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03章 他回来了,以高调的方式
    对于怀孕这种事,明嫣硬是愣了两天,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怀上的,毫无做那种事的印象。    唯一的感觉就是那天晚上在四年前她开口要的那个房子里,度过了一个晚上。她喝醉洒,早上醒来时,感觉身体有点不适,但那种感觉又不是很明显,她还感觉她洗了一个澡。    所以说这个孩子的父亲就是他?    明嫣又用了一天的时间来消化这个事实。    言昱宁买了很多水果来看她,“小丫头片子,你最近小心点儿,我们家土匪好像对于你怀孕的事情有点不高兴。”    那天是言驰带明嫣去的医院,当得知怀孕的时候,明嫣是懵的,根本没有看大哥的神情。不过后来他带着她去车里的时候,脸一直都是绷着的。    明嫣哦了声,可能是最近大哥对她太好,所以让明嫣有点有恃无恐。她是不会信大哥让她强行处理这个孩子的。    言昱宁给她削苹果,才削好,递给明嫣,手在空中的时候,苹果就被截了胡被团子那条死狗给抢了去。    言昱宁也喜欢狗,但是这条狗是厉弘深养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他妈的,你给老子把苹果放下!”他吼了声。    团子才不管它,咬着苹果就去了明嫣那儿,仰头,准备把苹果给她吃。明嫣想,她也是没有白疼它,摸摸它的头,“你吃吧。”    团子过去,抱着苹果开始啃。    “啊果然是什么人养什么狗,我说这条死狗什么时候给它送走?”言昱宁真是哪儿哪儿都看不惯它。    “送走干什么,这狗是我捡的,就是我的。”她可以不认识这狗原来的主人。    言昱宁懒得理这条狗,继续回到明嫣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身上,“那你打算怎么办啊?我这一下子又当爸,又当了舅舅,人生大事一瞬间就完成了,有点没有成就感。也没有苦尽甘来的小心翼翼的珍贵感。”    明嫣踢了他一脚:“你这什么意思?我也就算了,你和可可莫非你还想让你们俩一波三折、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然后再烂狗血的拥抱哭泣,然后再在一起?”    人生顺顺利利,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这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一说。我来主要就是替我们土匪打听一下,你打算把这个孩子怎么办?还有让我打听一下,他的老爹是谁?”    这个孩子怎么办,就这么办呗,先在她肚子里呆几天再说,她还没有想好,要把它怎么办。    至于父亲    明嫣又一脚踹了过去:“你这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很生活很乱?可以同时和多个男人发生关系?”    “没有,绝对没有。你之前不是季棠的未婚妻么?你们俩在这个家里还一起住了那么长时间,后来还有那个”他指着团子,“那个狗主人!”    狗主人三个字说得咬牙切齿的,对厉弘深,他也不知道有多深的怨念。    明嫣先前没有想到这一层,经言昱宁这么一说,她想到了也对,她和季棠在这个屋子里还住了这么久呢。    但真实答案,她不会告诉言昱宁。    “好了,可可快回来了,你就去照顾她就好。我的事情你别操心,顺便也告诉大哥,我已经是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知道该怎么处理我的生活。”    “行吧,我原话告诉子。”言昱宁拍拍屁股走人,走前还不忘和团子来个眼神上的厮杀。    夜深了。    明嫣窝在沙发,客厅里也没有开灯。只有电视上的灯光散发出来,随着画面而随意变化灯光的颜色。画面是团子爱看的动物世界,她的思绪已经飘向了远方。    老实说,在她现在的阶段,不怕孤独终老。    可这个孩子来得好意外,她需要用这么久的时间来肯定它的存在。现在接受了,那么是要还是不要,又是一个未知数。    她打过两个孩子,这一个若是再打了,恐怕这一辈子便无法再为人母。    她不介意的。    她又不打算嫁人,要生孩子干什么。    团子蹭到了她的面前来,睡在她的腿上。明嫣握着它的前爪,“团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团子很困,昏昏欲睡,哪能回答。    隔天。    又是一个雪夜,早晨明嫣起来时,窗外已然是一片火树银花,白得眩目而惊艳。    景色很美,明嫣看了几眼,想把团子叫起来看看,奈何团子在赖床。于是明嫣也过去一起赖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的宠物,这话真不假。    团子才跟着她的时候,早上六点准时醒,像发了发条一样的,一醒来就拿它的爪子去揉明嫣的屁股,让她起床。    现在时间长了,习性竟和明嫣一样了,纵然是醒了,也要赖一会儿。    直到肚子饿得不行,明嫣才起来。    把自己收拾好,给团子也套上衣服,两个人一起出去吃早餐,然后玩雪。团子很喜欢在雪地里跑,傻里傻气的。    两人在早餐店里吃早餐,一人一狗各坐一边,倒也是一道奇特的风景线。被人一拍照,然后一处理,放到上,不过片刻,明嫣季氏总裁的太太,就已经上了热搜。    少女明媚如春,这条狗漂亮可爱,用两个爪子扑着小笼包住自己的嘴里喂。    但很快就有人认出这是前容氏总裁厉弘深的狗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八卦。    于是厉弘深、明嫣、季棠这三个人的关系,又被传得扑朔迷离。一个小时后,为明明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