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07章 孩子是借口,不是目的。
    明姨的孕吐非常没有规律,不知道闻到什么孕吐就来了,但过了一两个小时,可能又没了。至于口味,那更是变幻无常。上一秒想吃这个,等到东西来了,她又不想吃。    怀个孕,她觉得她自己能自己给作死。    一个星期,她瘦了四斤。厉弘深死皮赖脸的呆在她的身边,任劳任怨,竟然也瘦了。    明嫣后来实在是受不了,就回了言家,起码佣人多不是?    言家就只有言彦华在,他身体不好。基本上和明嫣见面的次数也不多,虽说同处于一个屋檐下,但一天到晚都有可能见不到一面。至于言昱宁的亲妈江郁,明嫣还真的不确定她去了哪里。    言昱宁不是她与言彦华生的孩子,而她还想要害死言彦华,独吞言氏,现在恐怕下场也不好吧。明嫣不敢问,家里的人也没有一个敢提起。    明嫣更不敢在言昱宁的面前提起江郁来言彦华曾经最疼爱言昱宁,然而    只能说造化弄人。    呆在这里,基本上也是吃什么吐什么。可她也只能忍着,没有办法的事情。往往吐到自己很累然后睡着之后,醒来肚子就会饿,什么都想吃,又什么都吃不了多少。    家里的佣人都围着她一个人转,明嫣也觉得很难为情。    想改变这个状态,却又没有办法。    清晨。    她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有动静。她稍稍的睁开眼晴,外面天色已亮昨天半夜她醒了,很饿,为了不再麻烦佣人们,她在房间里忍了几个小时,吃了好多饼干,这会儿很困。    拉着被子把脸一盖,继续睡。    团子来闹腾她,睡在被子上,压得很重。把它赶过去,等到睡意正浓时,感觉团子又到了她的身上来。她拧起细眉,手伸到被子上面挥了一下。    “团子,走开”少女的软侬,总是格外的好听。    然而手却被抓住,有一个温暖的掌心包裹着她,同时还有那句低低沉醉的声音,“十点了,可以起来吃早餐了。”    这个手、这个声音!    明嫣眼晴一睁,不对劲!    一头坐起来,起来的时候太猛,眼前一黑,一个晕眩传来,她又倒了下去。然而,并没有倒在床上,他的速度形同鬼魅,挪过来一下子到了她的身后,于是她倒下来时就靠在他的胸口。    这段时间吃得太少,一边吃一边吐,身体很差。    明嫣稳了一下,晕眩感才消失。    她起身,他坐在她的身后,头却探到前面来看她的脸。明嫣是低着头的,余光处撇到了一抹阴影,于是侧头就看到了眼前放大的脸。    五官轮廓分明,浓眉大眼,英挺的鼻梁尤其是那两双眼晴就像是深不见底的夜空,深邃得表有一种魔力。    他离她如此之近,身上的香味,层层渗透。    明嫣捂住了心脏的位置,抓住衣服,身体往旁边挪去,“你干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还成了黏皮糖了。    “你再这么下去,离人老珠黄不远了。”    明嫣倒吸一口气。    “门在那边,滚出去。”不会讲话能不能把嘴给闭着。    男人菲薄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笑,起身从柜子里拿衣服。他是第一次到这个房间,那样子好像经常来一样的熟练。又坐在床边,掀开被子,伸手去解明嫣的纽扣。    “抱歉,无意冒犯。”只是气色很差,比前段时间一比,又瘦了。    明嫣把他的手拍掉,她说她要换衣服了?    起床,对于他的话就当没有听到。她进去,厉弘深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两个眼晴慢慢的眯成了一条缝这个睡衣好像有点薄,这么走动,隔着衣服都能看到她的身体曲线,乃至臀线的弧度。    阿娜有致。    两个多月,还看不到一点小肚子,依然千娇百媚,只是太瘦了。    他捻捻手指,仿佛那上面有女人的芳香。蹲下,拍着团子的脑袋,不是说不许到她的床上去?    这么不听话。    不过应该带团子去看看医生了,毕竟眀嫣现在是个孕妇,狗身上的细菌不能给她传染上了。    早餐就在言家吃的,言彦华没有来,言驰却回来了。    这个早餐吃的倒是很平静,当然,厉弘深对于眀嫣的态度没有因为言驰在,而有所收敛。    弄的眀嫣都不敢直视言驰的眼睛,好像她和厉弘深有一腿儿,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啊。    说来也奇怪,今天的早餐,她居然没吐。    饭后她坐在沙发上吃水果,言驰和厉弘深出去。    在院子里。    天气不错。    这会儿已经是上午十一点,然而他们和明嫣一起也才吃完早饭。两个男人院子里行走,濯濯青柳之姿,画面美好得让明嫣都禁不住隔着玻璃看了好几眼。    院子里有一颗大大的榕树,这个季节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言驰站在那里,眸中印上了树叶的青绿色,扭头,看着厉弘深,眸眼清冽:“你又来?”三个字,就道尽了他的嫌弃。    “是的。”厉弘深回,他已经收起了他所有的傲气和锋芒,沉着睿智。    “是因为嫣儿肚子里的孩子?”    言驰又不是笨蛋,想得到,厉弘深肯定是知道了明嫣怀孕了。    阳光穿透云层,从树枝的缝隙里照下来,在地下投下斑斑驳驳的影子。厉弘深的脸上也有,偏偏那眼晴没有被摭住,有着细细碎碎的精光。    “只能说孩子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