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过席慕深对着方彤那么的温柔,也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席慕深竟然也会对我这么的温柔。    我忍不住微微的舔着嘴唇,垂眸不敢看席慕深一眼。    “怎么?不好喝吗?”席慕深见我不喝汤,凌冽冷硬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动。    他喝了一小口,皱眉的看着我。    我看着席慕深的动作,咳嗽了一声道:“谢谢……你。”    今天如果不是席慕深及时将我送到医院的话,我肚子里的孩子,或许是真的没有办法保住了。    席慕深的脸色显得有些暗沉,在听到我的道谢之后,似乎有些不悦。    “你的身体比较虚弱,将这些都喝掉吧。”席慕深看了我许久之后,对着我淡淡的说道。    我听了席慕深的话,勉强的撑着身体,喝了一口鸽子汤,淡淡的味道,一点都不腥,我忍不住多喝了两口。    席慕深看着我这个样子,用手指轻轻的婆娑着我的嘴唇。    “好喝吗?喜欢的话,多喝一点。”    “嗯。”我不想要破坏此刻的温馨,轻轻的点点头。    我喝了一碗汤之后,吃了一点饭,就困了。    席慕深搂着我,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累了,就睡觉吧。”    “席慕深……雅然今天会过来,你能帮我打电话给他吗?”我抬眸,看了席慕深一眼,淡淡的问道。    我不想要让自己再度对席慕深心动。    席慕深就像是剧毒,一旦沾染,便再也戒不掉。    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将席慕深戒掉的,绝对不可以功亏一篑。    “你要让萧雅然过来照顾你?”果然听了我要他打电话给萧雅然的时候,席慕深的一张脸,黑的异常难看。    他危险的眯起眼眸,冰冷诡谲的眼眸,不带着丝毫感情道。    我被席慕深突然翻滚的寒气吓到了,微微的捏住手中的被子说道:“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那么你和萧雅然就有关系吗?”席慕深冷嘲了一声,对着我冷冷道。    “有关系,因为我已经决定要和萧雅然订婚了。”我看着席慕深的脸,冷淡道。    或许之前我还有些犹豫不决,但是现在我必须要这个样子做,今天虽然是瞒住了席慕深孩子的事情,保不准哪天席慕深就会怀疑了,我必须在席慕深发现孩子之前,将孩子藏起来。    如果我和萧雅然在一起,那么就算是后面大家知道我怀孕也不会怀疑我的孩子和席慕深又任何的关系。    “你敢。”席慕深阴鸷的寒眸,冷冷的凝视着我的脸,对着我咆哮道。    “席慕深,我们离婚了。”面对着席慕深的狂乱,我则是显得异常平静。    席慕深的脸上的肌肉,似乎因为我的话,一阵颤动。    他扣住我的肩膀,眼神危险而虚无的看着我。    “席慕深,我们离婚了,我们结婚七年,但是,你从未正眼看过我一眼,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这个样子缠着我,甚至对我做出那种事情,不要和我说,你是因为和我离婚之后,突然觉得喜欢上我了,也不要和我说,你只是觉得我很好玩,觉得我对你的感情,非常好玩才这个样子戏耍我,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已经耗不起了,因为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席慕深松开了我的身体,他从床上起来,拳头紧握道;“我……没有。”    “那么,你想要做什么?如果你是担心方彤对我做的事情被我捅到媒体面前,那么你大可放心,我慕清泠说到做到,席慕深,我也是一个人,我也会哭,会难过,在你爱方彤的那个时候,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大年三十,你堂而皇之的带着怀着你孩子的方彤出现,让我丢尽脸面,成为你们席家的笑柄,晚上又和我说我们离婚吧,我都随你,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了,但是,为什么离婚之后,你要阴魂不散的跟着我?”    “席慕深,我累了,我玩不起你的游戏,爱情的游戏,我慕清泠一直都玩不起,我是傻,是蠢,要不然不会在知道你爱方彤的时候,满心欢喜的嫁给你。”    “我看着自己的手指空空如也的时候,一直再想,我这个样子值得吗?我用了十五年去爱你,用了七年当你的妻子,但是最终,我还是失败了。”    “我不恨你,也不恨方彤,说到底,我才是插足你们感情的罪魁祸首罢了,可是……席慕深,我现在不爱了,也不争了,你和方彤过你们的日子,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在缠着我,可以吗?”    病房突然变得异常安静,席慕深就像是一尊雕像一般,站在我的面前。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或许,他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借口反驳我说的话。    我闭上眼睛,轻声道:“你走吧,我累了。”    “慕清泠……对不起。”良久,我听到了席慕深嘶哑着嗓子,朝着我说对不起。    这三个字,我从未从席慕深的嘴巴里听到过,可是今天席慕深竟然对我说对不起。    他是不是也在后悔之前对我做的事情?    “我原谅你,但是我不希望你在纠缠我了,我有自己的生活,我在你身上耗费了太多的感情,现在我想要重新活,请你不要在打扰我。”    席慕深没有在说话了,我也没有看席慕深。    直到到了很久很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我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似乎带着些许落寞的样子,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