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79章 这个婚,你是结不了的。
    眀嫣不知道这场婚礼到底有多少事儿可忙,反正她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在酒店里,就只是坐着,等着化妆,换衣服。    她没有去看外面有多热闹,但是听化妆师和理发师在说外面是何大的排场,还有媒体记者们来的有多少,以及商贵精英们。    这个婚礼,排场确实是大的吓人,名副其实的大婚。    上午十点,婚礼都快要开始了,新郎还是没有出现。可能他已经来了,也在换衣服化妆,想给她一个惊喜。    眀嫣这样安慰着自己。    十点半的时候,她已经准备完毕,衣服和妆都已经弄好,等着吉时的到来。    门开了,她转头看去,心里还是有点期待季棠的……她不需要惊喜,她想要踏踏实实。    可很遗憾,并不是。    是言彦华。    上回去医院里,他正在睡觉,气色很差,今天的气色,依然很难看,但也是西装革履,一派正装打扮。    人瘦了很多,也很憔悴。    眀嫣该用什么心态对着她,过份的冷漠又或者是亲热,好像都不对。    她是个没有什么父爱的人,母爱也只有五年而已,对她疼爱的,最多的是言昱宁,再来就是言驰。    言驰是个浪子,从小就无法呆在家里,自小就已经桀骜不驯,不同于言昱宁,小鲜肉,喜欢在家。    “要结婚了。”言彦华站在她的面前,神情复杂难辨,也是一言难尽。    “嗯。”眀嫣点头。    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很多破坏气氛的话,眀嫣不想说。其实她很想问,四年前他为什么骗她说,外公外婆是厉弘深逼死的。    言家没有容家那么厉害,但是家里也雄厚,从来不缺钱,难道还缺那个四合院吗?    言彦华拍着她的肩头,那双沧桑的眼睛里满是欣慰,“结婚了就好,你是爸爸的孩子,爸爸自然希望你过得好,以后就好好生活。”    眀嫣沉默。    言彦华抱住了她。    “一会儿让你哥拉着你的手出去,我就不去了。”    本该是父亲的责任,但是言彦华……可能也是觉得自己不配了,年纪大了,心里的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变化。    他疼爱的小儿子不是自己的孩子,他的老婆想让他死,唯一亲生的就只有言驰和眀嫣…    他这一生也是够悲催了。    出去。    眀嫣看到他出去的掬瘘身影,鼻头一酸,心里也是不好受,有那么一瞬间,她想,释怀吧。    这个人无论怎样都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哪怕对她不好,也没有太过苛刻,没有让她冻到,没有饿到。    她冲上去,想叫一声父亲,言昱宁却来了。    “爸。”言昱宁依然叫着爸,言彦华之前最喜欢的也就是他。    这么一打岔,眀嫣竟然没有了开口的力度,有时候原谅也是一种勇气。    “去陪陪你姐。”    “我送你。”    “用不着,我又不是不能走。”    言彦华自己出去,背影落寞而孤独。言昱宁看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眀嫣还是没有忍住,叫住他,“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你不要走了。”    言彦华一愣,接着又控制不住的一下笑了,眼里带雾。    “嫣儿……”    这句嫣儿,言彦华的嘴里是第一次喊出来,近26年的时间,第一次。    眀嫣的眼泪一下子飙了出来,她很难受。以往和言彦华那些过往,随着这个称呼全都涌了出来。    她出生时,他的爱理不理。    妈妈死后,他把她扔到了孤儿院,不许外公外婆抚养她。    被厉弘深设计和言昱宁在酒店里度过一晚后,他不分青红皂白把她赶出家门……    种种、种种。    和他断过关系,可是血缘是断不掉的。她是孩子,理应包容父亲的一切。    ……    把言彦华安排在房间里休息。    化妆室。    言昱宁拿着化妆棉给眀嫣擦着眼泪,“把你的妆擦花了,别怪我。”    “嗯。”    “今天高兴吗?”    “嗯。”    “外面有很多人都等着祝福你呢。”    “嗯。”    言昱宁把化妆棉放下,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你会不会说点别的?”    眀嫣吸吸鼻子,“你去陪陪父亲吧,强行从医院里出来,我怕他出事。”    “有看护和保镖呢,有我和大哥在,你还操心这个,做你的新娘就好了。”言昱宁叹了一口气,他保护的小姑娘在今天终于要嫁人了,感慨万千,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最后……也只能像以前那样,开着玩笑。    “我可告诉你,结婚了两年之内不许生孩子,我还没有做好当舅舅的准备。”    孩子啊……    她还能生么?    “我要你准备什么,你就想办法把可可追到手,然后我们就更加亲了。”    言昱宁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我追她干嘛,一个淫贼,见了我,就想往老子身上扒……”越说声音越低,有些事情他一个大男人还不好意思说出口。    眀嫣笑而不语。    “好了好了,我去看看未来姐夫来了没有,你在这儿休息会儿。”    这么一说,眀嫣才知道,季棠是真的没有来,快十一点了,他居然还没有出现。    ……    离十二点越来越近了,眀嫣一个人在房间,心里那种不安越来越大。    她一个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