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90章 我爱你
    凉飕飕的,有了这件衣服,眀嫣也感觉的暖和了很多。    季棠握着她的手,很冰凉。    季棠没有问她去哪儿,“天气这么凉,就不要穿这么少。虽然你还小,但是也要注意身体。”    眀嫣听话的点头。    “上楼吧。”下着雨呢,一直站在这里也不好。    季棠却没有动,被雨滴打湿的眉梢泛着点点温柔。    “一会儿我要走。”    啊?又要走。    眀嫣没有多说,哦了一声……她不想问季棠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知道季棠是个成熟的男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她想把身上的衣服拿下来还给他,天冷,他又要出门。    才刚刚动呢,手就被季棠给摁了回去。    “披着,我不怕冷。”    “好吧,你马上就要走了么?”她仰头看着他,精俏的小脸儿有些水气,素白的清新脱俗。    两个眼睛,明亮又通透。    季棠看着她没有说话,喉头莫名的滚动了两下,难以言喻的东西在他的眼神里一划而过。    雨丝在落,淅淅沥沥。    三个人都站在停车场里,任凭冷风吹着。然而不同的是他们两人站在一起暧昧又亲密,厉弘深在后面就显得孤单冷清。    他的外套也已经被季棠给丢到了地上,身上不过是一件薄薄的针织毛衣,锁骨露出,胸膛上的肌肉软若隐若现。    两手放在口袋里,身姿笔挺而修长。眼睛半闭着,直视着前方。    昏暗的灯光淹没了他脸上的表情。远远看去便只是一个俊美的男人,浑身散发着一种被岁月打磨之下而剩余的铅华与魅力。    过了一会儿,他的身躯很明显的僵了一下。前方那一男一女正在拥吻……    季棠一忍再忍,但还是没有忍住。低头,捧着她的脸颊,缠绵而柔蜜的吻印在她的唇上。    缱绻而温柔,没有用力,就只是用自己的唇轻轻地碾压着眀嫣的唇瓣,连舌头都没有伸。    头低下来,雨丝穿透了发丝。    眀嫣没有动,后背也可看得出来她的僵硬。    吻了一会儿,季棠放在她后脑勺的手慢慢的滑下来,落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上。    扣住,然后往怀里一拉。    肢体与肢体的贴近,好像再也忍不住了……想要更为深刻的。    于是胳膊收紧了力量,两臂交叉,把眀嫣狠狠的揉进胸膛,唇上吻也重了很多。    就如同疾风骤雨般,吸取、掠夺。    身后,男人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已经握成了拳。    额角处青筋暴起!    雨,从发梢滚滚而下,从他的脸颊滑到胸膛。    一片的冰凉。    几秒后,他的脚步往前一跨!身体里那头沉睡的幽狼,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    然而他还没有走近,忽然这样的女孩不可思议的声音。    “你……你说什么?”    这种天气,眀嫣的脸本来就好白,因为刚刚那句话她的脸色越发的显得苍白。    季棠的唇慢慢的抬了起来,目光很低沉,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怀里的小女孩儿。    有些话不忍说出口,却依然要说。    “我说。”这两个字,说完他停顿了好久……也没有开枪,好像后面的话很是难以说出口。    这时又开始起风了,风雨交加,气温更加的低。    他优质的脸庞在她的眼前,五官标志,眀嫣的眼睛都酸了,也没有眨眼。    “我说……”他又重复了一句,眼睛眨了一下,一滴雨水掉下来,“我爱你。”    眀嫣的脊骨都在往一起缩……难以言喻的感受。    季棠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种话,两个人从陌生到相识再到在一起,他不是特别黏人的人,也不是很喜欢女朋友粘他。    生活里的嘘寒问暖,到工作上的为她扛下一切……那一年她给了他500万,以合伙人的身份找上他,后来她基本没有插手的工作,也没有上过班,只有上学,但是每一年,她的卡里都会多一笔不菲的数字。    他告诉她,那是她应得的分红。    他是默默做事的人,对谁好,对谁不好,讨厌谁,喜欢谁,从来都不会挂在嘴上。    现在忽然冒出这三个字来……    可是,他刚才在吻她的时候,明明说的不是这句话。    眀嫣都不知道他手机里冒出的是汗还是雨水,只知道怔怔的看着他,脑子里闹哄哄的。    身后还有一双眼睛落在她的后脑勺,紧致而深切。    她呼吸有些不稳。    季棠在因此把她抱到了怀里。    把她揉进自己的怀里时,那句话还是说了出来。    “眀嫣,我们分手。”    一般来说,请你们之间的分手都是五个字,多了一个字带着一种商量的余地。    然而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只有四个字,单方面的终结关系。    好像在说,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和你商量。    眀嫣到底是没有听错啊……刚才他问他的时候说的就是这个。    他抱她,亲吻她,说分手,又说爱她。    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眀嫣不懂!    厉弘深和他们相隔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但是加上有风,所以能听到的只有先前眀嫣的那几个。    后面的他一个字都没有听到,毕竟季棠的声音很小。    好像……就是不想让他听。    眀嫣呆若木鸡。    季棠抱了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