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20章 我说你好,你说打扰
    “但是,没关系……我不在乎,你来了……就好。”她断断续续的,眼泪滚了下来,她以为自己不会再哭,也不是,不过是那时候还有个期盼,盼着他来看她,现在他来了,多年的情绪都堆积到了一起,让她尝到了撕心裂肺,于是,眼泪也跟着来了。    厉弘深不能多说什么,不能去拥抱,也不能安慰。    他自认不亏待她什么,她杀了他的父亲还想嫁祸给明嫣,所以这些年,他怎么可能会去看她。    “好好休息。”他来了,便好,抬腿离开。    盛云烟也没有拦她,开口,“明小姐,可以拿一些纸巾给我吗?”    明嫣想了想,过去……同为女人,她同情她,于是拿出纸巾,过去。    厉弘深已经走到了床尾的位置,明嫣过去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们。看到明嫣拿出了纸巾,并微微弯腰,把纸递给她。    盛云烟在去接之前,手从口袋里划了一下……就是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让厉弘深拧起了眉头。那种疑惑在他的脑子里形成了两秒,在眼前撇到一抹寒光时,他忽然一个跨步跨了过去!    “小心!”    他伸手去拽明嫣的手,同时抬腿做着攻击的姿势。    然而刀……还是划破了手腕,飞溅而出!    盛云烟也被踹下了床,血滴下来落到了明嫣的脚上。她呼吸有些急.促,看着那只伸面前的手做着保护性的动作,然而手腕上裂开了一条口子,血水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流。    她被他抱在怀里,背部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他的左手还在她的腰上,紧紧的搂着。    “哈哈……”盛云烟从地上爬起来,坐在那里哈哈大笑,她的脸上还有泪水,一边哭一边笑。    一股怒气从明嫣的心里窜上来,她挣脱厉弘深走过去,拽着盛云烟的领口,厉声道:“我天真的以为你变好了,对于之前做的事情知道错了,原来你并没有!”    “你简直丧心病狂!”    厉弘深站在一边盯着明嫣,然后随手从柜子上拿起了纱布往手腕上一缠,血一瞬间就漫延,把纱布打湿。他做得缓慢而利落,其间眼晴也没有她们俩。    盛云烟气喘,被明嫣揪着又不得不坐直身子,笑声停了,那眼晴对着明嫣是嘲弄的。    “那你还真是天真啊……我以前没有告诉过你,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么?对你装几下可怜和委屈,你就心软了?像你这种人,如果没有厉弘深,没有你家人保护,你要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明嫣唇蠕动着,对于她这话,她竟然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如果方才没有厉弘深替她挡着,这会儿怕是她的手腕被划伤。    这时厉弘深过来蹲在她的身边,抓着明嫣的手,让她脱离盛云烟。明嫣看了看他的右手腕,被血水染红的纱布,有了这一层阻挡,血倒是没有往出流。    她想起身,去按个铃,不要命了吗?    可他拉着她的手,没有让她起来。    “盛云烟。”他淡淡开口,声音平缓而冷漠,“你和她的不同就在于,无论她经历了什么,心底永远都存着善良,而你,没有。”    明嫣看了看他的侧脸,抿唇,沉默。    “呵。”盛云烟哧笑,“我只知道我喜欢的我要去争取,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就比如刚才,我原本就不想要伤害明嫣,我的目标就是你,厉弘深,我就想让你死。”    厉弘深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淡漠。    “你懂么,厉弘深,我就是想让你死!!”她咬牙切齿的吼出来,五官近乎于狰狞。    “你凭什么?”明嫣这时开口,“你是不是忘了他曾经对你的庇护,你是不是忘了他对你的付出,你是不是忘了你曾经弄死他的亲生父亲!他对不起别人,但是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厉弘深眸光幽转落向她的脸庞,那义正言辞的样子,不知道这算不算她为他说话?    记忆里,好像是第一次,握着她的手,情不自禁的就紧了几分。    盛云烟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下巴拧巴,“所以你现在是站在圣母的角度来教训我么?如果他不曾对我好,我又怎么会想到要用那种方法要你消失,明嫣,你就是个祸害!”    说着说着情绪一激动,就很想上手!    厉弘深一下子把明嫣从地上拉了起来,侧身一让,她扑了一个空!    厉弘深对她仁至义尽,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讲,看了她两秒,拉着明嫣出去。外面盛云菲听到动静,进来。    她看着明嫣两人,目光一错,就跑过去扶着在地上攀爬的盛云烟。    “姐。”    厉弘深和明嫣到了门外,明嫣把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那血流这么多,一会儿的时间就整个手掌都给染透,不疼么?他怎么能做到像个没事人一样。    有过往的医生,她张口想叫,然而他把她往身边一拉,一个眼神投过去,医生又走开。这个病房比较特殊,外面有警察,所以不能随便进。    明嫣:“……”这是在干什么?    正想开口的时候,屋里忽然传到一声尖锐的嘶吼。    两人赶紧冲过去,后面进来的还有门口的警察。    “别过来!”盛云烟吼道,她的手上拿了一把小型的手术刀,上面还有血水在滴。就是这把刀刚刚割破了厉弘深的手。    盛云菲躺在她的腿上,她勒着她的脖子,脖子上全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