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91章 我还在呢,你就吼她?
    可能每个人都会双标,只要你喜欢他,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就可以,发生在别人身上都不可以。    “大概是吧,这套说法很适合套用在你的身上。”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不是人人都喜欢霸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也懒得去想,我很累,我想回去睡觉。”    她没有表现处那种柔柔弱弱的感觉,然而神韵却是楚楚动人的我见犹怜。    男人心软了。    “把姜汤喝了,回去睡吧。”    眀嫣踟蹰了一秒,接过他手里的汤,已经不烫了。    她两口就喝了下去,脸上是风平浪静的,可眼睛里却是哀戚。    转身,出去。    身上还是他的浴巾。    团子看着她走,不知道哪里抽风了,也跟着屁颠屁颠的过去。    走到屋外面,团子回头,错愕的看着自己的主子,好像在说:你不过来吗?    厉弘深没有看它,走到门口,看到眀嫣进去,他随手关了门。    团子还在外面。    两个屋都没有进。    它左右看了又看,开始拿爪子拼命的挠门,嗷嗷的叫。    快开门,你妹的,赶紧把门给我开开!    厉弘深被挠的不耐烦,才打开。团子冲进来对着他的睡裤就抓了过去,如果不是厉弘深反应快,它一定会把他的裤子给拔下来!    “混蛋!越来越嚣张!”    团子懒得理它,摇晃着尾巴,到沙发,往上一躺。    厉弘深没有走过来,就靠在玄关处,灯光晦涩,脸颊半暗半清,长长的眉眼透着几许惆怅。    一会儿团子又跑了过来,嘴里叼着狗链,给他。    让他给它绑着,然后出去遛它,它要出去玩。    厉弘深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进去。    死狗。    最近这些日子,团子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冷落,很不爽。跑到他的前面就不让他走。    抬头,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想傲娇又想撒娇的样子。    厉弘深盯着它好几秒,这双眼睛真好看。    他把狗链从它嘴里拿出来,“现在是半夜,还下雨,你想去哪儿遛?”    “嗷嗷。”    “好了,去睡觉,别闹。改天带你出去玩。”    团子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缠着他。    不出去玩可以,但是要陪它。厉弘深走哪儿,它跟哪儿。    他去睡觉,它就睡在被子上,躺在他的腿窝里。    折腾得厉弘深根本睡不着。    等到团子睡着,他又起来。腿都被团子给压麻了,外面还在下雨,淅淅沥沥。    欧阳景这两天也没有回来,不知道去了哪儿。可能是找个地方去疗伤去了,也有可能是去了他别的住处。    这样的夜晚,总归是让人愁肠百结。    ……    眀嫣回到家,狠狠的睡了一觉。其实,睡不着,她去喝了两口酒,把自己弄得晕乎乎的,用酒精把大脑给麻痹,这才入睡。    一直到第二天的上午十点,言昱宁过来叫她,她才醒。    眼睛很肿,整个人都不怎么对,状态很差。    “怎么了,不舒服?”    “没有,挺好的。”明天要去给外公外婆磕头,今天她要回四合院布置一下院子。所以她要打起精神来。    洗脸刷牙,见到的画了一个妆,盖一盖黑眼圈。    两人一起下楼。    在车上,言昱宁看了她半响,欲言又止。    “干嘛,想说什么?”还是眀嫣先开了口。    “我是想说,那什么……不然我们就不结婚了。这个男朋友嘛,是吧……要不要都行。反正除了那什么不能做,其他我和土匪都是可以的。”    嗯,就是不能生娃。    言昱宁说的也是很别扭,他大概是没有安慰过人。    眀嫣知道,他肯定是知道了季棠和她分手的事情,毕竟还有一个季可可呢。    “我才刚刚失恋,你就说这个,怎么不说给我介绍一个更好的?”眀嫣打趣。    “要男人干什么,男人这东西又不靠谱。”    眀嫣,“……”    “不是,我的意思是除了我和土匪之外,其他人都是狼。尤其是那个,姓厉的!”    凡事想要占眀嫣便宜的都是混蛋!    眀嫣笑而不语。    闭上眼睛,不说话。    不找了,她才25岁,就有种苍老的感觉,很累,很累。    ……    到四合院。    言驰已经来了。    没有叫别人,只有他们三个,在收拾院子。去的时候,言驰正在摆弄花,昨晚下雨,花被冲的有些焉了。    “嫣儿。”    “大哥。”    “我买了菜过来,你去洗一洗,一会儿我来做饭。”    中午要在这边做饭的,眀嫣点头。言昱宁和言驰在院子里忙,打扫卫生。    幸好今天没有下雨,反而出了太阳。    这些年眀嫣还是没有怎么做过饭,厨艺依旧烂。但是洗菜这种活儿,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在洗菜的时候,觉得奇怪。    今天这种日子,大哥居然没有大嫂带过来,他们两个已经结婚,应该过来啊。    这么一想,不由得又想起了清秋。不知道她在老家怎么样了,这女人,自从回去后,就断了联系。    她认真洗菜,没有注意到外面已经来了人。不多时,厨房里就多了一个。    在他的手伸过来时,眀嫣还愣了一下,顺着他的手看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