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94章 我都依你,我离开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明嫣才站起来,眼晴很肿。眼前的景物她都看不清,这里的布置又不是她熟悉的,于是走着走着,被什么给绊了一跤,人就扑倒在地,手肘碰到一个尖尖的东西。    她用力的眨眨眼晴,才看到那是一个木马。    她干脆就坐在地毯上,看着那木马……小时候她和言驰的木马是外公用木头做的,不是这种塑料的东西。那个木马现在还在四合院里,翻修过很多闪,还尚且能骑。    她不是那种狠心绝情的女人,对于自己打掉过的孩子,她也会心疼难过。如果那个孩子留着,想来也真的会像厉弘深说的那样,围着沙发来来回回的闹。    但是她又清楚一点,在这个屋子里,要么要他,要么是她,不会是他和她。    ……    她在里面哭了多久,外面的人就站了多久。深秋快过完了,快要到冬天,所以天气格外的冷。通道里有一扇窗没有关,冷风直往里面吹。    很冷,刺骨的冷。    好在的风往里面吹,这样也好,能够让他一直保持着清醒。    楼道幽长幽长,灯也不会一直开着,声控灯没有声音之后,便陷入了一片的黑暗当中。男人的身影融进去,什么都看不到,与这黑夜一般冗长低沉。    过了很久,里面没有了动静,他想她应该是哭着睡着了。    于是便想摁密码进去,密码才摁了两个数,手又停了。万一她没有睡着呢,万一她还是像先前一样,视他为虫、避之如蛇蝎,进去无非也就是看一遍她的愤恨罢了。    在今天以前,不,应该说在她说出那些话之前,他都没有想过放弃,他总觉得,他们还是有缘份,还能够在一起,尤其是现在她和季棠也没有那个可能了。    但是听到她的那番话,他才明白……他的自信不过就是源于自己的盲目,他以为他能够让她原谅他。但其实,她对他只有恨,浓浓的恨,就只是恨而已,没有想过报复,没有想过让他也体会那一些生不如死的感受。    她都没有。    她只想让他离得远远的,此生不见,又或者说,他死。他死这种话,她说过好几次,足见决心。    若是……她能报复他,多好。    他不会反抗、不会对她再采取什么手段,站在那里让她都发泄过来,所以言驰打他的时候,他动也不动,没有还手,没有想过还手。    有了报复,两人才会有许多的故事不是么?    你说她有多恨他,恨到连整治他那种见面的机会都不想拥有。    大概……真的该到了他离开的时候。无论以后她和谁在一起、又或者是独身一辈子,他怕是都没有那个机会。    他放了门把上的手,离开。    妥协比前进更要来得深刻。    走了几步,忽然听到里面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很清脆。他蓦然回头,摁开密码,果断的开门进去。客厅很大,但东西不多,就显得极是空旷。    满屋的酒气,她坐在地上。她拿了两瓶酒出来,其中一瓶已经快见底。酒杯从桌子上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她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厉弘深过去,怎么还学会熏酒了?他去扶眀嫣之前,把屋里的暖气调到一个合适的温度。    酒是他之前住在这里时拿来的酒,他睡前会喝一点,有助于睡眠,没想到被眀嫣全都拿了出来。    他过去,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眀嫣?”    他连着喊了两声,她都没有反应。厉弘深以为她有什么事儿,于是就把她的上身抱起来。    但抱到一半,她的头忽然抬起。    满脸的泪水,却眉目含笑。    “眀嫣……”    “我喝酒了,我想睡觉。可是为什么睡不着?”她之前在家里也睡不着,明明喝了酒,很快就睡去了啊。    她不能在吃安眠药,不能吃了。    厉弘深看着她的脸,心里一疼。指尖上去慢慢的抚去她的泪水,“别再哭了,我依你,别再这样喝酒。我都依你,我离开,永远不来打扰你。”    心如刀割。    她侧头,发丝从脑袋尖上刺溜一下掉下来,肿胀的眼睛却带着笑意。    为什么她在笑,可是,眼泪却还在往下滚。    “真的吗?”她问。    假的!    假的!    他也坐了下来,握着她冰凉的小手。喝多了,酒气混合着她身上的香味,像是蛊毒一样,细细麻麻的往他的心口里钻。    “真的。”    他吐出这两个字来,沙哑得不可思议。    眀嫣吃吃的笑了起来,拿起酒瓶,对着酒瓶喝了一大口,连被子都不要了。    厉弘深没有阻止她。    她喝完回头看着厉弘深,媚眼如丝,仰头,脸颊红通通的,睫毛被泪水全都打湿,离他不过就是几公分的距离。    “为什么连你都要离开我啊……我是不是很讨厌?”    她喝醉了,已经不知道他是谁了。    “眀嫣。”    眀嫣看着他的脸颊没有说话,眼睛睁不开,别具风情。    厉弘深想,这种角度多适合吻下去………他却只能拉着她的手。    对着醉酒到不认识他的她,沉沉开口,“可以不走吗?”    他平生都未曾说过这种话,上一回对着团子说,现在又    骨气和脾气都荡然无存。    女孩儿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说这句话,看着他,眼睛都没有眨。    他动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