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022章 究竟是谁在陷害我
    “清泠,你放心吧,这件事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萧雅然没有责罚我,反而安慰我。    因为初心抄袭事件出来,整个时光集团便已经站在了刀口浪尖上,可是萧雅然却还是维护着我,甚至举办新闻发布会,在上面袒护我,说我一定不会抄袭任何人的作品。    “萧总,这件事,我会负责的。”我垂下眼睑,轻轻的握紧拳头道。    萧雅然看着我,淡淡道:“傻瓜,这件事我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这件事的背后,肯定是一个阴谋,他们想要对付的人,或许是我的时光集团。”    我看着萧雅然,微微的舔了舔嘴唇。    “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我会让人将这件事我调查清楚。”萧雅然看我疲惫的样子,再度开口道。    现在我怎么可能离开,我拒绝了萧雅然的话,朝着萧雅然说道:“萧总,这件事既然是因我而起的,理所应当应该我来处理,我等下打算去找吴美美小姐一下。”    我想要当面问清楚,原稿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原稿会有吴美美的签名。    “我陪你一起去。”萧雅然沉默的看了我许久之后,才说道。    听到萧雅然这个样子说,我立刻摇头:“我一个人去就可以。”    “好吧,如果发生任何事情,一定要及时给我打电话。”萧雅然叹了一口气,朝着我慎重道。    我点头,立刻了萧雅然的办公室。    我离开之后,立刻打电话联系了我一个朋友,这个朋友以前认识吴美美,知道吴美美的家在什么地方。    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吴美美的家,我到的时候,吴美美似乎正打算要出国的样子,她看到我过来,眼睛闪过一抹的慌张,虽然闪的很快,但是我还是看到了。    我伸出手,笑容温柔的朝着吴美美说道:“吴小姐,我是慕清泠。”    “我……知道你,你找我什么事情?”吴美美没有和我握手,只是对着我言辞闪烁道。    我盯着吴美美脚边的行礼,扯着唇角,依旧笑容满面道:“吴小姐这是打算出门吗?”    “怎么?难道我出门都不行?”吴美美的态度突然变得异常报暴躁和古怪道。    “自然是可以的,吴小姐我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你应该非常清楚吧?”我盯着吴美美的眼睛,目光异常犀利的问道。    吴美美打开车子的后车厢,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般,嗤笑道:“我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你抄袭我的婚纱设计这件事,我已经交给律师了,你有什么要问的,或者有什么疑问的,你都可以找我的律师谈。”    “不,我今天不是为了这件事。”我冷冷的看了吴美美一眼,眼神冰冷道。    吴美美刚才闪躲的表情,让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吴美美在心虚?    她看到我就这么的心虚,说明这一次他们诬陷我的事情,绝对是有内幕的。    “你不是为了这件事是为了哪件事?我告诉你,我真的没有这个功夫和你说这么多,我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吴美美推着我的身体,对着我有些烦躁道。    我拽住吴美美的手,对着吴美美说道:“吴美美小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陷害我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毁掉我的设计?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放开我。”吴美美情绪突然变得很激动,用力的甩开我的手,就要上车,我拦在吴美美的车前,不让她离开。    吴美美气急的从车上下来,满脸怒容的对着我咆哮:“慕清泠,你究竟想要怎么样?你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对你不客气……”    “吴小姐,我只是找你问一些事情,你好像非常怕我。”我看着吴美美,盯着她的眼睛瞧。    一个人在说谎的时候,就会特别的心虚,而吴美美就是这个样子。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吴美美的眼睛,一直在闪动,那是心虚的光芒。    吴美美烦躁的皱眉,她愤然的瞪了我一眼,扭头就想要上车,我也想要抓住吴美美不让她上车,谁知道,不远处竟然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车子,朝着我和吴美美冲了过来。    因为车子是逆光行驶的,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车子里的人是谁。    当车子朝着我和吴美美撞过来的时候,我伸出手拉住吴美美的手,谁知道,我和吴美美都被撞到了地上。    我的脑袋磕到了地面,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    我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撞我们的人是谁,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却还是没有办法看到车上的人是谁。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有人拖着我的身体走,然后将我放在了类似于方向盘的位置。    我的手指微微一动,软弱无力的垂落在两侧。    我想要伸出手抓住那个人,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手却还是软弱无力。    ……    “滴滴滴。”我是被一阵阵滴滴滴的声音弄醒的,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里。    我刚想要起身,一双手,温和的按住了我的身体。    “你身上还有伤,不要起来。”    “萧总……”我努力的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萧雅然之后,不由得叫着萧雅然的名字。    萧雅然伸出手,轻轻的扶着我,让我靠在身后的枕头上。    “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和我说。”萧雅然的脸上蒙上一层浅浅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