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深眼神凶狠莫名的盯着我看了许久,才冷冷的看向了萧雅然,最终转身离开了。    看着席慕深离开的背影,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却在看到地上孤零零的饭盒之后,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难受。    “要是真的想要喝,就不要勉强自己,我不会生气的。”萧雅然弯腰将地上的饭盒捡起,对着我体贴道。    萧雅然越是这个样子体贴,我就越是觉得自己对不起萧雅然。    我明明说好,要好好的放下席慕深,现在怎么可以,因为席慕深做的事情,就心疼席慕深?    我捏了捏拳头,仰头看着萧雅然说道:“雅然,你重新给我做吧,我不会喝席慕深做的,谁知道他安了什么心?”    席慕深明明这么爱方彤,舍不得方彤受委屈的,现在又对我做出这种意味不明的事情,究竟是想要怎么样?    难道是觉得我好欺负?    我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因为安全起见,萧雅然让我留院观察几天。    自从那次我将席慕深的汤给挥到地上之后,席慕深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想,席慕深大概是也是累了吧?玩这种游戏玩累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或许有些失落,也或许是……有些庆幸吧。    我出院的时候,是萧雅然过来接我的。    我坐在车上,在l离开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席慕深站在医院侧面的墙壁上,目光有些哀伤的看着我。    我吓了一跳,揉着眼睛,那里却已经没有人了。    我在想,或许是我太累了,看错了也说不定。    席慕深怎么可能会露出这种悲伤的如同被人抛弃一般的表情。    “等下回去好好的睡一觉,知道吗?”萧雅然没有注意我的表情,只是回头朝着我温柔的说道。    我回过神,对着萧雅然轻轻的点头。    我的却是要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我现在还在比赛。    “比赛虽然比较的重要,但是你的身体跟更重要,这种事情,以后不可以在发生了,医生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吧、”萧雅然一脸严肃的朝着我说道。    我摸着肚子,到现在都还有些心有余悸。    一想到孩子差一点就没有了,这种恐惧像是要将我吞噬。    “我知道,以后不会了。”我抱住肚子,对着萧雅然坚定道。    随后很长一段时间,萧雅然和我都没有在说话了,车厢内流转着淡淡的音乐声。    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萧雅然重新开口道:“你是被席慕深抱去医院的?当时不是在洗澡吗?为什么席慕深会这么及时的出现?”    萧雅然的话,让我一阵激灵,原本还有些晕乎乎的大脑,瞬间变得清明了不少。    我舔着唇瓣,不安的看着萧雅然俊逸的侧脸,干巴巴道:“那个……因为……酒店没有房间了,我和席慕深就被安排在了一起,是一个标间。”    “我和席慕深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当时在洗澡,哪里知道……突然见血了,然后……我就爬出了浴室,朝着席慕深求救……雅然,你相信我,我和席慕深……”    我担心萧雅然会看不起我,极力的想要解释。    但是萧雅然只是看了我许久,随后才笑了笑,揶揄道:“这么紧张干什么?我没有说不相信你,我相信你。”    听到萧雅然这么一说,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等下我让酒店那边给你重新安排一间。”    “不是没有房间了吗?”我怔讼的看着萧雅然说道。    要是可以重新安排,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毕竟和席慕深住在一间房间,还真的是非常考验我的心脏的。    “我有办法。”萧雅然朝着我神秘的笑了笑,笑容里带着些许冷然。    我看着萧雅然突然变得冷漠的样子,脑海中不由得闪现出在医院的天台,萧雅然和席慕深两人的对话。    席慕深和萧雅然两个人,究竟有什么恩怨?    “雅然,你和席慕深……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犹豫了许久之后,我还是想要问萧雅然这个问题。    萧雅然轻轻的敲着方向盘,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我的话。    “是不是不能说?”见萧雅然似乎不愿意说,我忍不住讪笑道。    萧雅然回头,看着我,慢悠悠道:“的却是有些恩怨,我的时光集团和席氏集团和席慕深是竞争对手。”    “就……这个恩怨?”我呆呆的看着萧雅然道。    萧雅然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道:“要不然,你觉得还有什么恩怨。:”    听到萧雅然的反问,我不由得挠着后脑勺,没有说话了。    我总是觉得萧雅然好像是有所隐瞒的样子,难道是我的错觉?    我怀着疑问,一直到了酒店,萧雅然果然很有办法,让酒店的人给我另外开了一间房间。    我住在了席慕深那间房的隔壁,而萧雅然则是在我的隔壁。    因为这一次婚纱设计的重要性,我觉得身体好了一点之后,就开始构思了。    可是,一直都没有什么灵感。    我想着,或许我应该在这个农场转一下。    这个农场的占地面积很大,四周种了很多蔬菜瓜果,还有玫瑰花,蔷薇之类的花草,甚至,在不远处的地方,还有赛马场,然后就是村庄。    这个地方,的却是会让人心旷神怡。    我原本想要找萧雅然一起在这个村子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