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谁的孩子,和席慕深一点关系都没有,席慕深现在用这种充满着怒意的目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席慕深的肌肉,一阵绷紧,似乎在被我的话刺激到了,那双黝黑深冷的眼眸,渐渐的变得血红色了,诡异非常。    我被席慕深这个样子看着,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席慕深安静的看了我许久之后,才将目光移开,眼神透着些许冷酷道:“你竟然敢在和我离婚之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慕清泠,你真是好样的。”    “我这也是和席先生你学的,席先生还不是在婚内出轨,我这是有样学样罢了。”我摸着自己的头发,笑容冷漠道。    席慕深沉下眼眸,死死的看着我,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我不想要和席慕深继续这个样子废话下去,抬起下巴,指着门口说道:“你们两个可以走了,我这里不欢迎婊子和狗。”    “慕清泠。”方彤和席慕深都被我的话刺激到了,方彤更是,一张漂亮的脸狰狞扭曲的异常可怕。    我笑容甜美道:“这里是我的病房,难不成两位想要在这里扎根?”    席慕深看了我一眼,便抱着怀中的方彤离开了这里。    我冷眼看着席慕深和方彤离开的背影,在他们彻底的消失之后,我浑身的力气,仿佛在顷刻间,消失不见。    我呆呆的坐在床上,苦笑了一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眼泪顺着眼睑的位置,慢慢的滑落下来。    席慕深……我恨你,是真的……恨你了。    我不明白,席慕深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做?为什么要这个样子陷害我?    这个样子做,对他有什么目的吗?    “宝宝,你没有爸爸了,知道吗?”我低下头,摸着自己的肚子,一想到我肚子里的孩子,差一点就死了,我到现在都有些恐慌。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这个孩子,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孩子。    ……    最终,我们还是被巴黎那边剔除了名字,时光集团背负着抄袭的罪名,而我也被封杀在设计界。    林曼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气的不行,一直嚷着说要去找巴黎那边的人说清楚。    我只是沉默,没有在做设计师了,毕竟出了这种事情,只怕没有人会看上我的设计图了,我在网上的那个工作室,也被封掉了。    “清泠,我们就这个样子算了吗?”下午,我和林曼出去逛街的时候,林曼心中还是有些不爽,咬着冰淇淋,朝着我说道。    “要不然,我们能够怎么做?”我看了林曼一眼,有些无奈道。    林曼扁着嘴巴道:“但是我觉得好可惜,这一次肯定是有人陷害你,知道你的作品能够拿到第一名,故意这个样子陷害你的。”    “人证物证都在,我们也只能够认栽。”我淡淡的笑了笑,瞳孔冰冷道。    我知道,做出这一切事情的人,是席慕深。    虽然我到现在都不理解,席慕深这个样子做的原因,但是我心中有一个猜测,或许是因为方彤?    为了方彤,席慕深总是想要牺牲我,不是吗?    “清泠,你听说了吗?席慕深和方彤还有三天就要订婚了。”我们坐在京城最大的花园的长椅上,林曼突然朝着我说道。    我听了之后,心脏的位置虽然带着些许的难受,可是很快,我便冷静了下来。    我淡漠的抬起头,看了林曼一眼,笑容微冷道:“哦?是吗?那还真是要恭喜他们了。”    “什么玩意,真是让人恶心。”林曼咬牙切齿,捏住拳头,对着我不满道。    我听到林曼的话,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    “好了,我们回去吧,太阳晒得我有些晕了。”今天的太阳,让我有些眩晕。    林曼点点头,和我起身就要离开公园的时候,一个贵妇,突然撞上了我。    差一点将我撞到摔倒在地上,好在林曼及时扶着我。    “喂,你这个人,走路不看路的吗?”林曼原本就是火爆脾气,最近时光集团在巴黎那边被除名,林曼的心情也不怎么好,说话难免有些冲了。    “抱歉,是我没有看清楚路。”撞到我的女人抬起头,一张雍容甚至是优雅的脸,印入我的眼帘。    “没事。”我见林曼还想要说什么,按住了林曼的手,对着眼前的贵妇摇头道。    贵妇人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轻笑道:“这位小姐,有没有受伤?我随你去医院看一下,医药费我会出的。”    “没事,就是撞了一下,又不是豆腐,怎么可能会受伤?”我见这位夫人似乎很有修养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道。    她看着我,伸出手道:“我叫叶然,是方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    方氏集团……不就是方彤爸爸的公司?    我以前知道方彤的家庭背景很好,只是方氏集团一直很低调,却也知道,这个集团在京城影响力很大,几乎可以和席氏集团并驱,只是方氏集团的董事长常年不在柜内,貌似带着自己的妻子到处旅行去了。    “你是方彤的妈妈?”我迟疑了一下,轻声道。    眼前这个给我邮一种亲切感的女人,竟然是方彤的妈妈?    对于我来说,还真是……一言难尽的感觉。    “你认识彤彤?”叶然听了我的话,不由得笑道。    “我是慕清泠,我想,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看了叶然一眼,意味深长道。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