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交叠着双手,闭目养神,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偷偷打量他。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最终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还是拿出了土司,小口的吃着。    土司的味道很不错,我忍不住又吃了一片,直到肚子饱了,我才一本正经的将袋子重新封好。    谁曾想道,我刚将土司的袋子放在一边,车子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    车身开始倾斜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朝着席慕深扑过去。    席慕深不知道何时睁开眼睛,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手臂放在我的腰肢上,而我的脸吻上我席慕深胸膛。    “对……对不起。”我吓了一跳,涨红了脸就要从席慕深的身上爬起来,但是天不遂人愿,司机竟然在这个时候一个急转弯,我整个人再度扑向了席慕深的身上,最要命的是我的手……竟然反射性的抓到了他胯下的……    “唔……慕清泠……你就算是想要勾引我……也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席慕深也被我的动作,弄得浑身一颤,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一把按住我的手,对着我沉声道。    轰。    我被席慕深撩人的声音弄得浑身燥热难当,我结结巴巴的看着席慕深难受的样子,想要起身,头发却勾住了席慕深的扣子。    我差一点没有哭出来。    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天爷故意的吧?    “别动,该死的。”席慕深见我一直扭动着身体想要解开头发,他滚烫的手,覆在我的手背上,灼热的呼吸从我的脖子划过,让我忍不住一阵瑟缩了一下。    “席……席慕深……快点……帮我解开头发。”这种情况,让我想到了上一次在病房的时候,我的头发也是这个样子纠缠住了席慕深的衣服。    我按住一直乱跳的心,颤抖的对着席慕深说道。    “慕清泠,我想要了。”我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席慕深说话。    我正想着席慕深是不是睡着了?    在我抬头想要看席慕深的时候,席慕深突然对我这个样子说。    “流氓……无耻……你快点放开我。”我没有想到,席慕深会这么直白的对我说出这个话。    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出用什么话怒怼席慕深,只能够对着席慕深这个样子低吼。    席慕深的手指,暧昧的钻进了我的裙子里,滚烫的大手,一把罩住了我的胸部。    胸部原本就非常敏感,被席慕深这个样子握住,我浑身一软,整个人都差一点倒在席慕深的怀里。    席慕深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哑着嗓子道:“你也想要了,是不是。”    要你个头,你这个衣冠禽兽,到处发情的混球。    我在心中怒骂席慕深,却没有力气将对我这么放肆的席慕深推开。    席慕深的手,一直往下,然后在我的底裤的边缘打转。    “是用你的手还是你的嘴,或者是用你的这里,你挑起的火,必须你亲手浇灭。”    无耻……    我被席慕深暧昧直白的话,血气涌向了整张脸。    好在前面的司机看不到我和席慕深两人的动作,要不然,真的没法交代了。    “想要用哪一个?”席慕深拨开我的底裤,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撩拔着我的敏感说道。    “别……席慕深……住手。”我有些慌张的看着席慕深,身体却不断的弓向席慕深的身体。    我突然有些痛恨自己的身体了,为什么在面对着席慕深的撩拔的时候,竟然会这么没有骨气,一下子就妥协了。    席慕深低头,咬住我的下唇,非常有技巧的在我的唇瓣上婆娑着。    “用手,还是嘴巴?还是这里……你选择一个。”    我被席慕深的动作,弄得快要崩溃了。    我甚至可以感觉,自己已经正在分泌着什么东西。    我担心在这个样子下去,我真的会破功,而且,我现在怀着孩子,绝对……不可以行房。    “手。”最终,我咬牙切齿的朝着席慕深低吼道。    席慕深抽回了手指,将手指放在嘴巴舔了一下,目光直白而邪肆的看着我。    “真甜。”    尼玛……这个男人绝对是假的席慕深……    我被席慕深撩人的动作,弄得几欲羞愤而亡。    他竟然舔着我……那里的东西……席慕深疯了吗?    “快点,我要爆炸了。”席慕深见我满脸通红的神游太虚,语气有些不耐的抓住我的手放在他火热的部位。    我差一点烫手的甩开席慕深的手。    “嗯……哦……就是……这个样子,继续……”我闭上眼睛,压下心中的羞耻心,狠心的撸着。    席慕深将我整个人抱在怀里,俊美的脸上靠在我的脖子上,发出异常性感妖娆的喘息声。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我被席慕深弄得骨头都要酥了。    我哪里知道,一个男人叫床的声音竟然可以这么性感撩人?    明明只是用手帮席慕深……谁知道席慕深竟然会叫的这么浮想联翩。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手都酸了,席慕深才真正的发泄出来。    我看着自己满手的东西,脸颊红的像是要滴血。    我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帮男人做这种事情。    “擦手。”一张面巾纸放在我的手中,席慕深咬住我的脖子,声音慵懒邪佞道。    席慕深此刻的声音,带着异常性感和妖冶,就像是欢爱后一般,让我的心肝都猛地一颤。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