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95章 连等待都没有了
    明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    一眼睁开,很懵懂,不知道这是在哪里,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在厉弘深的家。屋子里已经没有了酒味,地上也是干干净净,她睡在沙发上,    身上的衣服也还是昨天穿的,只不过就是外套和裤子落在了一旁。    她坐起来,腰很酸,头很疼,某一个地方也有些不舒服。    她去洗手间,简单的洗了一个脸,也没有牙刷。    这副身体给她的感觉,隐隐约约的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有不适感,但也不是不适,说不清,道不明。    从里面出来她就该离开了,这个房子是厉弘深出钱买的,哪怕是在她的名下,她也不会要。    出去。    没打开就看到了季阳站在外面,不知道站了多久,似乎有点冷得发抖的样子。    “明小姐,您终于醒了。”他冻的很。    眀嫣看他冻成这样也不急着出去,开门让他进来,屋子里有暖气。    季阳的袋子递给她,“这是给您送来的牙具。”    “你来很久了吗?怎么不叫我?”    “没有很久,是十来分钟吧,怕把您吵醒。”其实很久了。    眀嫣让他坐,她去刷牙。没有带衣服过来,也好。    好在这是冬天一天不换衣服也没什么,她觉得昨天晚上她应该是洗过澡了,身上有一种陌生的沐浴露的香味。    谁给洗的?他?    他不是走了吗?后来又进来了?    季阳带着她在小区楼下吃了早餐,然后又送她去四合院。    全程两个人都没有提厉弘深。    今天还是晴天,只不过是天气没有昨天的好。    凉。    去的时候,言昱宁不在,只有言驰一个人。    眀嫣的脸蛋又冻红了,言驰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来,用自己的手给她暖了暖。    “昨天去哪儿了?”一个晚上都没有换衣服。    眀嫣的眼睛还是肿的,没有完全的消下去。    轻声道,“去走了走。”    言驰没有再追问,今天厉弘深没有来,她又哭过,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数的。    他爱怜的眀嫣扒了扒堆在脖子上的头发,眀嫣的里面穿了件圆领毛衣,头发这么一扯,他就看到了在锁骨边缘上的一个浅浅的吻痕。    非常非常的浅。    眀嫣自己未必能看得到,他比她高了很多,这个角度,刚好。    他是个成年男人,又有这方面的经历,所以懂。    他目光一转,不动声色把头发弄顺,挡着。    “小丫头片子,还学会喝酒了?”这淡淡的酒味他还闻得到。    眀嫣腼腆一笑,轻轻的回,“下回不喝了。”她只是想借酒助眠。    言驰没有再说什么让她进去休息。    天气阴凉清冷,尽管出了太阳,也没有多暖和。    厉弘深回了一趟容家,今天是他34岁的生日,容厅要给他庆祝。他年纪大了,至亲也没有几个了,原本他就是一个很在乎血脉的人。    容厅所说的庆祝可只是在简单的吃一顿饭,会有很多商贵名流过来,就是一个大型的宴会。    厉弘深拒绝了。    在容家陪着他吃了一个午饭,就去了欧阳景那里。    一路上,开车都很慢。    深秋的季节,景色萧条,那光线都有一种断肠人在天涯式的惆怅与凄美。    眼睛很红,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睡觉。还经历了一场消耗体力的疯狂,身体上的疲惫是小的,重的是心理上的撕心裂肺。    到欧阳景是半个小时之后,意外的他在家。    “不上班吗?”    欧阳景正在用手机挑选狗粮,另外一只手在团子的头上摸来摸去。    “怎么说我也算是一个小老板了,用得着天天去公司蹲守吗?”    他已经没有在容氏工作,自主营业。    他选好了十包,付款,就等着别人送货上门。    他看了看厉弘深,心里惊了一下,“精神怎么这么差,怎么?”    “没什么,我过来收拾下东西,同时把团子带走。”    “我才刚刚给团子买狗粮,你要去哪儿?”    “回我家。”    “哦,我还以为你要回意大利。”    是要走了。    只是没有这么快,他还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    现在怎么又急着要走了,对面眀嫣可还住着在,不打算掠守了?    厉弘深简单的把自己的衣服装了起来,还要收拾团子的东西。    欧阳景皱眉,“不用这么急吧?就算是不要爱情了,我不还在这儿吗?”    厉弘深淡回,“并非是急,只是该走了。”这回是真正的该走了    欧阳景抿唇不语,心里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可能和眀嫣闹掰了吧。    “今天是你生日呢,庆祝一下?”    四年前的生日那天,眀嫣打掉了他们的孩子,同时她的外公外婆死亡。    那一个生日终身难忘。    四年后的今天又是生日,怎么会这么巧合伤心事都发生在同一天。    他停止了收拾团子的东西,从房间里出来,坐在沙发,团子自动靠了过去,靠在他的腿上。    他摸着它的头,“庆祝倒是不用了,我们聊聊天都是可以的。”    心里很空,原本他的心里还有等待两个字,在他的胸腔里徘徊晃荡。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等待都没有了,被人连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