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12章 我很想你
    明嫣出来后,就直接去了洗手间,她需要平复一下心情。    过去的事情很容易就被勾起来,一个相似的场景一句相似的话。在心里飞快的转动着轴轮,带动着它的利齿,让明嫣深深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窒息式的疼痛。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出来,无菌服已脱。    言驰还在那一头,他的手里拿着先前她脱下来的外套。她走过去,言驰把衣服给她套上,看着她的脸,问:“怎么了?”    明嫣想摇头表示真的没怎么,但是言驰一定会问到底。    想了想还是道:“哥,我很难过。”那种难过是长期堆积在心里的,积郁成疾。    言驰知道,把她抱进了怀里,“难过就哭出来。”    明嫣没有哭,她哭不出来,只是觉得心里疼得厉害,就像有一根绳子在拉扯着她的心脏,越抽越紧,越抽越紧,所有的刀光剑影都在身体里面肆虐。    ……    言驰想要带她离开,她没有走。    在医院休息室的阳台上晒了一个小时的太阳,发了好久的呆,才出去。    她晃悠悠的去了病房。    病房里很安静,空气算是不错吧,都没有什么药水的味道。    他已经在床上休息,闭着眼睛,样子淡然。倒也看不出先前他经历过痛苦的腰穿。    眀嫣站在床前,定定的看着他。    那一眉一眼,早已经印上了她的心头,配合着心里的汹涌,忽然就激起了她心里那一点想要报复的念头。    但这个念头,很快就消失……罢了,也没有这个必要。    人和人真的是不能比的,她只记得她那个时候晕过去,现在……他好像没有特别难受的样子,依然娴雅而淡然。    没有必要看下去了,眀嫣掉头。    “眀嫣。”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点苍凉,如同大病初愈过后的无力。    眀嫣回头。    他已经睁开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几天没有睡觉,眼睛里很红。    她看着他,神情漠然,“干什么?”    “想让你坐下来。”    “我很……”忙。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他忽然就坐了起来。刚刚做完腰穿是不能动的,她不知道疼不疼,但是,他的脸在一瞬间,卡白!    他依旧看着她,“留在这儿。”不过就是三个字而已,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好像从指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有一种举步艰维之感!    额头豆大的汗珠猛地往下一滚,眀嫣看到,心里莫名的一颤。    她看着她,又慢慢的躺了下去。眀嫣这才惊觉,她已经坐在了床边。    这个举动,好像有点……    她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就握住了她的手。这是第一次她他感觉到了厉弘深的手,冰冰凉凉!    因为冷,所以她下意识的缩了一下。    “冰到你了?”他说。    “嗯。”她点头,她想,他是不是可以送给他了。    但是,没有。    “过一会儿就好了。”    看,这就是他和季棠的区别。若是季棠,一定会松开,然而他不会。    无论是以前的凶狠毒辣手段,还是现在细水长流的温柔,他还是他,没有变。    他要的就是她,无非就是采取的手段不一样罢了。    他不会轻易放手,尤其是现在,在她有孩子的情况下。    “是言昱宁家的饭菜不好吃吗?好像又瘦了。”他盯着她的脸蛋看。    这几天,天天都有吐,只是没有先前那么严重而已,瘦,也在情理之中。    “厉先生,你还是先关心下你自己吧。”眀嫣想抽回手,他没有让。    不仅没有让,反而把眀嫣给拽了下来,趴在他的胸口,两臂一收,把她抱住。    “你干什么?”眀嫣不惊不慌,两手撑在床榻上,这样能让自己的脸离他的胸膛有个两三三公分的距离。    “好多天没有见了,想抱抱你。”    “放开。”    她挣扎。    男人的力气怎么这么大,重病成这样,她居然也没有挣脱开。    这么你来我往,他提起她的腰来,让两个人四目相对。    他的眼睛红肿却又深邃,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带着他兽性的控制欲却又有些不同于兽的温柔和耐心。    “厉弘深!”眀嫣气氛的吼了出来!    他咧嘴一笑,“我在这呢,在抱你。”    笑什么?!到底在笑什么!!    眀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眉目蹦上了怒火,然……还没有发出来,他忽然勾下她的头颅,唇送至了她的耳边。    眀嫣僵了僵……    随后他用力的把她搂在了怀里,很用力。五指穿梭于她的发丝之间,声音低沉富有感染力,“很想把你受过的苦,都受一遍。”    眀嫣的背部微微的抽搐,然后用力的推开他,跑到外面,门都没有关。    厉弘深看着她的背影,很想起来的,但力不从心。    真疼。    哪儿都疼。    ……    眀嫣一口气跑到了楼下,在过道里,手握成空拳,衬在了墙壁上,呼吸急喘。    方才她正要发火,把她拉下去,在她的耳边说:我很想你。    她心口处是一跳一跳的疼,他很想她,很想她……    他说他也想把她受过的苦都受一遍。    越想脑子越乱,越想心里就越是狂躁,这理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不知道从何而来。    于是开始狂奔,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