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16章 就这样吧。
    眀嫣肚子里是不是他的孩子啊,这件事情厉弘深基本上没有怎么怀疑过。    上一次言驰也问过,他说孩子只是借口不是目的。    向盈盈一惊。    怀孕了?    眀嫣有了?    ……    大年初一。    如愿的下雪了,满城的白,寒冷沁骨。但,好像并没有因为下雪而减少大家对于新年的喜悦。    只不过就是街头出现了多起连环车祸,路滑。    院子里孩童穿着漂亮的衣服在堆着雪人,大人们偶尔穿插几句注意安全的话。    眀嫣站在窗台看着楼下的小孩子们,隔的有些远,看不清脸,只看到他们不停奔跑的身影,雪地上留下一串串凌乱的脚印。    对面的楼层,也挂了很多的红灯笼。医院是不分节假日的,很多医生也都是照常上班,但过年的气氛还是要有。    病房的门开了。    她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回头。    护士推着一个小推车进来,“明小姐,今天是大年初一,所以我们管早餐。做了一点饺子,快来尝尝。”    眀嫣的唇角扯出了一个笑容来,“谢谢。”    她捂着肚子,慢吞吞的到沙发上,她现在需要静卧,但是,汤汤水水的在床上吃,不好。    “别客气,多吃点,你还是孕妇呢,所以早餐格外的重要。”    眀嫣坐下来,有水饺,还有香醋,还有一叠小菜。    她动了动筷子,护士还要给其他病房的人,于是就出去。    眀嫣把筷子放下,往后退了退。闻到饺子里面的肉馅味道,胃里很难受。    深呼吸,方才好一些。    门又再次被推开,言驰进来。脸颊冷峻,气质卓然。    “大哥。”她喊了声,很虚弱。    言驰过来蹲下,在她的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吓我一跳,还好么?”    不知道是不是饺子的热气熏了过来,还是因为自己的亲人来了,她鼻子一酸。    眼睛原本都是肿的,很酸涩。    她为了不让大哥看到,低头,脸颊两边的黑化掉下来遮住了脸庞。    “没什么事儿,挺好。”然而想哭的时候,你的声音再怎么隐忍,也是带着一点哭腔的。    言驰怎么会没有发现,他伸手拍着眀嫣的背部,“你受苦了。”    过去的种种。    别人心疼别人家的孩子,他也心疼自己的妹子。    就这么一句受苦了,让眀嫣隐忍了这么久的情绪又迸发出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碗里面掉。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在陌生人的面前可以忍,但在亲人面前,那份微小的膜一下破裂。    言驰把碗推过去一点,还是热的,一会儿还能吃。    他伸手把她搂到了怀里来,“想哭就哭。”哭出来就好了。    眀嫣昨天晚上狠狠的哭过一场,今天倒也还好。没有嘶声力竭,就是眼泪止不住,一直往下掉。    沉痛的哭声从言驰的怀里,脊背都跟着颤抖,言驰抱着她,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    他一直想让眀嫣发泄,无论怎么发泄都好,不能憋着,但没有机会。    心里的痛能够哭出来,那就好。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眀嫣抬起头来,脸上都是泪水,眼眶红肿的不像样子。    素白的手抓着言驰的衣襟,颤声说道,“大哥,我……”    已经泣不成声。    “想说什么?”言驰擦着她的眼泪,声音很轻,耐心而温柔。    “我…他呢?他……怎么样?”说话是唇都是颤抖的,眼泪凝聚眼眶,汇成巨大的一颗,啪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言驰看着她的眼睛,倾身在她的额头吻了吻,又把她抱进怀里,幽幽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方,“你不是……想让他死么?”    眀嫣怔了一下,随即哭声更凄。很多话她都没有办法说出来,不足为道,有嘴难言。    言驰又开口,“不过一个剪刀而已,哪有这么容易死。”    “我……我不是想……故意伤他……大哥……我……”她断断续续的,话不成句,声音从喉咙里迸发出来,听来像是用了很大的力,胸腔里氧气不足。    “我知道。”言驰搂紧了她,把她娇小的身子都纳入到了怀抱里。    ……    两个小时后。    眀嫣已经睡下,哭累了,眼睛很肿。言驰在床边守了一会儿才走。    下了一层楼,依旧是vip楼层。    外面向盈盈站在那里,眼眶也是红的。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看着楼下的风景,背影单薄。    “伯母。”言驰声音恭敬客套。    向盈盈回头看到是他,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继而微笑。    “言总。”    “抱歉,让您也跟着一起伤心流泪。”他是眀嫣的家人,他和厉弘深之间有过节,但是和向盈盈没有,他拎的清人的好坏。    向盈盈笑了一下,“没有关系。”对不起换来的本该就是没关系,代表她没有介意。    “是我儿子不好,令妹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听说她怀孕了,还好么?”    “刚刚睡着,目前还好。”    “那就好,这个孩子……”向盈盈很想问这个孩子是谁的,但是问出来对于眀嫣来说,这是不尊重!    “让她好好养身体,以后我们尽量不去打扰她。”她只好改口。    言驰怎么可能不明白向盈盈的意思,“这个孩子我不能说是谁的,但是依我对嫣儿的了解……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