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席慕深,在床上翻滚着,他很温柔,没有弄伤我,也没有真的强迫我。    我们就像是一对偷情的小情侣一般,彼此互相摸着对方的身体,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床上一片狼藉像是昭示着昨晚上我在这里做了什么。    我想到昨晚上席慕深帮我吹,我帮他撸的场景,整个身体都发烫。    我摸着肚子,脸上掩饰不住幸福和甜蜜。    我喜欢和席慕深在床上的感觉,真的很喜欢……    我从床上疲惫的下来,席慕深从浴室出来,看到我起来之后,他似乎有些惊讶,随后,他上前,搂着我的身体,将我按在强上,缱绻甚至霸道的吻着我的唇瓣。    “没有刷牙。”我轻轻的推着席慕深的身体,有些难受的朝着席慕深嘀咕道。    席慕深却咬住我的下巴,淡淡的说道:“没事,我不嫌弃。”    席慕深这么说,让我面红耳赤,我含羞带怯的看了席慕深一眼,席慕深扣住我的腰身,对着我危险道:“慕清泠,不许露出这种诱人的表情。”    “我哪有?”我无辜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席慕深说道。    要说诱人,也应该是席慕深这个男人,总是逮住机会就对我露出那种诱惑的表情,害我每次都把持不住。    “我想要你,狠狠的要你。”席慕深发狠一般,咬住我的嘴唇,手指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    我被他弄得浑身酸软,却还没有失去理智。    “不行。”    我喘着粗气,对着席慕深摇摇头道。    席慕深闻言,似乎非常不悦道:“为什么不行?难道你想要我每天找你撸?”    听到席慕深这么直白的话,我差一点吐血。    我红着脸,对着席慕深嘟囔道:“现在不行,你要是……实在难受,我可以……用手或者嘴巴。”    孩子还没有稳定,我才不会让席慕深乱来。    席慕深有些挫败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将我的手放在他身上,我感觉到他躁动的身体,差一点脚下一软。    “我想要进你的身体。”席慕深眼含火辣的盯着我说道。    “在……等一下,我这几天……不方便。”    “昨晚我没有觉得你不方便。”席慕深深处修长的手指,指着自己的嘴巴,对着我意味深长道。    我看着席慕深异常撩人的样子,身体忍不住一阵微微的抖了抖。    我咬唇,不安的摇头道:“就是,不方便,总之,不行。”    “好,我等你心甘情愿的张开双腿迎接我。”    席慕深听我这个样子说,虽然有些不甘心,却也没有继续强迫我。    听席慕深这个样子说,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们在浴室门前,缱绻的拥吻着,我看到玻璃上印着我和席慕深两人的影子,那么的好看。    仿佛我们从未离婚一般,如果我们之前也是这么恩爱的话,就好了?    ……    “今天怎么去你房间没有开门?”中午的时候,我好不容易打发了席慕深才去餐厅找萧雅然,萧雅然见我面红耳赤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一听,心跳猛地加速,我红着脸,手指紧张的用力的捏住。    “我……睡着了,没有听到。”我有些心虚的不敢看萧雅然一眼。    毕竟,我当时和席慕深正在客厅接吻,席慕深似乎特别喜欢吻我的嘴唇,每次都要吻很久,每次吻了之后,就会渐渐的失控,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阻止席慕深暴动。    萧雅然听了我的话,用一种深沉的目光看着我,目露幽深道。    “是吗?我还以为,你的房间又别人。”    “怎么……可能有别人。”萧雅然带着深意的话,让我的身体猛地一僵,我干笑了一声,对着萧雅然说道。    我端起一边的热牛奶,抿了一口,甚至心虚的不敢看萧雅然一眼。    仅仅只是一个晚上,我再度被席慕深勾引了,我究竟要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些烦躁了,我这边给了萧雅然一个希望,这边又和席慕深纠缠不休,我突然厌恶这个样子的自己。    “雅然。”纠结了许久之后,我还是不忍心就这个样子欺骗萧雅然。    我舔着嘴唇,看向了正在吃牛排的萧雅然。    萧雅然听到我叫他,不由得挑眉的看着我。    “我……其实昨晚在和席慕深……”    上床……    两个字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看到方彤和席慕深两人走了过来。    看到席慕深,我就想起昨晚的火热和今天早上我们彼此纠缠的亲吻,我的唇齿间,仿佛还沾染着席慕深的味道。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咬住嘴唇,不敢看席慕深一眼。    “真是巧。”方彤率先过来,对着我和萧雅然温柔的笑道。    萧雅然只是礼貌的点点头,我只是冷淡的看了方彤一眼,放在餐桌下面的手,轻轻的摸着肚子。    “听说你们这件抄袭的事情,马上就要出结果了,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方彤没有问我们,就坐在了我们这一桌,她撑着下巴,那双眼睛,闪过些许奇怪的看向了我。    我看着方彤眼底的古怪,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非常不安的情绪。    方彤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这一次维维尔抄袭我设计图的事情,有了其他的结果?    “慕小姐难道不好奇这件事情的结果是什么?”方彤见我没有说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