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25章 她想替儿子赎罪
    厉弘深也没有睡几个小时,小屁孩不舒服,总是会哭闹,自然也是睡不好。    醒来时是中午十二点,刚好柳姨把饭菜给送了来,两个人一起吃饭。柳姨帮忙照看孩子,厉弘深的脸色很差。    明姨数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有些话,她说不出口。    一个星期后。    厉弘深没有来,来的是向盈盈。对于这个孩子,她也是宝贝得要命。全程提过厉弘深半个字,明嫣也可以出院了,孩子的黄疸也退去的差不多。    厉弘深在这里守了七天七夜,出院的时候他反而没有出现,是欧阳景来的。    他对明嫣有非议,但现在孩子都已经出生,他这个局外人,便不好说什么。接他们回去,把他们送回家。    去的地方不是明嫣居住的小区,而是四年前厉弘深为孩子买的那一栋楼。想来是厉弘深的吩咐,所以欧阳景轻车熟路的把车子开到了这里。    明嫣看着那门,心里滋味不明。    来这里做什么。    “这屋子比较大,走两条街就是医院,你的孩子养起身体来比较方便。”向盈盈解释。    明嫣也不好说话,已经来了。难道还要回去折腾患吗?    向盈盈转身从欧阳晃手里递过从病房里拿出来的东西,“他也麻烦你了。”    “不麻烦。”他说完瞄了眼明嫣,又对着向盈盈笑道:“反正他是钢铁铸成的,除了我俩关心和心疼,也没有其它人去暖一暖他。”    明嫣一怔,这话好像意有所指。    向盈盈也看了眼明嫣,随后抱紧了怀里的孩子,向欧阳景递去一眼,“别胡说,他是个成年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你去忙吧。”    “好,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    “嗯。”    一行人进屋。    屋里又重新装修了一遍,干净畅亮。以简洁温馨为主,有主卧室,有婴儿房,婴儿房里有用气球拼成的心型。明嫣去自己的房间,一切都是全新,柜子里有许许多多她的衣服。    浴室里也都是她的东西。    她发现这个屋子,好像没有厉弘深的。    只有他们母子俩的。    明嫣换了一身衣服,到客厅,抱着孩子。她需要吃奶了,向盈盈问她中午想吃什么,她没有说随便,总感觉这样对方会不好弄,说了一个汤。    “厉……厉弘深他、他怎么了?”明嫣还是把这句话给问了出来。    “没事儿,他一个大男人住点院也是小事儿。别担心,他好了之后就会回来照顾你们母子俩。”    住院了,她用了这么轻描淡写的语气,然后再没说其它。    明嫣没有问,余下的话也没有再往下继续说。她真的不好意思让向盈盈在这里照顾她,有柳姨,还有其它佣人。她和厉弘深又没有正式在一起,怎么能让他的母亲在这里。    说出来,向盈盈却也是苦苦一笑。    她摸摸明嫣的头,“我心甘情愿留在这里,照顾你和孩子,我们都有责任。你不用觉得有什么心理包袱,我想替我儿子做点什么,让你的心里好受一些。”她想替儿子赎罪,孩子已经生了出来,和他的儿子小时候一模一样,她这个当奶奶的,实在是欢喜的很。    过去的事情谁都没有办法抹灭,她儿子给别人带来的确实是实打实的伤害。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去弥补,就算是明嫣不需要,她却不能什么都没有做。    她想让明嫣明白,她和厉弘深都很喜欢她,都很喜欢这个孩子。她若是能原谅,那固然是好,若是不能她也为他们的关系做过挽留,日后不会愧疚。    明嫣的心里一沉。    这么一说,让她觉得,她就是个罪人。    “伯母,您……”    “好了,丫头。你才刚刚出院,肚子上的刀口都还没有长好,多休息。孩子这两天还需要早晚各晒一次太阳,不会有大问题,不用担心。你进去躺着,一会儿会有月嫂中心的人过来,咱俩要讲究科学做月子。”    明嫣忽然有一种如鲠在喉之感,想说又说不出来,唇动了动,最后却沉默着,对着向盈盈深深一鞠躬,进去。    躺在床上,心里很乱。    过会儿柳姨进来,给她送来了温水。    两人说了会儿话,柳姨小声的对她讲,“小明,少爷貌似病得挺严重的。”    明嫣靠在床头,小手指揪着被子,轻声问:“他到底怎么了?”    “前几天我在病房洗手间的垃圾桶里看到了带血的纸,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很疑惑。现在才想起来,那是少爷咳出来的血。说来也是奇怪了,少爷落的什么病,怎么会咳血,他以前很注重建身的。”    明嫣后脊背的筋都绷到了一起,倏地想起大年三十那一晚,她给他的那一剪刀,正在胸口的位置……    “小小少爷这几天一直在哭闹,晚上吵夜,让人整夜的都睡不好觉。少爷一直抱着他哄,黄疸前几天晚上都是发烧的。”    明嫣越听越揪心,眉头皱了起来。    不知是在心疼孩子,还是什么。    “少爷都是抱着孩子在休息室里,没有吵到你,所以你不知道。他今天没来,是因为晕了。”    明嫣抽了一口气。    瞳孔一敛,半响没有说话。    “小姐,你、你……不表达一下关心吗?不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柳姨没有那么细心去观察明嫣的面部表情,但看她半天都不说话,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