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89章 你能不能放过我?
    不知道何时又下起了雨,这四合院的摆设和布景,配合着雨丝,显得格外的迷人。    就好像是到了江南的烟雨之地,那种朦胧惆怅,通过景色就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跟着让人的心情受到了影响,眀嫣总要出去的。可他站在门口,她反而不急着走了。    细雨蒙蒙,眀嫣身上的衣服,已经打湿。她便只能转身进去,到屋子里。    这里的家具,都是有韵味的,优美的圈椅、圆桌,桌子上摆了花。    不知道是谁布置的,倒是很好看。以前有郁清秋在,她会打理,现在她也走了。    这么多年,人都在走走停停,物是人非。    最上方有一个棕色的长柜子,上面有外公和外婆的合照,那是很早以前的。    黑白的,都还年轻,照片中规中矩的,外婆还穿着旗袍,温婉贤淑的女人。    这种悲伤的感觉随着照片在身体里越来越深,就像是有跟线,把她隐藏在心里的情绪缓慢而刻骨的勾了出来。    直到眼睛被水雾弥漫。    身后。    “到现在你还相信,他们是被我逼死的么?”有些事情,是跟着血液在身体里流淌的,不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能够忘记。    四年前,她质问他为何要那样对待她的外公外婆,在墓园里,用肚子撞向墓碑,用这种的残忍的方式流掉孩子。    她说    眀嫣看着照片,没有回话。她记得季阳给她发过的那条短信,外公病死,外婆跟随,厉弘深在这里守了几夜。    眀嫣把照片放了回去,摆好。    也没有回头,依然是看着照片的,“不然呢,如果你没有做过,当时怎么不解释?”眀嫣是最讨厌有人说这种话的。    属于胡搅蛮缠、嘴硬型,但是今天,她却不得不说。    她没有对厉弘深有那种强烈的报复心态,让他离得远远的。    她是有老公的人。    “何不对着我,看着我的眼睛说。”    眀嫣把手放进了外套的口袋里,扭头,看着他。    方才情绪涌动的缘故,所以眼圈还是红的。她的眼睛一直就很出彩,哪怕是视力不如从前,那个形态还在,玲珑剔透,线条优美。    他背对着门口,脸庞被昏暗所笼罩,根本看不清他的脸,那个轮廓却在,层次分明。    双眸沉黑,盯着她,一瞬不瞬。    “再说一遍。”他又开口。    眀嫣对着他的眼睛,只觉得那就像是一个浩瀚的星空,透着让人捉摸不定的讳莫如深。    她忽然说不出口了,污蔑这种事情,她并不擅长。    “怎么,说不出来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点逼问。    眀嫣在口袋里,手握成了拳,“有什么说不出来的,我不说,无非是想给你点面子罢了。既然你想听,那我还顾忌什么。我外公外婆的死,你就是难逃其咎!”    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好像很怕他听不懂似的。    厉弘深没有说话,直勾勾的看着她,直勾勾的……    一分钟后,眀嫣开始退缩,眼神太犀利,到底是在说谎啊。    眼神最是考验人。    她退了一步,从他的身侧绕过去,出去。    走到他的身边,就被他抓住了手腕,眀嫣头都没有抬。    “厉弘深,我的外公外婆在上面看着在,请你注意你的……”    “就是因为看着在,我才不能放任你不管。”    他打断了她。    眀嫣抬头,看向他。    “把你的手拿开。”这句话很轻,却很有力量。    “我以前是不是没有对你讲过,男人天生都有一种征服欲。你越是这种态度,我就越想拿下你!”    “我以前是不是也没有对你讲过,你们的这种征服欲,就是犯贱!”    “我知道,所以我不是一直在犯贱么?”    眀嫣,“……”    这个对话很流畅自然,直到眀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对这个人也无可奈何了,到底要她怎么样。硬的用过了,甚至在他的脸上也甩过巴掌。    然而,他依然如此。    眀嫣全身的肌肉都松了松,像是投降前身体给予的讯号。    她看着他,“厉弘深,你能不能,放过我?”中间停顿着。    厉弘深攥着她的手腕没有松手,触摸着她的皮肤很凉,于是手往下,握着她的手掌,包裹住,给她取暖。    “我也想啊……”他回,目光是眀嫣不敢窥视的旖旎,“但你都没有放过我,我不能坐以待毙。”    或许,他也和欧阳景一样在等一个彻底放手的时间,看着眀嫣结婚生子,生活美满,他也就走了。    或许,他就是那种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的混蛋。    谁让她,在那一年的夏天,招惹了他,拥抱了他,对他表了白。        眀嫣不想深究这句话的意思。    那一天晚上在他的办公大楼里,听到的话。    心里忽然一颤,眀嫣用力的抽回手来,呼吸乱了几分。    出去。    厉弘深没有在纠缠,盯着她纤细的背影,缓慢的跟着她的步伐走了出去。    ……    还是厉弘深开车,开的是眀嫣的车辆,从四合院到市区,用的时间挺久。    从五点到六点半,走了一个半小时。    快要到家时,言驰打来了电话。    “大哥。”    “在家?”    “嗯……”算是吧,毕竟快要到家了。    “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