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我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席慕深。    席慕深疯狂的吻着我的嘴巴,舌头在我的口腔里一阵搅弄着。    我被席慕深撩人的动作刺激了,舌头也麻麻的。    我忍不住,叫着席慕深的名字,声音嘶哑道:“席慕深……你怎么了?”    席慕深的眼眸变得异常阴暗诡谲。    他的手指,轻轻的摸着我的眼帘,黝黑的眸子闪烁着我看不懂的情绪。    “慕清泠,你敢和萧雅然订婚,我就掐死你。”席慕深目光冷然的朝着我威胁道。    听了席慕深异常凶残的话,我不由得皱眉冷笑道:“你自己还不是要和方彤订婚,凭什么……”    “唔。”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席慕深已经封住了我的嘴巴,这一次,他的动作越发的粗暴,用力的吮吸着我的嘴巴,让我的嘴巴都变得麻麻的。    我被席慕深逼得快要奔溃了,用力的推着席慕深的身体,却没有办法将席慕深推开。    席慕深解开了我的衣服扣子,将嘴巴移到了我的锁骨上。    我的脚下一软,整个身体都差一点坐在地板上。    好在席慕深单手搂着我的腰身,才避免了我坐在地上的危险。    “席慕深……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方彤已经过来了,你难道想要背叛你最爱的女人了吗?”我不想要再度被席慕深玩弄,疲惫不堪道。    席慕深的身体僵住了,原本火热的动作,不由得停顿了下来。    我感受到席慕深的停顿,心中一阵苦涩。    是因为听到了方彤的名字,席慕深终于觉得愧疚了吗?    席慕深,你究竟将我当成了什么?是一时消遣的玩物?还是觉得我慕清泠很蠢很好玩?    “够了,席慕深,真的够了,不要在玩这个游戏了,我玩不起。”我奋力的将席慕深推开,疲倦的看着席慕深那双微冷的凤眸说道。    “对不起,慕清泠。”席慕深的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对着我吐出三个字之后,便扭头离开了。    我捏住拳头,衣衫凌乱的看着席慕深宽阔的背影。    身上那股灼热和撩人的气息,也随着席慕深的离开,渐渐的沉静了下来。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被解开的胸衣扣子,想着席慕深手指,曾经伸进了我的里面,我的心脏,还是不可避免的颤动起来。    我刚弄好衣服,迎面就是一个巴掌朝着我挥过来。    我立刻避开,抬头,就看到了满脸怒容的方彤。    方彤那双恐怖的眼眸,死死的瞪着我的脖子,和嘴巴,像是要将我生吞一般。    “慕清泠,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方彤的声音和以往不一样,没有了故作的优雅和端庄,有的就是和妒妇一般的凄厉和嘶吼。    听到方彤的话,我冷笑了一声,微微的整理了一下头发。    “不要脸?要论不要脸,我有你这么不要脸吗?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在我和席慕深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就挺着肚子耀武扬威。”    “席慕深爱的人是我,你才是小三。”方彤一听,漂亮的脸变得异常狰狞扭曲道。    听了方彤的话,我不由得冷嘲了起来:“是啊,席慕深是爱的是你,可是,你似乎忘记了,我才是席慕深的妻子,明媒正娶的妻子,就算你是席慕深爱的人,在席慕深没有离婚之前,就怀着孩子,耀武扬威,算是什么?嗯?”    我的话,正中了方彤的死穴,方彤张牙舞爪的朝着我扑过来。    我看着方彤这幅丑陋不堪的样子,摇摇头,撇唇道:“我真是应该要好好让席慕深看看你这幅样子,看看他爱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慕清泠,我不会放过你的。”方彤双眼红红,看起来异常恐怖的朝着我威胁道。    我慕清泠又不是被吓大的。    听着方彤的低吼,我只是吹了吹手指,嗤笑道:“嗯,你不会放过我,你什么时候放过我了?阴魂不散的追着我的,可不就是你吗?”    用那种卑鄙的手段,想要毁掉我的,可不就是方彤?    方彤这个女人的心机,果然是不容小觑的。    只要一想到方彤竟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释怀。    “慕清泠,我一定会让你在京城混不下去,你给我等着。”丢下这句话之后,方彤便气呼呼的离开了这里。    我冷漠的看着方彤离开的背影,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我不会这么愚蠢的再度进入方彤的套子里,方彤要是还敢对我做出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千百倍的偿还。    ……    “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我从套房来到了酒店的餐厅,萧雅然已经在餐厅等着我。    他点的都是对孕妇来说最合适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方彤气到了,我现在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你不是说有些事情要忙吗?怎么会过来?”我勉强的喝了一点牛奶,看着萧雅然说道。    我给萧雅然打电话的时候,萧雅然说可能有些忙,让我一定要来餐厅用餐,没有想到,萧雅然会提前在餐厅点好餐等我。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所以就过来了。”萧雅然拉开了一边的椅子,对着我说道。    我坐下之后,看着满桌子的饭菜,却怎么都没有胃口想要吃的冲动。    看着我这个样子,萧雅然有些担心的伸出手,摸着我的额头道:“不想要吃?你想要吃什么,我让人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