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26章 他没欺负我,是我欺负他
    明嫣靠坐着,盯着孩子看。这么大点儿,睡觉的时候总是喜欢把手举过头顶,可能这样睡会显得舒服一些?明嫣去捏他的手,软绵绵的。    目前还不到肉呼呼的状态。    她猛然想到一件事情,她自生完到现在,好像大哥都没有来过。最近也联系不上他,到底去了哪儿,又怎么了。自过年后,他就变得神出鬼没。    言昱宁的孩子是个女孩儿,比她要早半个月。说来也是很巧,她和言昱宁一样大,他们的孩子相关也没有几天。他和可可都太小,但愿他能有厉弘深一半的的耐心。    等等。    明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怎么会想到他,并且在心里把他给夸了一遍?    暗暗呼口气。    喝口水。    不多时,外面有轻微的动静。好像是谁在拿钥匙开门,明嫣躺着,闭上眼晴。    门口处传来向盈盈特意压低的责备声音:“你又从医院里跑出来,你不能熬夜,你……”    “没事儿,妈。你回去休息。”    向盈盈叹了一口气,透过门缝看了眼里面,很安静,她也算放了心,转身离去。厉弘深轻手轻脚的进去,屋子里亮着床头灯,光线很昏黄。    他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母子,只觉得,这个世界,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这个家里此时正住着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两女一男。    他到明嫣的那一边,坐下来。她背对着他,她生了一个孩子,身材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后背依旧纤细,有着浓厚的少女感。后颈的弧度优美而婉约。    他俯下身去,一条胳膊衬在她的小腹处,那个姿势便把她包围在了自己的怀中。低头,有她身上独特的香味,还有清清幽幽的母.乳.香,薄唇在她的下颌处辗转摩.擦。    她情不自禁的动了下,很痒,于是就缩了缩脖子。    “没睡?”他轻声问,唇就在她的耳侧,温热的口风扑向耳根,那白皙的皮肤,一下子红了。    他下意识的抬手去捏了捏。    明嫣更觉得痒,把他的手拿下来。她就这么躺着,也不敢动。只要一翻身,总感觉两个人会很暧.昧。    “没有。你……怎么会突然回来?”她怕吵醒孩子,声音也很小。    视线往下一搭就看到了他的手腕,今天没有带手表,那一条疤看得再为明显不过,在手腕处,像是横着爬了一条蜈蚣,她盯着盯着,脑子里有一根弦在慢慢的绷紧。    几秒后,他把她的身体给板了过来,两个人面对面。    她看着他的脸庞,这才惊觉,他方才说了话,她没有听见。    “已经这么晚,快睡觉,胡思乱想什么?”他拨了拨她脸颊两边的碎发,露出一整张脸来。    他刚才说了什么,明嫣细想一下,才想到原来是,“你不是让我回来么?”    她没有让他回来,只不过是无意间点了一个标点符号给他。她哪里会知道,这个时间原本是已经熟睡的,竟看到了那个短信。    “我睡了。你……你睡哪里?”    这一整个套房好像都没有他的房间,不,应该说,属于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捏了捏她的脸,动作很轻,特意压低的声音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声线,“你觉得我该睡哪里?”    主权给她。    明嫣没有说话。    这个床很大,就算是没有他的枕头,他也是可以睡的。    在昏黄的光线里她看着他深谙不清的脸颊、以及那双黝亮的深瞳,迟迟没有说出话来。    ……    明嫣醒来的时候,厉弘深和孩子都不在。    她用手衬着床板坐起来,看着对面的沙发,隐隐还能看到一个人陷下的样子。    下床,到洗手间。    垃圾桶里有很多纸巾,她又想起了柳姨说过的话,他咳血。于是翻了翻……血到是没有,倒是有小屁孩儿的粑粑,差点没让她吐出来。    收拾好自己出去。    向盈盈和柳姨都不在,佣人在收拾屋子,厉弘深在阳台。    她过去,两个人都睡着了,孩子睡在他的身上。清晨浅浅的阳光慢无目的照来,那脸庞格外的赏心悦目,棱角分明,线条优美刀。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其实带娃的男人才最美,总有一种让人移不开视线、戳中软肋的温暖。    她就这么看着,也没有走近,直到他睁开眼晴,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对上。    幽远而深邃,隔着阳光,仿佛让那清泉变成了一个磁场,正在以她没有办法躲避的力度在勾着她的魂魄。    “我……我来看看孩子。”她自己都感觉到了说这话时的结巴。    “那就过来看。”他说。    明嫣没有办法移动脚步,全身的血都在往下走,以至于让腿变得极其的沉重。    正好此时……    “明小姐,您的早餐好了。”    忽然间觉得如释重负,“吃早饭吧。”    她离开。    厉弘深浅浅的勾起了唇,眸中印上了愉悦的细细碎碎的光芒。起身,胸口忽地一钝,很想咳,他捂住胸,便也只能忍住。    ……    孩子白天的时候睡得比较多,人也算比较轻松。    明嫣因为刚刚出院,还不适合去外面走。科学坐月子,也不需要一天到晚的窝在家里,适当的走走也是好的。    中午的时候,欧阳景亲自来抓人,要他去医院。    当然,他采用了一个让明嫣很无奈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