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82章 狠毒的厉弘深,回来了
    这顿饭是很长时间以来,明嫣吃得最舒服的一顿,也最温馨。性格使然,言昱宁的话最多,但是总能在关键时刻被言驰一两个字给摁住了他的舌.头——闭嘴。    但是管不了多久,他又会说起来。只要不过火,不烦人,言驰基本上也不会管他。    从临市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们走时,是晚上十一点半。若是放在以前,言昱宁真的是不会走的,但是现在……他对明嫣毕竟是有那种不规矩的感情,不适合单独呆在一起,再说今天这样的情况,明嫣也需要安静。    也就只有离开。    他们才走,明嫣就像一摊软泥一样的摊在沙发上,渐身酥软,头也很疼。方才他们在时,她用了很大的隐忍力没有让自己表现出来,现在没有那个劲儿了。    她的身体真的是大不如从前,但这近三年跟着季棠一起做锻炼,身体也好了很多。她好久好久没有感冒过了,这个烧有点高。家里也没有备感冒、退烧药。    又是这个时间,那她也只有忍着。    因为今天在外面吹了很久的冷风,所以头痛欲裂。她连去卧室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昏昏沉沉,直到感觉到有人在按她门的密码,她迷迷雾雾里,以为是在做梦,便没有管。    不一会儿,有人就移了过来,到沙发前,他拉着她的手。因为高烧,手很烫,被他一握,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她想睁开眼晴看看是谁,但就是睁不开。    厉弘深又摸着她的头,很烫。    身子太虚。    他的家里还有一些药,拿来给她。起身,脚才刚动,她就拽住了他的手,那沙哑的声音带着少女的无力,“季棠……季棠……是你吗?”    他脚步一顿,回头。    屋子里的灯很亮,先前明嫣实在是坚持不住,所以就没有关灯。她小小的个子躺在沙发上,像要陷进去一样,因为发烧而让脸颊红扑扑的,两道弯弯的眉拧在一起,眉心皱着,睫毛轻颤,孱弱可怜又小巧玲珑。    她捏着他的两根手指,抓得很紧,那个力道好像是在害怕,又或者说她害怕来看的‘季棠’跑了。    他反握回去,动作干脆而果断,往下一捏,在睡梦中的女孩儿就感觉到了疼痛,她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我不是季棠,我叫厉弘深。”    低沉的声音冲入到小女孩儿的耳朵里,就像是一颗石子,投入到湖里,咚地一声,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    厉弘深……这个名字砸进她的心里,激起了浪来,把那些回忆都通通的都勾了出。    厉弘深……    厉弘深……    那个带给她无尽的痛苦的回忆的男人,眀嫣的手一松,头更加的疼了。    “厉弘深……”她喃喃低语着。    这个声音虽说带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怨念,但是也好过季棠这个名字。    他出去拿药。    眀嫣陷入到了梦魇里,梦里一直被这个名字纠缠着,她想挣脱,却挣脱不开。    她看到了过路的人,那些似是而非的人影,言驰,言昱宁,容月卓,还有……季棠。    有热热的水到她的嘴边,她张嘴喝下。胸口里有把火,烧的很旺。    厉弘深把药喂给吃吃下,看她睡的安稳了些,他也才坐下来。    把灯关了,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他看着她的位置,目光如炬,像是能够黑夜与她缠绵。    十五分钟后,她开始出汗。    又过了半个小时,等汗都完了以后,厉弘深把她抱起来去浴室,放满了热水,丢进去。    她已经睡着,身体总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滑,为防出事,他也把自己脱光,进了浴缸,让她躺在他的身上,好好的泡一个澡。    四年……整整四年的时间,他没有碰过任何一个女人,这般肢体的接触,她正好坐在他的敏感位置,不过那么一下子,就起了反应。    他呼了一口气,调节水温,躺下去,让她躺在他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她的肩膀和胳膊。    到底是年轻,皮肤细腻又紧致,很q弹,又没有穿內衣,那r波在水里荡漾,只是泡澡不是洗澡,所以没有弄沐浴露,她的一切都懒得清清楚楚。    他是一个正常男人,所以很难控制自己不动歪念头。    捏着胳膊的手,慢慢的就挪向了她的腰,很细很软,呼吸慢慢的粗重起来,低头,唇不由自主的就吻向了她的脖子,一寸寸的……    香色勾人。    泡个澡他痛苦的好像要爆一般,泡好了后,把眀嫣抱到床上去,给她盖好被子,他站在花洒下面,用凉水浇一浇自己。    她还在重感冒,他不能做什么。当然,就算是她清醒的,他也不可能会做什么,现在她不是以前,现在就是一个刺猬。    卧室里还有男人的东西,很显然,季棠的。    他忽然想起那一天在欧阳景的家里,给她按摩的时候,她的腰上,那红红的手掌印,男人情动之时,弄出来的。    他有经验。    所以说,季棠真的和她……    厉弘深仰起头,甩了甩一头的湿发,眉头狠狠的拧在一起,侧面的线条紧绷。    从洗手间出来时,床上的女孩儿紧缩着,把自己缩在一起,微微发抖。    这是冷么?    他站在床测的位置,听着她凌乱的呼吸,他想,这可不是他想占便宜。    弯腰把她抱起,连着被子一起。他不想躺在季棠糖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