意靠近席慕深,对着席慕深吐气如兰道。    席慕深的身体微微绷紧,他眯起眼睛,那双泛着些许猩红的眼眸,似乎划过些许暴戾和阴霾。    “慕清泠,你想要说什么?”    “没有想要说什么,我只是……想要成为你的女人,你说好不好?”我将席慕深压在身后的沙发上,将自己整个身体都压在席慕深的身上,手指暧昧的在他薄冷优美的唇瓣上轻轻的滑动着,撩拔着。    这种挑逗意味非常浓郁的动作,我以前从来就没有做过,但是我没有想到,今天做起来,竟然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慕清泠,你疯了吗?”席慕深被我这种妩媚的动作,弄得浑身燥热,他沉下脸,一把按住了我的手。    我娇笑道,推着心,亅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