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紧张的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    “席慕深,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慕清泠,你喜欢上了萧雅然?”席慕深回头,眼神冰冷的盯着我问道。    听到席慕深的话,我缓慢的闭上了眼睛,虽然冷淡道:“这是我的事情,我说过,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和谁在一起,不需要向你报告。”    “慕清泠。”席慕深似乎被我这种语气气到了,声音不自觉的拔高,对着我低吼道。    听到席慕深的低吼,我也忍不住拔高声音,脸色微冷道:“不要以为你声音大就了不起,席慕深,你不是很爱方彤吗?你现在在做什么?”    既然这么爱方彤,为什么还要缠着我?    难道是因为我没有追在他屁股后面,让他觉得眷恋了?    席慕深似乎是听到我提到方彤的名字,有些被吓到了。    他的身体,忍不住一阵趔趄的后退了两步,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发的薄弱。    “萧雅然,你休想得逞。”他推到了门口的时候,突然朝着萧雅然冷冷的低吼了一声,便离开了。    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离开的背影,唇瓣带着些许的苦涩。    席慕深……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    “难过吗?”萧雅然走进我,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发说道。    “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难过。”我抬起头,看着萧雅然,有些无力道。    “那么,就不要摆出这种表情,以后我会用心爱你,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萧雅然目光坚定的看着我说道。    我相信萧雅然说的话,因为萧雅然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我知道的。    萧雅然离开之后,将地上席慕深掉下的东西也清理了。    我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肚子,却怎么都睡不着。    最终,我起身,想要去医院外面的花园里走走,散散心。    却不想,我走出病房的时候,就看到萧雅然拿着手机,从医院天台的方向走去。    我有些疑惑,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便跟在了萧雅然的身后。    “萧雅然,我警告你,当年的事情,和慕清泠没有任何关系,你想要报仇,找我,不许你接近慕清泠。”    “席总的火气还是这么大?不要告诉我?在和慕清泠离婚之后,你发现自己爱上了慕清泠?这种可笑的话,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我刚走进天台的入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争吵和讥讽。    我靠在墙壁上,看向了天台上的两个人。    席慕深抓住萧雅然的衣服,面色恐怖的盯着萧雅然。    萧雅然却一派斯文,但是言辞犀利到令我心寒。    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懂萧雅然,明明是一个温润的男人,却在一瞬间,变得有些陌生。    “不要碰慕清泠,听到没有。”席慕深将萧雅然按在一边的墙壁上,黝黑的眸子,蒙上一层阴翳的情绪。    萧雅然对着席慕深,冷嘲的笑了笑:“席慕深,我怎么会碰慕清泠?我喜欢慕清泠,而且,她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你不懂得珍惜慕清泠,但是我可不会和你一样。”    “你敢。”席慕深满脸怒火,抡起拳头,朝着萧雅然挥过去。    萧雅然单手接住了席慕深的拳头,原本俊逸的脸,倏然变得冰冷鬼魅。    “席慕深,你真的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你的弱点,我全部知道。”萧雅然靠近席慕深的耳边,阴冷的话语,让我有些不真实。    萧雅然原来,也有这么冷酷的一面?    究竟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隐藏的太深?还是我从未认识过他?    我抿着嘴唇,扭头离开了天台。    我不想要在听下去,不管萧雅然和席慕深两个人曾经有什么纠葛,我相信,萧雅然不是坏人的。    ……    半夜,我睡的不是很踏实,胃部一阵翻滚,恶心的感觉,一直在翻滚着。    我打开灯,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却不想,一双手,在这个时候,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    这个手,非常的温暖,温暖的我不想要放他离开。    “是不是感冒了?我马上叫医生过来。”低沉性感的声音,划过我的耳膜。    我忍不住睁大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我看清楚了来人的样子。    席慕深?为什么深更半夜会在我的床边坐着?    “很难受?”席慕深见我没有一点反应,眉心微微一皱,沉声道。    我哑着嗓子,无力的挥开了席慕深的手,手指不动声色的按压着肚子的位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走了吗?为什么还在这里?    “我去给你叫医生。”席慕深根本就没有理会我说的话,只是起身,就要去叫医生。    我看着席慕深的动作,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席慕深的手。    “席慕深,不用,我没事,就是肠胃有些难受。”    “你刚才一直在吐。”席慕深回头,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我被席慕深这个样子看着,眉尖一抖,我克制住心中翻滚的心虚,面不改色道:“可能这里的伙食不好,我的反应才会这么剧烈。”    “慕清泠,你是不是怀孕了?”    轰。    席慕深的话,让我整个心都忍不住抖了抖。    我重重的握紧拳头,努力维持着冷静:“你在胡说什么?什么怀孕?”    “真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