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慕骁出了这种事情,就算是和我说,我也没有办法帮助慕骁。    妈妈听了我的话之后,脸上有些难看,随后才说道:“我们当然知道报警,但是没有办法,你哥哥连那个人真实的姓名都不知道,那个人从头就没有露面,都是在网上和你哥哥交易的,警察找了id也没有办法找到,你哥哥现在被债主追债已经走投无路了。”    “清泠,你帮帮你哥哥吧,只要五千万,你只要给你哥哥五千万,你哥哥这一次就可以度过难关。”    妈妈握住我的手,一脸急切道。    五千万……    我笑了笑,轻轻的推开妈妈的手,面无表情道:“以前我就说过,我只会帮他们最后一次,那一次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你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席慕深的老婆了,我是净身出户的,一分钱都没有,你就算是卖了我,我也没有这么多钱。”    “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你的哥哥被人打死?”妈妈的声音突然拔高,对着我愤怒道。    我看着妈妈脸上的愤怒,眼眸泛着些许的苦涩。    我捏了捏拳头,抬头,目光坚定道:“妈,你公平一点好不好?”    从小就是这个样子,妈妈对慕骁和慕辰都这么的纵容,唯独对我,爱理不理的,只有我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才会对我和颜悦色。    自从我嫁给席慕深之后,妈妈每次找我,都是因为慕骁和慕辰两个人。    每次开口就是问我拿钱,要不然就是解决慕骁和慕辰的烂摊子。    “我哪里不公平了,你是我们慕家的人,你哥哥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我问你拿点钱你都不肯,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妈妈对着我厉声道。    我被妈妈尖锐的声音,弄得头痛欲裂起来。    我原本就身体不舒服,在听到妈妈这个尖锐的话语之后,更是头疼不已。    我喘了一口气,缓慢的抬头,看着妈妈说道:“祸是慕骁自己闯下的,他不是小孩子,犯错了就要接受惩罚,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如果可以不用这么贪心,如果在之前可以好好的调查清楚,慕骁就不会这个样子。    慕骁自己这个样子的,我也不想要多说什么。    “慕清泠,你当真见死不救。”妈妈直呼其名,对着我愤怒道。    “我无能为力。”我看着妈妈,淡漠道。    “好,你不救你大哥,我就死在你的面前,你要是良心过的去的话,你就好好的享受吧。”妈妈突然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直藏起来的小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看着她的动作,身体微微一僵,我看着妈妈那张脸,悲伤道:“妈,我现在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你就算是让我拿出十万,我都没有办法。”    妈妈却盯着我说道:“你去问席慕深,要不然,你问萧雅然,我都知道,你马上就要和萧雅然结婚了,他是时光集团的总裁,肯定有钱,我不信,五千万他都不肯给我们。”    “萧雅然和我们非亲非故,凭什么给我们钱。”    “那你就去陪他睡觉,现在的女人睡一觉都有大老板给那么多钱,你多陪他几天,不就有了。”妈妈满不在乎的朝着我说道。    我听了她的话,只是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变得冰冷一片。    这个就是我的妈妈……    为了她的儿子,她总是这个样子对我。    我狠下心,撇头道:“你要是想要死就死在这里好了,你死了,我陪着你下去。”    丢下这句话,我便离开了客厅,身后是妈妈异常尖锐刺耳的尖叫声。    “慕清泠你真的这么狠心?我是你妈妈。”    我纵容他们太多了,就因为之前的纵容,才会让他们觉得无法无天,有求必应。    这一回,我不会理慕骁和慕辰他们的事情,他们犯下的事情,必须自己承担,我不可能一辈子跟在他们的后面,帮他们擦屁股。    ……    “清泠,你妈妈下午五点钟的时候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我妈妈给你打了电话?”晚上,萧雅然拎着一些菜过来给我煮饭,晚餐的时候,他和我这个样子说。    我下午睡了几个小时,出来客厅已经没有妈妈的影子了,我还以为妈妈已经放弃了,知道要怎么做了,没有想到,她竟然找到了萧雅然的电话。    “她说想要问我借钱,我就给了她。”萧雅然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    “不许给。”我一听,放下手中的碗,冷脸道。    萧雅然无奈道:“毕竟是你的家人,他们现在有困难,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而且,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雅然,你不知道,他们死性不改的,以前我还在席家的时候,他们就经常有恃无恐,现在要是你这么轻易的给他们钱,以后他们会天天问你拿钱的。”我看着萧雅然,头疼道。    我是真的不想要在搅合慕骁和慕辰两个人做的事情了,也不想要理会两人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萧雅然只是无所谓道:“只是五千万罢了,放心,我有分寸的。”    “这五千万,不能够给,雅然,你答应我,不能够给他们,慕骁必须要自己承担,因为这是他自己犯的错。”    我看着萧雅然,一字一顿道。    一味的帮助根本就不能够帮助慕骁什么,要让慕骁自己有觉悟,必须让他身处在逆境,让他自己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萧雅然见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