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刚才遇到开始,到我们都各自坐下,席慕深一直都用一种奇怪深沉的目光盯着我,看的我浑身不自在。    那种目光,仿佛在看一个出轨的妻子一样。    莫名的让我觉得有些烦躁。    “你们看着倒像是情侣。”方彤柔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我的手指一抖,眯起眼睛,看着方彤脸上的微笑。    萧雅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我却在此刻抱住萧雅然的手臂,笑靥如花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方小姐果然很不简单。”    “看来萧总是和慕小姐在交往?”方彤惊讶的看着我和萧雅然亲密的样子,但是方彤眼底闪过的欣喜却骗不了我。    听到我说和萧雅然在一起,方彤很开心?    “是啊,怎么?难道不可以?”我反问道,每一句都带着刺。    我不喜欢方彤,就像是方彤不喜欢我一样。    “怎么会?慕小姐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很欣慰,毕竟,我一直对慕小姐心存愧疚,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才会让你和慕深离婚的。”    方彤的话,在我的耳边像是带刺一般,我不悦的皱眉,看着方彤一副愧疚的样子,心中一阵冷嘲。    做小三做的这么成功,方彤算是第一个。    我勾唇,抱着萧雅然的手臂,靠在萧雅然的肩膀上,淡漠启唇道:“哪里,我应该谢谢方小姐的成全,让我找到雅然这么好的男人。”    萧雅然似乎被我的话吓到了,但是却没有当场揭穿我,只是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我。    我被萧雅然这个样子看着,浑身都有些不舒服起来。    我讪笑了一声,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我利用萧雅然打压方彤,萧雅然是一个聪明的男人,应该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我这是和方彤较劲吧?    席间的气氛显得异常诡异,我佯装淡定的吃着碗里的东西,但是,吃了一点之后,我胃部就翻滚着一股恶心。    我捂住嘴巴,立刻推开了椅子,因为我的动作有些突兀,原本还在安静吃东西的所有人都齐齐的抬头看着我。    我捂住唇瓣讷讷道:“我……有些不舒服,先去一下洗手间。”    “需要我一起跟过去吗?”萧雅然看着我,眉眼间带着些许担心的问道。    面对着萧雅然的体贴,我只能缓慢的摇头。    我去了洗手间便将喉咙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趴在流离台上不断的干呕着。    整个胃似乎正在翻滚着什么一般,特别的恶心。    我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吃什么东西都会吐出来一般,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    我抽出一边的面巾纸擦拭了一下嘴巴,看着镜子中面容带着些许憔悴的自己,苦笑了一声,洗手便想要离开,洗手间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我看到了从外面走进来的方彤。    没有想到,方彤竟然也会进来洗手间这边。    我淡淡的看了方彤一眼,方彤也看向了我,漂亮的脸上浮起一抹虚假的关心:“慕小姐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无碍,只是最近肠胃不是很舒服。”我皱眉,冷淡道。    方彤也看出了我对待她的态度异常冷漠,她只是笑了笑,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只是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头发,随后看着我,露出一抹异常古怪的笑容道:“慕小姐想必已经知道我马上就要和慕深订婚的事情吧?”    “方小姐是想要请我去吃喜酒吗?”    再度听到方彤要和席慕深订婚的消息,我的心脏猛地微微一颤。    我极力的克制心口处蔓延的那股奇怪的感觉,微微的扯动了一下唇瓣,对着方彤冷嘲道。    方彤只是无所谓的撩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随后看着我得意洋洋道:“慕小姐要是有时间过来的话,我也是会非常欢迎的,毕竟你曾经是慕深的妻子,虽然慕深说,从未将你当成妻子。”    方彤今天是特意过来诛心的吗?    可惜的是,她要失望了。    “我也真的应该要好好恭喜方小姐得偿夙愿,牺牲自己的孩子,能够立刻进入席家,我真的是非常羡慕方小姐的幸福,只是不知道,这种幸福,是建立在什么的基础上?我想,人在做,天在看,也不知道方小姐晚上会不会做噩梦。”我走进方彤,靠在方彤的耳边,缓慢道。    方彤原本还得意洋洋的脸,在听到我说的话之后,倏然变得僵硬起来。    我冷笑了一声,直起身体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皮笑肉不笑的对着绷紧身体的方彤笑得格外虚伪道:“方小姐慢慢用洗手间,我先出去了。”    方彤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忍气吞声的慕清泠吗?简直就是可笑之极。    我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却在走廊上撞到了靠在墙壁上抽烟的席慕深。    席慕深原本长相俊美,抽烟的样子,更是性感有型。    袅袅的烟雾缭绕下,朦胧了那张冷峻邪魅的五官,透着一股莫名的柔和。    我的心脏,被这个样子迷离的席慕深颤抖了,我抓住身上的衣服,面不改色的从席慕深身边走过。    却在走到席慕深身边的时候,被席慕深一把抓住了手腕。    他的掌心很烫,从我的肌肤传到我的全身,有一种要将我整个人都灼烧的感觉。    我隐忍着心中的悸动,淡漠的抬眸看着眼前矜贵冷漠的男人说道:“席总这是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