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清泠?”    听到席慕深的声音,我拿在手中的铅笔,不由得掉在地上。    我惊愕的抬头,就看到从咖啡厅楼上走下来的方彤和席慕深。    方彤还真是和席慕深形影不离,她今天穿着一件v领的针织裙,外面套着一件纯白的皮草,精致的妆容,迷人的微笑,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    “席太太这是?”方彤看了我一眼,将目光看向了我身边的客户身上。    我担心自己工作的事情被席慕深知道,立刻扯谎道:“这是……我大学的一个老师,我正在和他聊天。”    那个客户只是惊讶的看了我一眼,却也没有说什么。    席慕深冷下脸,淡漠的看着我。    我更加的局促不安。    “慕深,我们走吧,咱们别打扰了清泠跟老师叙旧。”方彤抱着席慕深的手臂,对着我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老师二字,被她用了很重的语气。    很明显,连她都已经看出来,这个客户根本不可能是我的老师。    也怪我,情急之下,竟然撒了一个一眼就能识破的慌。    这是个男客户,尽管有三十来岁,可人长得比较俊朗,又因为家里有喜事,整个人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红光满面,所以看着跟我年纪差不多。    席慕深盯着我的客户看了半晌,目光阴沉到可怕,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    幸好,最终可能是方彤有急事,把他拽走了。    看着小三和我男人从我眼前离开,我压下心中的苦恼和悲伤,和客户道歉道;“抱歉,刚才一时情急才会才会……”    “那个男人是?”客户狐疑的问。    我抿嘴,不好回答,总不能告诉他,那是我老公。    “他对我敌意很强。”客户见我不回答,随即一笑,“估计在吃醋吧。”    “怎么可能。”我失笑着摇头,席慕深,会因为我跟男人在一起吃醋?    显然不可能,他肯定是怕我在外抛头露面,丢他的脸!    探讨完婚纱设计方案,客户没有多说什么,很爽快的签下了合同。    我收拾东西,赶紧回了席家,还得做晚饭。    席慕深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安静的看着手中的酒渍在发呆。    我看到席慕深吓了一跳,我以为,今晚席慕深一定会陪着方彤,却不想,他竟然会回来。    “今天那个人,究竟是谁。”席慕深看了我一眼,放下手中的红酒,声音微冷道。    “是我……大学的老师。”我背脊发凉,却也只能咬死这点。    席慕深啪的一声,手掌重重的挥在桌上。    他起身走近我,修长的手指掐住我的下巴,目光讥诮冷酷道:“慕清泠,你当我是傻子?那个人是大丰婚纱的设计部部长,你的大学老师?嗯?”    原来席慕深认识那个男人?    我垂下眼睑,小声道:“他是我的客户,我现在在林曼的公司上班。”    “行啊,胆子肥了,竟然跑到外面去工作。”席慕深松开手,眼神冷酷道。    我紧张的看着席慕深,结结巴巴道:“我……想要上班。”    “你的事情我不想要管,但是,你要是敢跟别的男人鬼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席慕深冷淡的擦拭着手指,对我说道。    “我不会,我只是上班而已。”我苦笑。    鬼混?多讽刺,竟然是从他口中说出来。    席慕深丢下手中的面巾纸,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    得到席慕深的默许,我去上班变得底气足了些。    第二天,我来到公司,部长和我说,我们马上和席氏集团有一个合作,希望我代表时光集团,去席氏集团那边谈合作的事情。    我当场就怯场了,席氏集团的老大可是席慕深,我怎么敢过去。    但是,部长一定要指明我去,我只能赶鸭子上架,拿着自己的设计图,去了席氏集团。    我当时也是倒霉,我去席氏集团的时候,刚好有一个被席氏集团辞退的公关部的经理发疯,拿着刀子乱砍,那些人都不敢靠近,那个公关部的经理刚好看到想要上电梯的我,一把将我抓住。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看着那人满脸狰狞的样子,吓得不轻。    可是,抓着我的男人,对着我咆哮道:“给我闭嘴,要是你敢说话,老子当场捅死你。”    我知道,这个人是来真的,我看到他抵在我脖子上的刀子,吓得不敢动一下,就怕这个人情绪失控,真的会一刀捅死我。    “李长生,你赶快放开这位小姐。”保安队的队长,拿着一个扩音器,对着挟持我的李长生说道。    可是,李长生压根不理他,压着我坐上电梯,便直接去了二十二楼。    “你冷静一下,杀人是犯法的,有事能不能好好谈谈?”我小心翼翼的劝道。    “给我闭嘴,再说话我弄死你。”李长生对着我一阵粗暴的咆哮道。    我只好闭嘴。    李长生拽着我,硬生生的拖着我去某个会议室。    我从未来过席氏集团,并不清楚这里的格局,但我看到会议室主桌上的席慕深时,我知道,这是他平时开会的地方。    席慕深脸色铁青,起身道:“李长生,你想要做什么?”    自始至终,他丝毫没有瞥我一眼。    “做什么?我只是想要席总你给我一个公道。”李长生说。    “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