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054章 我没有办法忘记孩子的死
    我那么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个孩子,那么小心的保护着这个孩子,为什么会没有了?一切都是骗人的是不是?我的孩子,没有死掉,没有……是不是。    “别哭,对身体不好。”萧雅然重新将我抱在怀里,温厚的手掌,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    我再也忍不住,靠在萧雅然的怀里,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我的孩子……没有了……孩子……没有了。    我要怎么办?我究竟要怎么办?    呜呜呜……    我咬住萧雅然的衣服,放声大哭起来。    “对不起……慕清泠……对不起……”    迷糊中,我听到了萧雅然对着我道歉。    我想要告诉萧雅然,不关他的事情,他一直都在我的身边陪着我,孩子没有了,我很伤心,但是,我从来没有怪萧雅然。    ……    “慕清泠,你醒了。”我昏沉沉的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的时候。    我转动着眼珠子,看着坐在我床边的席慕深。    在看到席慕深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肺都要爆炸了。    都是席慕深……都是席慕深的错,他害死了我的孩子……是席慕深害死了我的孩子。    我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席慕深,努力的撑着身体,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着席慕深的脸上挥过去。    “出去……滚……我不想要看到你。”    “孩子没有了,我很抱歉,以后我们会拥有自己的孩子。”席慕深没有生气,任由我打他。    听了席慕深的话,我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拥有自己的孩子?席慕深,你知道吗?我们的孩子死了,死在你最爱的女人的手中……    你知道吗?    “席慕深,我会报警,我要让方彤自食恶果,还有上一次的事情,她设计陷害我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我冷下脸,对着席慕深冷笑道。    席慕深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按在床上,灼热危险的呼吸,朝着我的脸颊扑面而来。    “慕清泠,你答应我的,不会将那件事情公布出去的。”    “我现在后悔了,我不会就这个样子放过方彤的,她杀了我的孩子,我也一定要她偿命。”    “慕清泠,放了她。”席慕深沉下眼眸,对着我沉声道。    我冷笑了一声,用力的推开席慕深的身体,讥诮道?:“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方彤将我推出马路,差一点撞死我,不过我命大,孩子的死,我不会就此放过她,你们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要怎么样,你才会放过方彤。”席慕深沉默的站起身体,阴暗俊美的脸,让我一时之间看不清楚席慕深此刻的表情。    我用力的咬住嘴唇,眼底迸发出恨意的看着席慕深。    放过方彤?凭什么要放过方彤?席慕深……你果然是好样的……    方彤杀了我的孩子,你现在还想要我放过方彤。    “除非你死。”    我抬起下巴,眼神冰冷的看着席慕深的脸说道。    “就这么……爱那个孩子吗?”席慕深沉声的对着我说道。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落寞,我不想要深究为什么席慕深为什么会发出这种落寞的声音,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杀了方彤,为我的孩子报仇。    “滚,我不想看到你。”我撇过头,将手中的被子捏的很紧,甚至是变形了,我都不在乎。    席慕深的眼神,泛着些许悲伤,我没有看到。    空气渐渐的变得异常冷漠,我感觉空气似乎变得异常稀薄起来。    就在我以为席慕深已经离开的时候,一个冰凉的东西,被放进了我的手中。    头顶是席慕深深沉而沉着的声音。    “将这个,刺进我的心脏,如果……你可以消气的话,请你放过方彤这一次。”    我震惊的看着席慕深……随后,我放声大笑起来,我笑得很厉害,眼眶中的泪水都忍不住流了出来。    放过方彤……席慕深……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原来,你竟然这么爱方彤吗?    笑完之后,我摸着自己的眼眶,对着席慕深那双深沉的眼眸,笑得异常抚媚道:“可惜的是,我不想要放过方彤,你的命在我的眼中一文不值。”    席慕深僵着身体,眼眸深沉的看了我许久之后,才拖着高大的身体,渐渐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看着席慕深离开的背影,浑身的力气,仿佛在顷刻间被抽干了一般。    我躺在床上,微微的扯动着唇瓣,盯着平坦的腹部,心中弥漫着一股狠意。    方彤……方彤……    我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会这么恨一个女人,恨到想要将她的血肉都喝掉,想要将她剥皮的冲动。    “慕清泠,孩子没有了,你很绝望吧?”席慕深离开后的一个小时,方彤就来了我的病房。    她得意洋洋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我,笑得异常阴毒。    我抬起眼眸,凉凉的看着方彤,极力的克制住内心的恨意。    “谁让你要和我抢席慕深的,我说过,我会让你不得好死的,这还只是一个开始,真是让我失望,你竟然没事,那个孩子却死了,不过,慕深大概不知道,那个孩子……其实是他的吧?”    方彤面容诡异的突然靠近我,对着我阴毒道。    原来,方彤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席慕深的?    我捏住被子,冷冷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