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图我已经在赶了,两天之内一定可以赶出来。”我回道。    “这一次的项目非常重要,我希望你全力以赴。”萧雅然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我知道,我一定会尽力的。”我握紧拳头道。    “等下我们会和席氏集团那边的人接头,你随我一起过去,带上你的设计图初稿。”萧雅然说。    “好。”虽然不太愿意去席氏集团,但是毕竟有生意上的往来,我不去也不行。    半个小时之后,我带着设计图坐上萧雅然的车子,便往席氏集团的方向驶去,车内,萧雅然突然回头问我会不会紧张。    我听了之后,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摇头道:“为什么要紧张。”    “等下席慕深也会过来,他对这一次进驻法国那边的上架权非常重视。”萧雅然说到席慕深的名字的时候,若有若无的看了我两眼。    我听了之后,淡漠道:“他是席氏集团的总裁,会重视也是应该的,我只会将他当成客户,你不用顾及我的心情。”    “那样就最好,我只是担心你看到他会惊慌失措。”萧雅然一笑。    “怎么会?”我笑了笑,表示自己对席慕深已经放下了。    我们到了席氏集团之后,是席慕深的秘书接待我们。    随后席慕深就走进会议室,在他走进来的一瞬间,我有那么一瞬间,的确紧张,但是随后我便慢慢调整好了。    在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将自己的设计图展现出来,站在上面的多媒体上面,拿着红外线朝着会议室的设计部成员说道:“这个就是我这一款婚纱的设计理念,我自己给它命名为初心。”    “慕小姐,为什么要叫初心?”席氏集团的首席设计师李瑶,似乎对我这款婚纱非常好奇,她在席氏集团有很高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个非常资深的设计师。    我笑了笑,像是抚摸着心爱的人一般抚摸着手中的设计图道:“因为这是我最初的爱恋,我想要展示是因为,我已经放下了最初那颗心,我相信,初心会永远保持着原来爱情的美好,而我,还在前进。”    “啪啪啪。”我的话,得到了整个会议室的掌声,我轻轻的低下头,在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道异常复杂难辨的目光。    我的脚步微微一顿,却没有回头,因为我很清楚,能够拥有这种强势而矜贵的目光的人,究竟是谁。    席慕深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吗?他知道初心是什么吗?    或许,他一辈子都不知道,曾经我想要穿着这个婚纱嫁给席慕深成为他的新娘。    但是,我现在放弃了,所以我将初心拿出来了,只为了终结我以往那些可笑而不切实际的爱情罢了。    “一起吃个饭吧。”散会之后,我跟在萧雅然的身后,便要离开的,但是席慕深却突然走近萧雅然,淡淡的说道。    我的心猛地一跳,不知道为何,我有一种感觉,席慕深的话是对着萧雅然说的,但是目光却看向了我,就像是在咨询我的意见一般。    这种情况,让我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好啊,你定,我们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萧雅然笑容温和的看着席慕深说道。    席慕深淡淡的吩咐冷杨下去准备,便和我们一同坐上了电梯。    狭小的电梯内,站满人,萧雅然和席慕深站在我的前面,我瞧瞧的挪动着步子,朝着萧雅然的背后走去,不想撞到了身后的女人身上,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我有些尴尬,挤在这种小空间里,让人有些难受。    后面又陆续有人进来,整个电梯变得越发的拥挤了,我被挤来挤去,难受的要命。    就在我呼吸困难的时候,一双手,却在这个时候,搂住了我的腰身。    我反射性的抬起头,就要朝着来人道谢:“谢谢……”    却在看清楚搂住我腰肢的人是谁之后,话瞬间滑落到了我的喉咙里。    席慕深滚烫湿热的呼吸,从我耳根的位置划过,他淡淡的对着我说道:“有没有事?”    “没……没事。”我的心,因为席慕深的话,猛地一震。    我极力的掩饰住自己此刻的情绪,撇开头,没有看席慕深。    席慕深目光幽深的落在我的脸颊上,身后有人再度挤过来,他整个身体便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    我和他之间,变得毫无空隙。    我的脸滚烫,浑身僵硬的被席慕深重新抱住,我刚想要挣扎,席慕深将嘴唇移到我的耳廓的位置,声音喑哑低沉道:“别动。”    我感觉到席慕深身体的变化,被他这么用力的抱住,放在两侧的双手,正在不停地流汗。    “慕清泠……”    恍惚间,我似乎听到了席慕深叫我的名字,比任何时候,都要的低沉好听。    我努力的仰头,想要听清楚席慕深在说什么。    可是这个时候,电梯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    我吓了一跳,身体一抖,而席慕深却也在这个时候,松开了放在我腰间的手。    我们安静的等着那些人出去,随后才是我们。    萧雅然一双温柔的眸子,从我和席慕深的身上流转了些许之后,启唇道:“走吧。”    我耳根发烫的点点头,立刻跟在萧雅然的身后,而席慕深只是整理了一下衣服,面不改色的跟在我们身边。    走出席氏集团的时候,我坐上了萧雅然的车子,席慕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