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深作为这一次的导师,有权利查看每一个选手的婚纱。    我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却在第二天,懊恼的想要将自己杀掉。    第二天,一场大火,将我精心制作的婚纱,还有其他九位选手做的婚纱尽数的烧毁。    我坐在已经变成了残垣的制作房间,整个人都茫然了。    “清泠。”萧雅然得到消息,已经快速的过来了,在看到我坐在地上,一脸茫然无措的时候,他一把将我抱起来,脸色带着些许暗沉。    “别怕,我在这里。”萧雅然搂着我,干净温和的气息,却没有办法抚平我心中的伤痛和难过。    我揪住萧雅然胸前的衣服,声音哽咽道:“雅然,没有了……婚纱没有了。”我精心制作的婚纱,真的没有了。    “我知道,这件事情主办方那边已经知道了,现在正在派人调查这件事,一定是有人蓄意这个样子做的,别怕。”    萧雅然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极力的安抚着我的情绪。    我趴在萧雅然的怀里,手指泛白的紧紧抓住萧雅然的衣服。    究竟是谁?要将所有的婚纱都烧掉?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因为这一次的婚纱被烧毁了,主办方那边便想了其他的方式,让我们重新制作自己的作品。    我无奈,只好再度将弄好的设计图拷贝,和萧雅然重新制作。    忙碌了接近三天的时候,我们的婚纱终于完成了。    我看着眼前漂亮梦幻的婚纱,摸着肚子笑道:“我感觉比上一个做的还要的漂亮,这是不是因祸得福?”    萧雅然闻言,宠溺的揉着我的头发说道:“因为我的清泠越来越厉害了。”    被萧雅然当做是小孩子一般的哄,让我的耳根忍不住泛着些许的红色。    我们将自己制作的婚纱和那九位参赛的选手站在一起,当一个个婚纱展示之后,我看到了第七位维维尔的婚纱,竟然和我的一模一样之后,我整个人如遭电击。    “雅然……”我不安的看向了萧雅然,萧雅然同样皱眉的看着我,随后他面色沉稳的朝着我点头,他这是让我不要紧张,静观其变。    我看着萧雅然异常沉凝的目光,只能够压下心中的那股恐惧,渐渐的看向了维维尔的作品。    维维尔的作品,是真的和我的一模一样,不管是构思还是设计上,都是一样的?    但是,我们做的设计稿,明明都是保密的,除了导师之外,不会有人泄露出去。    而且,导师既然在这个职责上,就不会泄露自己学生的作品?    那么,我的设计图,究竟是怎么流到维维尔那边的?我可以非常肯定,维维尔的作品是我的。    我捏住拳头,重重的咬唇,当上面展示出我的作品的时候,我听到全场一片的哗然,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我,似乎在看好戏的样子。    坐在台上的席慕深,眉头也微微的皱起,眼眸有些深沉的看向了我。    我被席慕深那种异常深沉的目光看的整个身体都有些毛毛的。    席慕深也以为,我是偷了别人的设计图吗?    不知道为何,只要想到席慕深也以为我偷了别人设计图这个想法,我感觉心脏都痛得没有办法呼吸。    “慕清泠小姐,请你解释一下可以吗?”台上传来了一位评委的声音,那个人冷冷的看着我,似乎带着些许的不悦。    我知道这个人,是设计师米兰,这个人在国际上有着非常大的名气,也是这些评委中分量最大的一个评委了。    我紧张的上台,对着米兰说道:“米兰老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可以和你保证,我的设计图,是我自己设计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是假的?我偷了你的设计图吗?”一边的维维尔听我这么说,顿时非常不满的朝着我说道。    “我没有这个样子说,但是我也非常好奇,维维尔小姐你的设计图,为什么会和我的一模一样。”我看着维维尔,目光泛冷道。    是维维尔偷了我的设计图吧?要不然,她的怎么可能是和我一模一样?    “慕清泠,你简直放肆,你觉得我维维尔会偷你的设计图?我出名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竟然敢在我的面前这么狂妄自大。”维维尔在国际上的却是小有名气,相比较而言,我则是一个无名小卒。    大家的想法肯定都是一致的,毕竟,维维尔一个小有名气的设计师,怎么可能会去偷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设计师的设计图。    “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希望主办方可以调查这件事。”我犹豫了一下,看着台上的评委说道。    十个评委走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看到席慕深的表情变得有些冰冷莫名,在看向我的时候,闪过一抹复杂。    我在煎熬中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评委才停止了讨论,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我。    “慕清泠,我们评委一致决定,将这场比赛延后,我们需要调查一下这件事情,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所有人都不可以离开农场这么快。”    评委们说完之后,便各自的离开。    席慕深在离开之后,抿着薄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离开。    维维尔和其他八名参赛选手,走进我,对着我冷嘲热讽起来。    “慕清泠,你胆子很大,竟然敢偷设计图。”    “我说了,我没有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