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19章 求你,我想见他
    故人相见,明嫣的心里是很平静的,能见到盛云菲,那么盛云烟也迟早可以见到。    她知道她会了牢,只不过不太清楚判了多少年,她也不想知道。对她们姐妹俩都没有什么兴趣去了解她们,既然已经见面,那就面对。    盛云烟很瘦,也没有化妆所以脸色很难看,瘦成一个皮包骨了,整个人都没有半点精气神。她坐在床上半天都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更没有去看明嫣。    盛云菲给她倒了一杯水过去,她没有接,盛云菲又把水放下,看了明嫣一眼出去。    整个病房就只有她们俩个人,盛云烟半天没有讲话,明嫣总不能和她一样沉默着,站在她的对面道:“把我叫来是有什么话说?说吧。”    很干脆直接的开场白。    “明嫣。”盛云烟喊了她的名字,声音是粗嘎的,就像是许久没有开过口,声带都被封住了那种紧涩。她就看向前方,双木无神。    “你的眼晴怎么了?”明嫣问,她这才看清盛云烟的眼晴,眼珠子都像是不能转动,很木纳。    盛云烟微微的愣了一下,然后忽地冷笑了出来,那笑声很苍凉,“你不知道么?”    明嫣下意识的摇头,但考虑到她可能会看不见,于是就说,“不清楚。”    “四年前我就瞎了,这一辈子都不会重见天日,他们两兄弟弄的。”盛云烟在陈述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还是有没有退去的浓恨。    他们两兄弟这指的是谁?    厉弘深和容月卓?    明嫣的心里还是有一些震撼的,不由得想起了四年前,她被盛云菲弄的躺在那个医院里。她以为她的眼晴看不见了,被厉弘深给挖了去,后来才发现并没有。    其间还发生了什么,她并不知情。    那个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的外公外婆死,她肚子里的孩子死,她没空去问。    “你们结婚了么?”她又问。    “没有。”她老实回答,没有必要去骗她。盛云烟现在很可怜,当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能有现在的处境,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盛云烟转了转头,看向外面的天空,瘦瘦的脸上愁云密布,带着几丝苍桑的恍惚,“若有来生,真不想认识他。”这声音很轻,与其说是说给明嫣听的,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    从豆蔻年华就认识了他,相遇、相知、相不,不能说相爱,可能他对自己从来都没有动过心。只不过一直都是她在心甘情愿。他被动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的热情、她的爱情、仿佛与他无关。    最残忍不过于,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你把你自己都感动到了,就是没有感动到他。    明嫣抿唇没有说话,若有来生,她也不想认识他。或者说再去那个海边时,她一定不会再玩那么幼稚的游戏,不会去随意的搭讪别人。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她又再度开口。    “不知道。”明嫣是真的不知道。    “你一定知道的,就算不知道给他发一条短信他也来了。”    明嫣没有说话。    “最近四年我便一直在想,是不是你的出现改变了我和他的一生。后来我一想也不一定。人生这么漫长,度日如年。他原本就不知道怎么ai ren,也不爱我。哪一天碰到一个让他动心的,我们依旧是这种下场。”    “性格决定命运,我想要的是他的一切,从心理到身体。可他一样都给不了我。”她幽幽的说着,声音是那种历经千帆过后的淡凉。这    但也有可能不一样,比如她不会这一辈子都在牢里度过,她不会想到用sha ren去栽赃陷害,明嫣没有说。    两人都在沉默,窗户开着,淡薄的阳光慵懒的洒下来,天气尚好,没有风。    过了一会儿,盛云烟又开口:“帮我一个忙,让他过来一躺,我想见见他。”那语气里还有着一份让明嫣不知道怎么拒绝的哀求。    她想,盛云烟应该也是真心爱过的,最悲哀莫过于想见一个男人,却要通过昔日的情敌来搭桥,甚至还要求她。    可这个dian hua,明嫣要怎么打,又该如何去说。    “明xiao jie,我可能时日不多了,所以,求你。”    时日不多?    明嫣也没有多问,只是想着,她可能是患了什么重病。她把shou ji从口袋里拿出来,捏在手心,这个dian hua她真的打不出去。让她打dian hua把厉弘深叫过来看盛云烟,从某方面来讲,这对于厉弘深来说,是不是也是一种不好的事情?    可她真的不知道怎么的,竟不忍心去拒绝她。    人心里都有一个执念,就如同以前有一个教父,他吸毒,后来凭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把这个毒给戒了,十几年没有碰过。死的时候,别人问他有什么愿望,他只说了一句话,他还想抽一管。    执念是魔,会日日夜夜的侵蚀着你,深入骨髓,至死不休。    shou ji解锁,找到厉弘深的号码,她的手指在上面踟蹰不前,不知该如何进行。正在这时候,门忽然开了    她一扭头,他正站在门口。可能是刚从公司里过来,身上还穿着西装,永远的黑白配,冷峻而帅气。头发依旧是板寸,这种发型让他比以前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清冽感,那是一种迷惑人却又让人不感放肆的气质。    明嫣与他四目相对,他好像早就知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