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我担心的事情并没发生,席慕深站在那,不发一言。    “我都说了吧,不是我的错!”慕辰这下有理了,冲我嚷。    “如果不是你喝酒打架,会讹上你!”我对慕辰这不知悔改的态度感到痛心,上去又抽了他一巴掌。    他又哪里知道,正是他一次又一次的惹麻烦,让我在席慕深心中的形象,变得更加的可笑。    席慕深要跟我离婚,慕辰他不是罪魁祸首,却也是丑恶的帮凶。    “姐夫,你管管我姐,她又打我!”慕辰被我打了之后,找席慕深求救。    在他眼中,这个姐夫,还是他能任性撒娇的对象。    “慕辰,这是最后一次,你好自为之。”席慕深沉声说完,转身就走。    冷助理也跟着出去了。    包厢内只剩下我跟慕辰两人。    “姐,姐夫他什么意思?”慕辰无知的眨着眼。    “他不会再管你了。”我不想再跟慕辰生气,也转身走了,因为内心里已经无比难过。    席慕深那话,其实是说给我听的。    走出会所,我把慕辰没事了的消息,告诉了妈妈。    妈妈听了很高兴,特意交代我说:“清泠,席慕深真厉害,这都能解决。你在席家,一定要多讨讨他的欢心,不要让别的女人将慕深抢走,知道吗?我们慕家下半辈子,都得仰仗着席家。”    “妈,我知道,我还有事,先挂了。”我压下心中的难过,对着妈妈说道。    我也想要讨席慕深的欢心,可是,我用了七年的时候,却还是没有办法碰到他一下。    “少奶奶,席少爷让你上车。”我看着电话发呆的时候,冷助理走了过来。    我应了一声,便跟了过去。    上了车,席慕深正在打电话,五官柔和的拿着手机打电话。    电话对面,应该是方彤。    “我看完爷爷马上就去接你,天气冷,不要感冒。”他说话的时候,眉眼间的温柔和缱绻,我从未见过。    这一刻我才知道,席慕深不是不温柔,只是他的温柔,从来不属于我罢了。    眼看着我上车,他并没顾及我,又多嘱咐了方彤几句,面色恢复了冷峻,对我道:“爷爷想让我们一起去一趟医院。”    “恩。”我点头。    爷爷的身体不好,大过年的也只能够在医院病房住着,我一早就想去,可是情绪难控制,心情不佳,怕他看出来,影响到他养病。    在整个席家,唯一对我热情以待的,只有爷爷,我不想伤他的心。    冷助理开着车前往医院。    席慕深眼眸冷淡的看了我一眼道:“爷爷病情已经好转,等他过了半个月后的寿诞,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我知道。”我看向窗外,他用得着时时刻刻提醒吗?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离婚,迎娶方彤?    也是,方彤现在怀着席慕深的孩子,他想要给方彤和孩子一个名分,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插足,他和方彤早就是夫妻了。    “我知道,我会和爷爷说,是我要离婚的。”我捏住拳头,轻声道。    席慕深对于我的识趣非常满意,没有再说什么。    我安静的听着车厢内的音乐,微微侧头,看着席慕深完美的侧脸,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    我爱了十五年,却依旧没有办法触碰眼前如神祗一般的男人,也是时候,要结束了。    席老爷子一直就很喜欢我,也正是因为这个样子,王兰就算是对我有天大的不满,也不敢对我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    我过去看他的时候,席老爷子的精神很好,一个劲的问我席慕深有没有欺负我。    我看了一眼站在窗子口,一直抬手看时间的席慕深,我知道,席慕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方彤的身边。    我强颜欢笑的对着席老爷子说道:“慕深对我很好,我很幸福。”    “什么时候生个小曾孙给我啊?我都盼了这么多年了。”席老爷子抱怨的拉着我的手说道。    孩子……    一想到孩子,我就想到了方彤肚子里的孩子,我这辈子,恐怕都没有办法拥有席慕深的孩子了。    七年来,席慕深跟我几乎没有同床共枕,我怎么可会怀上孩子?    两人离开医院,妈妈又打来电话,问我跟席慕深,什么时候回去吃饭,还说这次慕辰的事很感谢席慕深,特意做了很多他喜欢的菜。    我能理解妈妈的殷勤,可是席慕深,不可能再去我家了。    我自作主张的告诉妈妈,席慕深很忙,没有时间。    妈妈让我多劝劝,说哪有女婿不给丈母娘拜年了,可最终还是被我挡了回去。    我知道她不可能真的会埋怨席慕深,她不敢。    跟妈妈打电话的内容,身旁的席慕深肯定听到了,但他并没有问一句,默认了我找的理由。    “我妈让我们回去吃饭。被我推掉了。”我还是忍不住,向席慕深告知了刚才的事情,心怀侥幸的能有所反转。    “好。正好我要去接方彤。”席慕深点头。    我哑然,这纯属自取其辱。    此刻的他,不想与我家再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即便是敷衍,也不想要再做。    我站在寒风下,看着席慕深坐上车子,绝尘而去。    突然发现,席慕深很远,远到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触摸。    我没有从医院回席家,而是直接回了妈妈家。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