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一整夜的雪,我看着那些雪花,怎么都睡不着。”    我微微的睁开一跳眼缝,对着萧雅然说道。    萧雅然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道:“等下在飞机上好好睡一觉。”    “嗯。”我点点头,便闭上眼睛。    萧雅然开车很稳,车内还有音乐,我不由得放松下来,再度睡过去了。    直到我人都在飞机上了,我才揉着眼睛,惊愕的看着抱着我的萧雅然。    “醒了,饿了吗?”    萧雅然低头,温润的气息,从我脸颊上划过。    我忍不住微微的瑟缩了一下。    “雅然,松手。”我浑身滚烫,有些不安的推着萧雅然的身体。    我什么时候被萧雅然抱上飞机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害羞了?”萧雅然调侃的看着我,却还是体贴的松开手。    我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脸,不敢在说话了。    我的脸此刻火辣辣的,心跳如鼓雷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我让乘务人员给你热的牛奶,你现在还是要喝点热乎乎的牛奶比较好。”萧雅然目光温柔的看着我,将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放在我的面前说道。    我感激的看了萧雅然一眼,摸着肚子,将那杯牛奶一口气喝掉了。    胃部顿时一阵热乎乎的。    我和萧雅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着这一次的设计大赛,中途我有些内急,便去了厕所。    在走到厕所附近,我却撞上了一双幽深如晦的眼眸。    席慕深?    我倒吸一口气,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席慕深。    席慕深慢慢的抬起头,矜贵冷漠的脸上浮起一层愠怒,那双原本就冷冽的眼眸,在看着我的时候,似乎涌动着骇人的戾气。    我不知道,席慕深为什么会在这架飞机上?    他看了我许久之后,才慢慢的移开了目光,冰冷的侧脸,让我有一种发憷的感觉。    席慕深刚才那是什么目光?    我摸着后脑勺,觉得莫名其妙。    我从洗手间出来之后,不由自主的再度朝着席慕深刚才的位置看过去,却发现,席慕深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上了。    我收拾好自己隐隐带着古怪失落的心情,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萧雅然见我脸色难看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    我勉强的看了一下萧雅然,缓慢的摇头道:“没事。”    我没有将刚才在飞机上看到席慕深的事情和萧雅然说。    席慕深不是应该在京城吗?为什么会在飞机上?    我怀着这个疑惑,一直都没有睡着了。    十二点五十分,飞机降落在法国巴黎的机场上。    萧雅然一路上都小心的呵护着我,一直到走出飞机场,飞机场外面有车子送我们去酒店。    到了酒店之后,萧雅然直接牵着我的手去了我们预定的套房。    他打开房门,朝着我说道:“好好休息一下,晚饭我过来找你。”    “好。”我其实非常感激萧雅然的体贴,他也总是不给我造成任何困扰的情况,给我非常温暖的怀抱和港湾。    我目送着萧雅然离开之后,就想要关上门,不想,一双手,却在这个时候压住了门。    我错愕的抬起头,在看到一双翻滚着骇人寒气的眼眸之后,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席慕深,你干什么??”席慕深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酒店里?不会是席慕深一直在跟踪我和萧雅然吧?    “慕清泠,我说过,不要靠近萧雅然。”席慕深抓住我的手臂,声音异常冰冷和嗜血的朝着我低吼道。    我被席慕深风度尽失的咆哮中,忍不住抖了抖身体,我忍不住皱眉,一巴掌挥开了席慕深的手臂,冷脸相对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我讨厌席慕深总是出现在我的面前,总是干涉我的事情,明明我们已经离婚了,他凭什么干涉我和谁在一起?    “凭什么?就凭这个。”席慕深抬起我的下巴,低下头,含住我的嘴巴,将我所有想要说的话,尽数的封住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张俊美矜贵的脸,忍不住发出微弱的呜咽声。    混蛋席慕深,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滚开。”我抬起脚,一脚踢到席慕深的下盘位置,对着席慕深咆哮道。    席慕深没有松开我,反而将我按在了门框上,粗暴的亲吻席卷我整个身体,我的呼吸,被席慕深攥取了我,此刻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对不起。”直到不远处一个服务生推着一个小推车,在看到我和席慕深两个人暧昧的纠缠在一起的样子,被吓到了,立刻道歉的转身离开。    我涨红了一张脸,狠心的张口咬住了席慕深的嘴巴。    席慕深起初不肯松开嘴巴,我只能够发狠的咬,直到口腔里弥漫着一股鲜血的味道,席慕深才拧眉的松开我。    他眼眸深沉,唇如残血一般,却异常的撩人,如同暗夜的修罗一般,嗜血而危险。    “席慕深,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凭什么对我做出这种事情?”    我擦拭着嘴巴上的血渍,满脸怒火道。    席慕深抿着薄唇,伸出手,拽住我的手将我强行拉进了套房。    我惊呼了一声,看着席慕深将我手中的房卡刷过去,打开门之后,便将我推进了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