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地板上,拍了许久的门,席慕深都没有开门,我无奈的只能够在客厅睡觉。    毕竟我租的这个房子,只是一室一厅罢了,卧室都被席慕深占了,我没地可去。    第二天,闹钟响了,我揉着酸涩的眼睛,第一时间就是去卧室,我拧着门把手想要将门打开,但是门被锁死了,我看着门板许久,才去厨房做了两碗面,沉默的吃完之后,我便拎着包,离开了。    中午我因为惦记着还在我家的席慕深,没有在公司的食堂吃饭,打了一个车便回来了。    我打开门,卧室的门已经打开了,我又走到了厨房,看到厨房那碗面被人吃了。    我想,应该是席慕深出来了,将面条吃了吧。    不知道为何,看着空掉的碗,我的心情莫名的带着些许的失落。    我刚在床上躺了一下想要稍微午睡一下再去公司,门铃再度响了。    我以为是席慕深落下什么东西,拉开门,一个耳光迎面而来。    “慕清泠,我真是看不出来,你这么有心计。”一声怒吼从我耳边划过。    我捂住脸,看着站在门口,披着一件纯白色皮草的方彤。    因为愤怒的关系,那张原本姣好的脸,此刻却显得异常扭曲和狰狞。    “昨晚慕深是不是在你这边过夜的?你和慕深都离婚了,怎么这么不要脸,竟然勾引慕深?”    “够了方彤,不要在这里发疯。”我怎么可能乖乖的被方彤打,一把抓住方彤的手,面无表情道。    “慕清泠,我马上就要和席慕深结婚了,不要在缠着他了,听到没有,不许你再缠着席慕深了。”    方彤那双漂亮的眼睛满是怨恨和怒火的瞪着我咆哮道。    我听到方彤的话,心脏最柔软的地方,突然划过一抹尖锐的刺痛。    但是我忽视了这种疼痛,只是高高的抬起下巴,对着方彤冷嘲道:“我既然和席慕深离婚了,就不会缠着席慕深,这一点你放心好了。”    “最好是这个样子,要是让我看到你故意勾引慕深,我一定要你好看。”方彤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才拢紧身上的大衣,优雅的离开。    我刚想要关上大门,一双手却撑住了门板,我还以为是方彤去而复返,不耐烦的就要呵斥对方,不想,却撞进了席慕深那双深沉的眼眸。    “你……怎么……”我愣住了,一时之间竟然挑拣不出什么词语。    席慕深看着我的脸,声音沉沉而掺杂着些许低哑道;“她……打的?”    “她”当然指的是方彤。    我不知道席慕深在这里看了多久,或许他将方彤对我做的事情都看到了。    但是就算是看到了,在席慕深的心中,方彤还是他的女神,他深爱的女人。    我压下心中的酸涩,冷淡道:“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席慕深沉下眸子,走近我,哑着嗓子道:“对不起。”    “不用你假装好人,滚,我不想要看到你们两个人之中任何一个。”我闭上眼睛,极力的压制自己暴躁的情绪,指着门口的位置,对着席慕深说道。    要是在以前,我肯定不会对席慕深这么不客气,我都是小心翼翼,想要得到席慕深一点点目光,生怕自己说错什么让席慕深不喜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和席慕深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我也没有必要委屈自己。    “慕清泠。”    “滚。”我不知道席慕深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现在是真的不想要看到席慕深。    席慕深冷峻的脸,似乎带着些许的难看,薄冷的唇瓣轻微的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和我说什么话的样子。    我不想要听到任何的话,尤其是席慕深帮方彤找借口的话。    “以后你们两个人之间不管是吵架还是干什么,我希望你们不要过来找我,我慕清泠,不欠你们两个人。”我一字一顿的看着席慕深,冷冷道。    “疼吗?”席慕深没有理会我,只是摸着我的脸,淡淡的问道。    “……”    我被席慕深指尖的温度刺激到了,这是席慕深第一次主动的触碰我的脸颊。    却是在这种时候。    “席慕深,你走吧,你放心,我不会和外面的人说方彤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推开席慕深的手,眼含嘲弄道。    席慕深这个样子,无非就是担心我将方彤的另一面,公布到媒体上。    他说到底,不就是想要维护方彤罢了。    席慕深的眼眸突然冷了下来,他放下手,黝黑的黑眸酝酿着些许我看不懂的情绪,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席慕深离开,我将门重重的关上,我靠在门板上,想着刚才所有的一切,眼泪哗啦啦的便流出来了。    七年的爱情,哪里是一朝一夕可以全部放下的。    慕清泠,你还需要修炼。    ……    公司。    “清泠,总裁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我正在弄手中的设计图,同办公室的小陈,突然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道。    总裁回国了?    虽然我来公司好些天,可是一直没有见过总裁,据说总裁在国外。    我其实挺好奇总裁长什么样子,上次明明被总裁面试过,可我仍然不知道其中的哪位才是总裁,面试我的人有好几位,当时我又有些心不在焉。    后来我特意查过,但总裁很低调,新闻媒体上几乎没他的报道,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