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27章 浴室……
    孩子完全退掉黄疸是在二十天后,这时厉弘深也从医院里出来。    晚上都是佣人在哄,过了前半个月孩子基本上也不会再哭,很安静。倒也很好哄,就是有一点,就是不爱喝奶粉,碰到奶嘴就嗷嗷叫,纠正过两次没有用。    当然也并不是不能纠正,主要是明嫣看到他哭成那个样子,心疼。孩子到底还是要吃母.乳.好一些。    厉弘深也不会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呆在这里,他还有他的工作要做。而且 这里也没有什么他的衣物,拿来过两套,牙具什么的也都是放在客房。    夜半。    明嫣哄着孩子睡着,这几日阿姨怕也是累了,在自己的房间睡着,没有过来抱孩子。明嫣也没有叫她,于是就让孩子跟着自己睡。    五六月份的天气,很是燥热。屋子里亮着床头昏黄的灯,窗外有徐徐的风吹过来,清风徐扬,吹着薄薄的窗帘在拍打着窗枢。    夜。    十一点。    男人下班回来推门进来,便看到这么一幅温馨的画面。他很少加班,今天有些急事需要处理。酸累了一天的神经在看到床上的两人时,忽然就觉得有一股酸酸麻麻的东西注进来,一瞬间就抵去了身体的所有疲惫。    他坐在床边,动作很轻,很怕吵醒到他们俩。    孩子睡在她的臂弯,可能是睡前喂过她,所以孩子的脸偏向她这一边。而且明嫣的睡衣是敞开的,一只汝头还在孩子的嘴里。厉弘深看着那模样,目光悄然一沉。    睡衣很薄,没有扣子,就是一个腰带。为了方便喂孩子,里面是什么都没有穿的,盖住了一边另外一边露在外面,形状饱.满颜色白嫩。    因为有奶水的关系,所以比以前至少升了两个杯。    他暗暗深呼吸,他是个很多年都没有碰过女人的正常男人。    唯独也只有那一.夜,与她……结果就有了这么一个孩子。厉弘深甩甩头,摒弃脑子里的邪念想法,他不应该对着一个哺.乳.的女人有不正当的念头。    她的脖子是窝着的,这样睡会不舒服。    他起身,一条胳膊衬在上面,另外一只手把儿子的脸给板过来。儿子的嘴强行被他给板走,明嫣的玉兔嗖地一下就弹跳出来。上面源源不断的流出了奶白色的汝汁。    厉弘深抽口气,把儿子抱到床的边一边躺好,盖上被子,抽纸巾去捂着明嫣的小白兔,以免弄湿她的衣服。手往上放的时候,明嫣翻一个身……    从侧身一下平躺,薄丝睡衣往两边一滑,整个胸膛都露了出来。    厉弘深:“……”    只觉得一股旺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窜了上来,或许是那股力度来得太过凶猛,按住某处的手,不受控制的往下一抓 。    明嫣正在哺.乳.期,那里很敏.感,哪怕是在梦里也感觉到了那股疼痛。    只当是在喂孩子,习惯性的挺了挺胸,“宝宝……轻点……”轻轻呓语,红.唇轻启。这一翻动作对男人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掌心的缝隙里因为她这一挺被贴得满满的。    纸巾湿润了一些,于是被儿子吸得挺起来的……    紧紧的贴着他掌心中央处,温热的。却像是某种坚不可崔的力量在快速的瓦解着他的自持力。    灯光、女人,以及身上的温度,天时地利人和。    身上兽血沸腾全数往某个地方涌,来势凶猛。他不过忍了几秒,额角便冒出了细细的汗来,脖子上的筋脉都在往起暴。他拿开手,连着纸巾一起。    奶水是没有再往出流,便挺立着,在黄昏的灯光下,如同一个蛊毒的模型,用着他无法抵抗的力量在向他挥发着药性。    他依旧强忍着,把她抱了起来,轻手轻脚,把睡衣给她绑好。    可能是白天累到了,所以她一直没有醒过来。    那香气太过迷.人,他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吻。 原本只是想浅啄,一碰到体内紧绷的那根弦有几分软下去的趋势,于是唇舌相随,描绘着她的唇形。    不行。    不能再下去。    闭着眼晴把被子拉起来给她盖上,冲进客房的洗手间,拧开花洒,冷水兜头而下,衣服都没有来得及脱。    可能是很久没有这种臊动,又或许是先前碰到的那小白兔,太过于性.感迷.人,所以冷水都没能消灭他体内的邪火。转身对着墙,一只手衬在墙壁上,整个胳膊的肌肉轮廓令人血脉喷张。    另外一只手伸向了某一处。    闭着眼晴,眉眼之间动情旖旎。    ……    明嫣还没有醒来,就听到了哼哼叽叽的声音。睁开眼晴,看到儿子正睡在床边边,吓得她赶紧把他抱过来。过会儿才想到,她太过于紧张了些,他也不会掉下去,根本不懂得翻身呢。    慢着。    不会翻身,他是怎么过去的。    孩子一到她的怀里来,就张着嘴,嗷嗷要吃。    她坐起来,把他抱到怀里,喂他。    喂到一半,门推开,厉弘深进来。穿着一身浅灰色的家居服,缓缓走来,总有一种清灰明月处他一身濯濯青柳之气。    明嫣下意识的拢了拢衣衫,盖住。    厉弘深过来,直接坐下来,把小家伙的脚捏在手心里,看着明嫣,“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的。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问,没怎么去看他的脸。    “比较晚。哄他是不是很累,以后我会早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