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你这个色胚。”我看着席慕深的兄弟有抬头的架势,双颊火辣辣,对着席慕深低吼了一声。    这个混蛋,都这个样子了,还这么色?    我气闷的帮席慕深量了体温,又塞了一片感冒药给席慕深,盖上被子,便离开了房间。    我已经对席慕深仁至义尽了,就算是席慕深后面脑子烧坏了,也和我没有关系,谁让席慕深自找的,没事跑来我这里瞎胡闹。    我没将他剁碎就已经便宜他了。    ……    “唔。”    “丁零。”翌日早晨,我被电话声吵醒了,我揉着鸡窝一般的头发,从沙发上爬起来。    我摸了摸肚子,才接了电话。    “清泠,醒了吗?我现在在你家门口。”萧雅然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听到萧雅然温和的声音,我原本就混沌的大脑,立刻清醒了不少。    我刚想要说自己马上就去开门,随后我像是想到什么,立刻来到了自己的卧室,当看到还在卧室睡觉的席慕深。    我不由得抽了抽眼皮。    我还以为自己做梦,现在看到席慕深躺在床上,想来我真的没有做梦,席慕深这个混蛋,是真的在我的床上睡觉。    我上辈子,绝对是欠了席慕深的,这一辈子,才会被席慕深这个样子对待。    “清泠?有在听我说话吗?”萧雅然大概也是听我没有说话了,忍不住对着我重新说道。    我回过神,尴尬道:“雅然,我今天有些不方便,可不可以请假。”    “怎么?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做一下检查。”    “不是……就是有些不舒服。”我有些尴尬的解释着,但是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要是我现在打开门,让萧雅然进来的话,或许萧雅然马上就会看到睡在我房间的席慕深,到时候,萧雅然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想到这些,我感觉脑袋都疼的厉害。    “这个样子啊,那我晚点过来看你,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我,知道吗、”萧雅然毕竟是比较体贴,他对着我说了一声,便将电话挂断了。    我将耳朵趴在门口的位置,听到萧雅然的脚步已经彻底的消失,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刚想要去厨房弄一点小米粥的时候,手机再度响了,我有些烫手,差一点将手机扔出去。    我没有看来电显示,以为还是萧雅然,便结结巴巴的解释道;“雅然,我好一点之后就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堂嫂……是我。”但是,电话那边传来的不是萧雅然的声音,而是许久没有看到的席木柏的声音。    我才想起,我似乎很久没有看到席木柏了,听说他去国外的分公司了。    “木柏……”对于席木柏,我的心中还是带着些许感激的,在席家,我身份尴尬的时候,席木柏曾经帮了我很多。    “堂哥从昨晚开始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们找不到他,所以想要问你有没有看到他。”    席木柏是找席慕深的吗?    我听了席木柏的话,淡淡的垂下眼睑,微微的摇头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和席慕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木柏,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这个样子啊,要是堂哥有去找你,你给我回一个电话,方彤和大伯母都很担心堂哥的下落。”    我听到方彤的名字,眼神微微冷了几分道:“哦,我知道了,不过我想席慕深不会过来找我的,毕竟,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昨天晚上,堂兄突然当着方家和我们家族族长的面,说要取消和方彤的订婚,方彤哭的混了过去,堂兄离开,我们找了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找到。”    席慕深要取消和方彤的订婚?怎么了能?    我听了之后,有些怔讼,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也觉得很惊讶,堂兄对方彤的爱,我都是看在眼中的,没有想到,堂兄突然会说出这个话,我当时也被吓到了。”席木柏带着苦涩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那还真是不幸。”我只是淡漠的垂下眼睑,对着电话那边的席木柏冷声道。    “你还是……怨恨着他吗?”    “没有爱,哪里会有恨。”    我丢下这句话之后,便将电话挂断了。    席慕深要和方彤解除婚约?    我摇摇头,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席慕深想要和方彤结婚,想要和方彤解除婚约,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将小米粥熬好之后,便去了卧室。    席慕深还在睡觉,时不时发出些许异常痛苦的呻吟声。    我原本不想要理会席慕深的,但是那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呻吟,引起了我的注意,没有办法,我只好靠近席慕深的床边,才看清楚,席慕深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色。    难道昨晚吃的退烧药没有效果。    我伸出手,拍着席慕深的脸,就要让席慕深醒过来,谁知道,席慕深的脸,滚烫的不成样子,灼烧了我的手,让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席慕深身上的温度竟然这么高,真的吓到我了。    “席慕深,喂,席慕深你可以听到我说话吗?”我拍着席慕深发红的脸,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但是,席慕深除了发出细碎痛苦的声音之外,根本就没有力气回答我。    我咬牙,没有办法,只好走出卧室,从冰箱里拿出一些冰块,放在席慕深的额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