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23章 我的孩子姓明,不姓厉
    厉弘深也算是对她有意无意的说过很多次这种话,从新年那天晚上送520万人民币开始,不会那么明显,但总是会在无形之中透出来。    明嫣在听到的半分钟后,慢慢的把头低了下去。    吃饭。    哪怕是他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头顶,她也没有抬头。扒了两口饭之后,离去。    她在自己的房间里走一走,就该午睡了。    餐桌前就只有厉弘深和团子两个,团子在默默的吃着自己碗里的肉丸子。男人那幽深的瞳孔随着明嫣卧房的门砰地一声关上后,而收回。    团子正伸出爪子朝着明嫣的碗里方向,那里面还有一个肉丸。    厉弘深盯着它时间呆得久了,狗也是会看人的脸色的。它咽了咽口水,又把爪子给缩了回去,伸着舌头,在自己的空盘子里舔来舔去。    装可怜。    到底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一装可怜,他自然就会心软。    于是把那一整碗的丸子汤都给了它,团子心满意足的去吃。他看着团子这般,忽然想起一句话来    那时在病房,盛云烟对着她说的,对你装几下可怜和委屈,你就心软了?像你这种人,如果没有厉弘深,没有你家人保护,你要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装几下可怜和委屈,你就心软了    装可怜,这是个技术活儿。    厉弘深向来没有对谁表示过自己弱的一面,所以说这个装可怜,他不会去做。当然,明嫣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隔天明嫣就消失,去了言家。    但家里还是都有花来送,她这是在逃避?    也罢。    在言家呆几天,给彼此一点空间。    夜。    他窝在书房,前面摆着一本书,团子呆在他的身边。屋里没有开冷气,他的身体似乎比以前差了些,最近住院住得太过频繁。遇到冷气就会咳嗽个不停。    但团子热。    于是四脚趴地,贴着地板,缓和一些。    一会儿欧阳景进来,在他对面坐着,“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你的身体不是不能熬夜?”毕竟明嫣那把剪刀戳进去的时候,挺深,伤及心肺。    “在想名字。”他回。    明嫣快生了,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你不是在四年前就已经把名字起好了?”那名字,欧阳景都不知道叫什么,保密得很。    厉弘深抬头,看着欧阳景,莫名的微笑,“我突然发现我只取了女孩儿的名字,没有取男孩儿。”    “”    突然发现?尼玛。    “厉姓不好取啊。”要可爱又要不失优雅,尤其是女孩儿。    厉弘深沉默。    “好了,你早点休息。把你车借我用用。”    “这么晚你还要出去?”    欧阳景耸耸肩,“去接个人。”    厉弘深盯着他没有说话,欧阳景:“我闻到了八卦的味道。你都要当爹了,我总不能一直单着吧?”    厉弘深把车钥匙递给他,“恭喜。”    “嗯,记得准备好红包,按照我们的关系,少于一百万你就不要拿出来了。”他拿着车钥匙,出去。    进电梯。    欧阳景对着镜子扒了扒自己的头发,继而靠在梯壁上,叹息。为何大半夜的,他要接的不是前突后翘的女人,而是和他的爷们儿果然对他来说,一成不变的永远都是他的身份:单身狗。    到停车场。    一走去,就看到一男一女在接吻,尺度不毕竟男的已经把女人的衣服给推到了胸口上,一双手急不可耐的在那腰上摸来摸去。    看,生活里处处都是虐点。    他站在那里,盯着他们,看得津津有味。    对方在又亲又摸一分钟后,终于忍不住了    “大叔,你干嘛啦?”原来是两个学生。    “你们继续,大叔还没有女朋友,所以想学习。”    “自己回去撸吧,变态。”    “那位同学,我知道你。你是住在我们对面的那男孩儿,你再欺负人家,我可是会告状的。”    “告状这种事情连小学生都不玩了,你这么幼稚,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咒骂一句,牵着手离开。    “”    小屁孩子,毛都没有长齐,都会啪啪啪的前戏了。他这个老人家已经六七年不知道啪啪啪是什么滋味了上车。    身体寂寞的想抽烟,他身上又没有。于是打开储物盒,厉弘深偶尔会抽,但是也没有想到他车里也没有。正在要关上时,看到叠得整整齐齐的一个小纸。    他是没有看别人**的习惯的,但这一回,他鬼使神差的拿了起来。    纸张不新,微微泛黄,还有很多褶皱,想来是被多次打开又叠起来过。    上面有两行字,这个字一看就是出自厉弘深。    第一行,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    第二句,明月。    没有了,这是什么?这句诗欧阳景是知道的,出自席慕容。想了一会儿,欧阳景一下子想到了这是他四年前给明嫣的孩子取的名字。    明月,很简单很普通的一个名字,他厉弘深的孩子想也知道是生在金窝里,但这个名字居然不姓厉。    “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他念了一遍,忽然也就明白了这话的精髓。    可这句话会不会感伤了一点,多了一个曾字,仿佛在说,因为你在,所以我来了。可我来了,你又要走。倒是挺符合那一年他的心境。    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