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但是我喜欢你,和你有没有离婚没有任何的关系。”萧雅然看着我,重复道:“我喜欢,只是因为你是慕清泠,那个我想了这么多年的慕清泠罢了。”    “我现在只想要好好工作,感情的事情,我暂时……没有办法想。”我斟酌了一下词语,朝着萧雅然说道。    萧雅然很体贴,他只是宠溺的揉着我的头发,笑容温和好看道:“我知道,我只是在今天忍不住了,你可以当我喝醉了,我不想要给你任何的困扰,不管以后你遇到什么事情,请你第一时间想到我,不管在任何时候,我都会在背后,默默的守护你。”    萧雅然的话很动听,也很温暖,我感觉自己的眼眶都湿润了。    可是,我知道,这不是爱情,只是感动罢了。    萧雅然将我送回了住处,便开车离开了。    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想了许久许久,直到窗外开始下起大雪,我才回过神。    我恍惚的走到了窗子面前,拉开了窗帘,看着窗外皑皑白雪,轻轻的扯动着唇角,露出一抹涩然而无奈的微笑。    我对席慕深的爱情,就像是这些白雪,起初会越积越多,慢慢的变得沉重,沉重的我没有办法背负下去,但是很快,就会消融,消融后,便是无尽的悲伤和冰冷。    ……    “丁零。”    “慕清泠……开门……慕清泠。”    “唔。”半夜的时候,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门铃好像在响的样子,我忍不住蹭着眼睛,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    我拿出了放在柜子上面的手机,打了一个哈欠,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才凌晨三点钟,我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间,拉开大门嘀咕道:“谁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股冷风,突然朝着我奔涌而来,冻得我直接发抖。    我咬住嘴唇,牙齿咯吱咯吱的打颤,原本还混沌的大脑,顷刻间便清楚了不少。    但是,奇怪的是,门口根本就没有人?    难道是我做梦了?我挠着后脑勺,重新将门关上,关灯睡觉。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门口积了厚厚一层的雪,雪地上,有几个很深的脚印,仿佛有人一直站在我门口许久许久的样子。    我看着那个脚印一直发呆,缓慢的扯动着唇角,最终关门离开了。    因为下雪的关系,路上打车都很不方便。    我站在公交车站的下面,身上穿着一件毛茸茸的大衣,我搓着被冻僵的脸,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等到一辆公交车。    我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十分钟就要上班了,没有办法,我只好走路往公司的方向走去。    不想,在走了一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我的身边。    我认识这辆车子,应该说,对于这辆车子,我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慕清泠,上车,我送你。”车门降下之后,露出了席慕深那张冷峻冰冷的脸。    我的手指,微微一顿。    我敛眸,淡淡的摇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自己走路就可以。”    我不想要和席慕深有什么纠葛,这不是逃避,而是我想要斩断一切都痴恋罢了。    “上车。”席慕深危险的眯起那双黝黑冷酷的眼眸,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直接朝着我奔涌而来。    那股寒冷的气息,伴随着身边那股风雪的气息,让我更是冷的直接在发抖。    我和席慕深两个人就站在马路上,大眼瞪小眼,谁都不退让。    最后,还是席慕深先移开目光,我揉着发酸的眼睛,闷头的就要离开,席慕深却已经将车门打开,强行拉着我的手,将我塞进了车子。    “席慕深,你干什么?”我被席慕深强势的动作气到,抬起头,满脸怒火道。    席慕深冷下脸,目光泛着些许固执和冷漠道:“闭嘴。”    我顿时被噎住了,涨红了一张脸,却无处可发泄怒火。    车子缓慢的开动之后,我愤愤的将头移开,看着窗外呼呼的风声,身体却绷紧的厉害。    “慕清泠,不要靠近萧雅然。”    良久,我听到席慕深沉沉而冷冽的声音,他在说道萧雅然的时候,似乎幽暗了几分。    萧雅然不是和席慕深是大学的同学吗?为什么我听席慕深的样子,似乎是不喜欢萧雅然的样子?    但是,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实在是让我很不爽。    我和萧雅然是什么关系,或者我和萧雅然靠近和席慕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席总未免管的有些宽了,我慕清泠要和谁靠近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我回头,一字一顿的看着席慕深黝黑的凤眸说道。    席慕深听了我的话之后,原本就阴暗的瞳孔,猛地一冷。    他的身体,突然朝着我靠近,身上那股危险的气息,让我莫名的有些害怕。    我不自觉的微微的往后缩了缩,紧张而警觉的看着席慕深:“席慕深,你想要做什么?”    “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萧雅然不像是你表面看的这么简单,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席慕深抓住我的手腕,面色阴暗诡谲道。    “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我冷下脸,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说道。    席慕深盯着我,那种古怪而晦涩的目光让我看了有些害怕。    我正如坐针毡的时候,前面的阿漠,已经将车子停在了我公司的门口。    车子停下之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