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18章 你以为我真没人要?
    盛云菲啊……这个人的出现一下子把眀嫣拉倒了以前。    她和容月卓,还有盛云烟与厉弘深,这应该算是孽缘了,眀嫣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    向盈盈拧了拧眉,没有说话。    盛云菲踩着高跟鞋慢吞吞的走过来,那气势带着一些些的阴冷。    出于本能,眀嫣挡在了向盈盈的面前,她是觉得在长辈的面前,应该保护她。    向盈盈微怔。    盛云菲在眀嫣前面一米远的距离停下,然后双手抱胸。    不知道这些年,她是不是过得不顺,皮肤老了很多,不如之前的水灵。    “这光天化日的你还担心我会对你们做什么不成?”盛云菲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好像是在轻视眀嫣的这种动作。    眀嫣对于她不得不防。    眀嫣对她没有什么话讲,于是就沉默。盛云菲冷哼一声,“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感慨,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我一个人过得不好。”    她这话不知道说的是谁,眀嫣吗?她没有觉得现在的自己过得不好。    向盈盈抿唇不语。    盛云菲深深的看了她们一眼,离去。她确实不如当年那么的盛气凌人,随时还是不友善。    如同她所说,真的是获得不好吧。时间是一把锋利的筛子,能够把你筛的体无完肤。挺过去了,你就成了神。    挺不过去,你就落成一个平凡人。    眀嫣转身,看着向盈盈,与她告别。言昱宁的车已经上来了,她离去。    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向盈盈一下子捉住了她的双手。    “明xiao jie。”    眀嫣站定。    “我们聊聊,就现在。”    ……    眀嫣没有拒绝,依然是那句话,她对向盈盈没有什么看法,于是给言昱宁说了一声,就到了医院的小花园。    今天没有风,薄薄的阳光穿透云层,倒也有几分暖融融的。    两个人一起坐着,好久向盈盈都没有说话。似乎是不知道从哪里来说起,眀嫣也没有问,就沉默着。    对面有一个大妈抱着孩子在晒太阳,可能是自己的孙子,许是刚刚出生,有黄疸。已经睡着,大妈盯着她的脸看,乐呵呵的,一脸的宠溺。    好大一会儿,她才离开,太阳晒够了。    等她一走,向盈盈才开口,“想说的话太多,一下子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那就先说说我自己吧。”    眀嫣没有说话,她做一个耐心的倾听者。    “我弘深的爸爸是自由恋爱,我的家庭不算书香门第,但不穷。自小也不缺吃穿,后来长大了就在一家夜总会里当大堂经理,然后认识了你妈。”    “不知道是不是在夜场里呆过的女人,都不会让男人喜欢,又或者说不能让她们打从心里喜欢。你妈妈的下场很惨,我还好一点儿,嫁入了豪门。”    “我干干净净的嫁给他,其实也过了多年的幸福生活。直到后来有个女人的出现,名门望族的女儿,可以让他们容家更上一层楼。再加上弘深的爷爷原本就不喜欢我,于是我就成了眼中钉。在我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他爷爷拿拐杖打我的肚子硬是给我流产了。其实,这些都好,我伤心就伤心在,我怀里孩子的爸爸,居然没有护着我。”    “只有我三四岁的儿子抱着我的腿,大声哭喊,求他爷爷放过我。我的孩子流掉就流掉了,无所谓。你大概是不知道,我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的时候,只有小小的弘深在一遍一遍的叫着我的名字,我在血泊里醒来,容家连司机都不给我。我儿子扶着我,去街头,给司机说好话,带我去医院。”    “那时候,弘深还需要被人抱被人哄………他的童年是不快乐的,有很多的阴影。”    向盈盈慢慢的道,回头看着眀嫣,她烟眉浅浅,拧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向盈盈继续,“为了他我一辈子没有再嫁人,不是我对男人没有信心,而是我想好好的培养他,我觉得我对他有亏欠。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好像是错了。一辈子我在隐忍过,只知道培养他,忘了他心理的真正感受,不知道他真正的需要什么。”    “他没有父爱,其实他是渴望父爱的。”向盈盈摸着眀嫣的手,又一次长叹,“小明,不防给他一次机会,他可以做一个合格的父亲,也可以好好的照顾你们母女俩。孩子只有爸爸妈妈的环境下才能健康的成长。”    眀嫣依然沉默着。    “我儿子有很多缺点,还很会压抑自己,更不懂得表达自己,也不会ai ren。以前他做过许许多多的错事,尤其是对你,但是……我想应该有一次允许他改正的机会对不对?”    虽然上回言驰对她说了那样的话,她也觉得他们还是不要联系的好。但是这么多天,想来想去,还是不行。    眀嫣的肚子里有她的小孙子,而他的儿子……难道这一辈子真的要独身到老吗?    她清心寡欲过了一辈子,她能理解那种长久的孤独……她是越来越不想让儿子也去体会。    “伯母。”眀嫣淡淡开口,她看着远处的天空,那幽蓝幽蓝的,没有一丝杂质。    “我不想让我自己钻入到过去的漩涡里,日子够苦了,就不愿意惩罚自己。所以一剪刀下去,也就罢了……”    她如水的双眸微微下沉,如同冷烟笼罩,朦胧而凄凉,“可是这不代表我就会和他在一起,孩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