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06章 紧紧的抱着她
    明嫣以为他走了,不知道怎么他又回来,而且还提了一袋子的生活用品。    她也以为团子是因为想和她在一起,所以不走,却原来    她气愤的丢下狗链,走人。    在心里暗暗的骂了句:死狗,白眼狼狗。    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方才好像说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可以一个人抚养孩子    我是孕妇。    如果说厉弘深先前不知道她怀孕,那这下子    她后背一僵,回头,看向他:“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他从电梯里出来,目光沉黑而黝亮,“我应该听到什么?”    反问句,一下子就把眀嫣问到了那里。说吧,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说吧,心里又很不舒服。    眀嫣暗暗咬牙,进去。开门,关门。    关门的时候受到了阻碍,她看到了门把手上有一双手,抵着,不让她关门。    “干什么?”语气是冷漠的。    “这条狗还在外面,你要把它丢在这儿?”    眀嫣,“你不把它带走吗?”    “这一个月我已经懒散习惯了,不太愿意去照顾一只狗,放在你这倒也挺好。”    眀嫣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开门,让团子进来。团子还真听话,进来了。    眀嫣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懒得管外面的人。    门一关,厉弘深才靠在门上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低头,额角的弧度紧绷着,胸口起伏明显。怀孕了啊他听欧阳景说和听她自己亲口说出来,那是不一样的。    这颗心脏,好久好久都没有跳动得这么快过。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起来,往斜对面的房间走去,摁密码,开门进去。欧阳景的住宅,他怕是要有很长的时间在这里住下了。    明嫣也知道他住去了对面,而他又把团子留在了这里,这个意思好像有点明显。她坐在沙发,双手衬着下巴,有点头疼。现在这个情况,万一厉弘深死缠乱打的对她负责,她要怎么办。    团子到它的面前来,看着她,伸着舌头,也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明嫣伸出一根手指头戳戳它的鼻子,“你前主子不会是想放长线吊大鱼吧?用你吊个娃?”    这怎么行,这个孩子是她一个人的。    不可以被瓜分。    出了两天的太阳,这场积雪也没有完全的化。这两天明嫣很清静,当然她清静的原因是因为她住在言昱宁这里,可可回来了说起来,她和哥哥肚子里的娃月份应该差不多,两个来月的样子。    于是言昱宁一次照顾两个人。    明嫣也不好一直呆下去,她也心疼自己的弟弟鞍前马后的忙,再说也不怎么好意思去当他们的电灯泡。    去大哥那儿?    她和她的嫂子严思文也没有什么话讲,没有共同语言。于是也就算了,想想还是回家,总不能为了躲避厉弘深连家都不要了。那套公寓,现在已经不是租,在她的名下,言驰已经买了下来,送给她。    她走哪儿,自然是要把团子带到哪儿回去的路上,把团子带到公园去转转,天气正好。    团子是大型犬,狗链不能松。    走走停停,给团子买些烤肠,一晃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明小姐。”    要出去时,有人叫住了她。    她回头,三四米开外站着一名穿着朴素干净的女人,一身都没有大牌,却气质如菊,向盈盈,厉弘深的妈。这个世界还真是在这种地方也能碰到。    厉弘深原来是和她一起回来的。    “伯母,您好。”    向盈盈笑意盈盈的走过来,在明嫣的面前,微笑,“四年多没有见了吧,小丫头真是越长越漂亮。”    “谢谢。”    团子像是看到了老朋友般,在原地嗷嗷的叫,那样子像是要把向盈盈的注意力转过来。向盈盈蹲下给了它一个拥抱,又起身,“团子被照顾得真好。”    “还好,团子也比较好照顾。”    向盈盈笑得客套却又不没有让人觉得很生份,用一句不符合她年纪的词来形容,就是慈祥。说某个笑得慈祥,总觉得应该是说六七十岁以上,而向盈盈看起来还很年轻,四十来岁,完全不像有一个34岁的儿子。    “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    明嫣对她没有什么抵触心理,当然,因为厉弘深的关系,好感也没有多少。    “天色渐晚,我不想很晚回家。伯母住在哪儿,要不我送您?”这是客套话。    “好啊。”向盈盈回得落落大方。    明嫣:“”    话都已经说了出去,她又不能不执行。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答应得那么干脆,按照一般情况来讲,她不是要拒绝么?    明嫣开着车,因为怀了孕,所以开得很慢。当然她的技术也限制了她的速度,团子在后座,向盈盈在副驾,给她指路。    向盈盈全程没有提厉弘深半个字,这种时候能和明嫣说的是什么,团子!    讲起团子来,明嫣与她竟有些共同话题可讲了。    车子一直开到了名流公馆。    这个地方,以前盛云烟住在这里,和厉弘深。    “下去坐坐。”    “不了,伯母。”    “就当我是你一个朋友就好,说实话我也很想团子,于是在家里给它做了好多件小衣服,跟我一起进来拿吧。如果明小姐不想进,也罢,我给你送出来。”    这话说出来,明嫣哪儿好意思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