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86章 那一年,惊鸿一瞥
    地点还是在海边,依旧是那个码头,四年前季棠带她离开这座城市的那个码头。    明嫣把车子停下,朝着码头走去。    那一年离开的时候是阴雨绵绵,今天天气依然不好,阴云密布,不同的是没有下雨。深秋的季节,海边越发的冷,明嫣不懂季棠把她约在这里是做什么。    她往码头走去,也没见有人。    于是她就站在那儿等。    天气冷,明嫣穿得还是稍微厚点,套头毛衣,围巾。过大的围巾把她的脸颊都盖住,这样正好,挡去一些风。她原本就生得娇.小玲珑,穿着宽松式的衣服,看着更是娇.小。    迎风而站,秀发吹得左右摇摆,无端给她添出一种赢弱美人之感。    “那一年,与明小姐惊鸿一瞥,没有细看。今日一见,明小姐是越发的漂亮。”    这声音连同着风一起吹进了明嫣的耳朵里,她回头,看到了四米开外站着的女人。戴了一顶帽子,她的头发是棕色波浪卷,毛衣、长裙、平底小白鞋,小清新的打扮。    明嫣看到她,也只能想到漂亮、端庄、优雅之词。    季棠的前妻。    “我叫艾青,临市人。”她自我介绍,落落大方。    “我叫明嫣,本地人。”所谓礼尚往来。    艾青盈盈一笑,脸颊有一个浅浅的梨窝。码头都有扶手,她过去,到明嫣的旁边,眺望着远方,目光幽长。有两分钟的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听到海浪拍岸的声音。    两分钟后,艾青:“是我用季棠的手机给你发的消息,约你来这里见面,很唐突。”    明嫣已经想到,没有说话,等着她的下文。    “他可能是不好意思见你吧,所以我来了。”    所以呢?    艾青转过来正对着她,“我很抱歉因为我们的事情让你们的婚礼没有如期举行,其实我早知道你们要结婚,也知道他费了很多的心思去准备。我和他不是夫妻也不是朋友,之间唯系的不过就是一个孩子。”    提到孩子,艾青的眼眶红了。这大概是她这辈子都不过去的梦魇,离死,也不过十多天而已。她明显憔悴了很多,只不过美人,美在了骨,看着依旧美。    “我们都爱这个孩子,哪怕是离了婚,也是共同抚养。他膝下也就这一个孩子,更是宝贝得不行。可奈何孩子有白血病,再加上身子很弱,虽说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但依旧不理想。”    “一个多月以前,儿子突然病发,在化疗室里,他疼得五官扭曲,却没有叫一声,眼球都快要突出来,他也没有叫一声,只是拉着我的手,说要见爸爸。”    说到这里,艾青已经说不下去了,眼泪哗哗往下掉,泣不成声    明嫣是见过小公子的,白嫩.嫩的一个小男孩儿。听到艾青说这个,她也禁不住鼻子一酸。她想就算是季棠用了最狠的方法把她给甩了,都无所谓,要是小公子能活过来就好。    艾青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擦干眼泪。明嫣看到她扶住拦杆的手,都在颤.抖,用了很大的隐忍力。    “季棠来了,日夜陪在她的身边。其实儿子也知道他的爸爸要结婚,要娶另外一个女人,他也没有反对。他给他爸爸画过一个贺卡,祝他爸爸新婚快乐。”    明嫣的眼泪掉了下来。    艾青吸吸鼻子,她的眼泪在这一两个月里也快流干了,余下的只有肘肠寸断。    “儿子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情况一直没有好转。我和季棠心里清楚,怕是时日不多了。可是那孩子很想看看他爸当新郎的样子,他说他活到六岁都没有见过新郎。”    艾青又在脸上抹了一把,“说来也奇怪,临近你和季棠结婚前两天,他的病情竟然好了很多。还能在地上转圈,还能扒在他爸爸背上散娇。于是在你们婚礼前一天,我们一起回来了。”    明嫣记得那天晚上季棠给她打过电话,他说他马上就要登机。    “因为身体不好,儿子基本上很少坐飞机,怕颠簸。在飞机上,他实在是太高兴。问中国是什么样子,爸爸的新娘长得是什么样子,食物是不是也像他在美国吃的一样带着药味,水是不是甜。”    那不是明嫣的孩子,甚至明嫣和他也没有什么感情,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一个孩子尚且如此听话懂事,可见妈妈教得有多好。他病入膏肓都没有要求自己的亲生父亲陪在你自己身边、没有要求父亲陪着母亲,能想象到,艾青平时给了孩子怎样的疏导。    “可能真的有回光返照这一说,原本好好的,还没下飞机,他就浑身抽搐,呼吸急短。于是紧急迫降临市,然后还没有到医院,他就已经……”    后面两个字,艾青真的说不下去。    两腿都在打颤,腰背弯曲,过度悲伤,已经无法站立。明嫣过去扶了她一把,艾青没有眼泪,然而脸却卡白。艾青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她养头,不知道是不是想把眼泪往回逼。    明嫣不会安慰人,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再多的安慰语言都是苍白的。    “我来并不是想卖惨的,我揭开我自己的伤疤,告诉你实情,主要是想告诉你,季棠是很想娶你的。我也不想因为我而去坏了一场姻缘。他不好意思来找你,明嫣,你去找他吧。”    明嫣盯着她的侧脸问道:“你爱他么?”    艾青看着远处的天空,隔了半分钟这么久,她摇头,“不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