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78章 没办法让她在别人怀里睡
    婚纱无论好坏,眀嫣也不换了,就是它。    从婚纱公司出来,坐上车,神情恍恍惚惚,在车里人才i坐了好一小会儿才开车走。    也没有了回家的欲望,对门还住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又再次碰面。    于是她把车子开到了墓园,她的外公外婆和妈妈。    秋风瑟瑟,墓园里,一片的萧条冷清。眀嫣在那里呆了一个小时,腿冻的有些发麻,于是回去,到了四合院。    里面意外的有人,门,半掩着。她推门进去,院子还是以前的样子,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种了很多的花,各色各样。    葡萄腾,已经老去,孤零零的挂在树上。这里不像是没有人住的样子,有人烟之气。,    正这么想着,从里面出来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个盆栽,好像是一盆长寿花,含苞待放。    两个人目光一对视,都震住,很意外。    还是眀嫣最先反应过来,她快步走过去,“清秋。”    郁清秋,她的好朋友,也是爱慕言驰的女人。她一直以为,清秋会是她的嫂子。    在言驰昏迷之时,她一直在等他。    郁清秋把花放在门口,她穿着套头毛衣,一身休闲装扮,身前围了一个围裙,可能正在修剪花花草草。    “小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没多久。”她不能说其实她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回来没有找好朋友,对朋友来说,是一种伤害。    “不错,漂亮了很多。”郁清秋比她要高些,过来摸摸她的头发。    “你的声音……”    眀嫣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她,所以不知道她的喉咙变的什么样儿,可今天一听,哪里还有以前电台之花、光听声音就能高朝的女子。    她是电台主持人,靠嗓子吃饭的。    郁清秋目光婉转,弯腰继续把那盆花抱起来,到外面,摆在花坛当中。    “厉弘深把房产证给了言……”她顿了下,有些人,提起他的名字心里都是一疼,她这一辈子都喜怒哀乐,都给予了他。    可现在……    “你哥哥,很荣幸的和你哥哥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居住所有权送给了我,我在没有工作时,就会过来。”    说完又补充,“不是说想要缅怀过去,而是我已经和这些花花草草在一起习惯了。”真的是习惯了……    这个院子,有多少她的回忆。    眀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能和郁清秋成为朋友,也是得了言驰的功劳。    因为她喜欢言驰,于是就来接近她这个妹妹,久而久之,两个人就是朋友了。    她和言驰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场大火又是怎么发生的,眀嫣一概不知。    只知道,清秋因为这场火,毁了喉咙,这一辈子在也不可能坐在话筒前。    她也蹲下帮忙一起种花,好冷的天。她不再提言驰的事情,毕竟……言驰已经娶了别的女人,这是真的。    “对了,你回来和厉弘深见面了吗?”    “嗯。”    郁清秋看着她的脸,“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以前在休斯顿,尤其是前两年,每天晚上都在想着我要弄死厉弘深,一定要让他也生不如死。把我经历过的痛苦的事情,让他也经济一遍。”    “可是见了面,忽然就觉得,我过得比他好,有一个疼爱我的男朋友,拿他当空气,就已经是报复了。我做不来他拿着手段,在说,我也是个要结婚的人了,若是和……前夫就纠缠,纵然是怨恨,对我新老公,好像也很不尊重。”    郁清秋笑笑,真的就如同她的嫂子那样,欣慰又放心的,“也好,如果你一直这么牵扯下去,可能……会影响到你的婚姻。什么时候结婚?”    “半个月后。”    “这么快。”    眀嫣不置可否,确实好快,快到她好像没有多少心理准备。    这一晚上,她没有回去,就呆在四合院里。和清秋一起做饭,一起吃饭,又睡在一个床上。    半夜,她睡的迷迷糊糊,听到了呕吐声。她要醒不醒的睁开眼睛,看到清秋爬在床沿很难受的吐着,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一瓶什么东西出来。    哪怕是在迷糊里,也闻到了很重的酸味。    “清秋……”    “我有点饿,吃东西,你快睡吧。”郁清秋的反应很快,面不改色。    眀嫣没有多想,睡去。    清秋捂着嘴,等到胃里舒服了些才躺下去,她想,她的这个状态,瞒不了多久了……    ……    婚期越来越近。    天气越来越冷,眀嫣也越来越不想出门,天天呆在家里,稿子早就已经交了出去。    等着对方的款项过来。    天天无事可做,原本是可以变胖的,不想体重却在下降。    一转眼,婚期就快要到了,还有一个星期。这个婚一结,下个月就是外公外婆四年的忌日,言驰应该还大大的操办一下。    南城都在播报眀嫣和季棠结婚的消息,她又一次在络上走红,可是新郎,却迟迟不见人影。    一个月没有看到他了。    可能,小公子的病是真的很棘手。在婚礼前三天,她看到了季可可。    小丫头也瘦了很多。    这时候眀嫣已经在酒店,熟悉各项流程,一切准备就绪,就差新郎。    “可可,如果小公子真的很严重,我们的婚礼死可以延后的。”    季可可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