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深没有说话,唇瓣抿的异常严重。    “慕清泠,你还爱我。”许久之后,席慕深俯身,眼神锐利的盯着我道。    我听了之后,心脏猛地一跳。    我抓住身下的被子,努力的呼吸着,稀薄的空气,让我痛苦。    “是,我曾经很爱你,但是,我现在不想要爱了,因为爱你,很累,而我的心,早已经被你伤的体无完肤。”    “席慕深,放我一条生路吧,你要离婚,我答应你了,你要我不要将方彤对我做的事情公布毁掉她的演艺生涯,我也妥协了,为什么你现在还要缠着我不放?是不是要我慕清泠死在你的面前,你才会……”    “唔。”我的话没有说完,嘴巴已经被人堵住了。    席慕深发狠似的吻着我的嘴巴,破碎而狂乱的低喃,从我们交叠的唇瓣中溢出来。    “都是你的错……慕清泠……都是你的错……为什么……我要被你牵引……为什么……”    什么?席慕深究竟在说什么?    :“慕清泠……脑子里……都是你的影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有你的影子……挥之不去……我明明……爱的是方彤,明明爱的是方彤。”    “席慕深……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席慕深失控的动作,让我苦不堪言。    我腾出一只手,给了席慕深一巴掌。    席慕深的脸,被我打的偏过一边了,原本凌乱的黑发,看起来越发的凌乱。    他逼视着我的脸,眼眸异常森冷蚀骨的盯着我。    “你……你放开我,你不是很爱方彤的吗?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我被席慕深用野兽一般的目光看着,身体忍不住一抖,立刻说道。    席慕深压在我身上的身体一僵。    他看了我许久,嘴唇抿成一条线般从我身上起来,走进了一边的浴室。    我看着席慕深的背影,忍不住呼出一口气。    好险……    刚才席慕深的样子,活像是要将我生吞一般,这么失控的席慕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从床上爬起来,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带着些许微微的刺痛,我有些慌张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我担心刚才席慕深那种狂躁的动作,伤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丁零。”正当我想的出神的时候,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我慌张的拿出了手机,看到电话显示上跳动着萧雅然的名字,掩下心中慌乱的情绪,走到窗子边上接电话。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酒店到了吗?”萧雅然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显得异常温和好听。    “到了,刚到。”我结结巴巴的点头道。    面对着萧雅然的时候,我不由得带着些许的心虚,毕竟我和席慕深……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让我总是不自觉的对萧雅然愧疚。    “怎么了?你的声音有些奇怪?”萧雅然敏感的察觉到了我语气里的古怪,忍不住问道。    我讪笑了一声,摸着后脑勺,傻笑道:“没……只是刚来到酒店,刚才坐车有些累。”    “孩子还好吗?”萧雅然在电话那边笑了笑,语气不由得柔和了几分。    “嗯……很好,没有闹我。”    我原本孕吐算是有些严重了,但是这几个小时,孩子很乖,没有闹我。    “那样就好,我会晚点过来你这边。”    “你要过来?”听萧雅然说会过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不由得瞪大眼睛道。    萧雅然低笑道:“怎么?不想要我过去吗?”    “不是,那个主办那边不是说了?公司的负责人是不可以过来这边干涉的。”我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没事,我和主办那边说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只是以看望女朋友的身份过来照顾你,他们很通情达理,你放心。”萧雅然带着笑意的声音,让我忍不住眉头一跳。    “你生气了吗?”或许是我长时间的沉默,让萧雅然以为我生气了。    “没有。”我摇摇头解释道,我怎么会这么小气,因为这种事情,就生气呢?    “我要晚上八点到酒店,到了之后,我再给你打电话。”萧雅然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我头疼的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想到萧雅然要过来,我更是头疼不已。    要是萧雅然知道我和席慕深睡同一个房间,不知道会怎么看我?    “萧雅然的电话?”我实在是想的出神,就连席慕深从浴室出来我都不知道。    直到席慕深发出一声幽深沉凝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我才恐惧的睁大眼睛,看着腰间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席慕深。    席慕深懒洋洋的放下手中的毛巾,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我靠近。    他刚从浴室出来,身上还裹挟着一股异常湿热的气息。    这股气息,从我的鼻子附近划过,让我忍不住微微的抖了抖。    我避开了席慕深的身体,淡漠道:“这是我的私事。”    说完,我便从自己的行李箱拿出了自己的衣服进了浴室。    我洗澡洗了很久,大概是这一路上实在是有些累,让我忍不住想要泡澡,直到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我才想起要从浴缸里出来。    我刚想要走出浴缸的时候,肚子突然一阵刺痛,浴缸里还不由得渗出些许的血水。    我被吓到了,整张脸都白了……    孩子……我的孩子……不会是……    我抖着嘴唇,一只手抱住自己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