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71章 厉弘深,我要你的眼晴!
    人还真是听话,一个一个的冲上去,被打的那个人纵然是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抵挡住这么多拳脚。    言驰把玩着人民币,盯着前方。人太多,都不能看清厉弘深,但,好像他根本没有还手。    这倒是稀奇了。    也算是一个有种的人了。    言驰侧头,好整以暇的看着,拳头的声音听起来就是t到爆!    他架着二郎腿,整个人慵懒又邪肆,就像是一头正在享受猎物被厮杀的乐趣,有一种危险的气息从神韵里发出来。    几分钟之后。    那些人退开,“大哥,你不想要他的命吧?”    “废话,弄死了你赔?不过弄个半死不活还是可以的。”    言驰又补充。    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一听这话,脚往起一抡,对着半跪的人那脸上踹去。    然而,就在脚要踢到脸上时,那半跪的男人手臂如钳,一掌劈向他的脚侧部位!    疼。    “打人不打脸你没听说过吗?”他的声音有一点粗粝,带着沙哑与隐忍。    那人很疼,但还想还手。    言驰过来了,拦住了属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厉弘深,“打蛇打七寸,打人要打脸,你没听过?”    话才刚落,他的脚往起一提,对着厉弘深得下额一脚掀了去!    他的速度可不是那些属下能比的,就连力度都是,快准狠,没有给厉弘深一点还手的空间!    厉弘深的身上已经有多处伤,后脑勺在四年前留下来的伤口,好像又再次被撕裂,血从背后往下流。    这一脚,直接让他飞了出去。言驰这种人和厉弘深有些共同之处,那就是轻易不动手,一旦动起手来,就不会给什么余力。    言驰等了两秒,看他没起来,嗤道:“怎么,起不来了?”    话才落,男人身形利落的往起一站,唇角已经淌出很多血来!    受伤的地方太多,导致让他站着的时候,晃了两下,但终究是没有倒下来。    他抬手抹了一把唇角处的血,目光因为血而透着几分猩红。    脸颊苍白,他挺直了身子,落魄坦荡。    “我怎么会起不来,不过想来言少爷还没有出气才对,还有什么招?”    “你知道我还没有出气,看来你也知道你做的事情有多禽兽。”    言驰去了吧台,从上面拿了一张纸过来,递给属下,让属下去拿给他。    属下拿过去。    递过,在厉弘深伸出手的时候,他猛的一松,纸张又掉到地上。    那名属下冲他哼哼一笑,退回去。从某种方面来讲,这算是一种变相的羞辱。    然而这种行径,男人似乎是没有看到一样,弯腰,把纸给捡了起来。腰背和腹部多处有伤,肋骨想必是骨折了,弯曲的时候非常疼。    可这种滑稽甚至是难看的动作,在他做来,却有一种侠士的赏心悦目。    “滚出这个地盘,凡是我妹妹出现过的地方,你不得出现。退避三舍,一辈子不要纠缠她,你对她做过的那些事情,我就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张纸上面差不多字不多,也就几点。    一、和眀嫣保持距离,有她在的城市你不得在。    二、老死不相往来。    就两条。    厉弘深唇边的血滴了下来,落在应该属于他签名的地方。    抬头,“言总不觉得这样过于幼稚了些?”    “对你这种人,肯定要白纸黑字,你但凡是见了她,那就算是违约。”言驰走进一步,眼睛里是嗜冷的。    “我若是不签呢?”    “很简单,你让她流了两次孩子,我就割你一个蛋蛋,一个蛋蛋换两个孩子,便宜你了。或者,我挖了你的眼睛。”    言驰定定的看着他。    厉弘深拿着那纸,在手里揉成了一团,以这种方式,回应了言驰。    不签。    “那就好办了。”言驰给了属下一个眼色,“我还是仁慈的,蛋蛋给你留着,眼睛归我。”    几名属下过去,在厉弘深的身后,随时把他带走。    “言少爷,眀嫣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言驰倒是没有想到。    视力差,到了光线暗的地方就是个瞎子。说起来,这和你关系很大啊。两次人流,一次比一次狠,伤心抑结,吃药过多,时日一长眼晴就成了半瞎,厉弘深,我很想弄残你,让你生死不能!”    他们的位置是在一间酒吧,言驰来的时候包了场,这里连个服务员都没有,很空荡。厉弘深的前胸后背都是血,至于身上有什么伤,那得脱了衣服才能看到,但肯定不轻。    他听到这话,带着血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一句话都没有讲。头顶上的光落下来摭住了他的半张脸,照着后脑勺的那条口子像是一个张着嘴呼吸的怪物,血从里面源源往出流。    唇角的鲜血最是明显,反衬着那张脸,似阳春白雪的惊.艳。    ……    这一边。    明嫣没有洗澡,也没有换衣服,坐在床上。右手腕不能动,搁在腿上。胯也疼,不能碰床,但她好像也不知道疼了,坐个结实。一头青丝落下,摭在她的脸颊两侧。    露出来的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眸,以及小巧的鼻梁。她怔怔的看着某一处,好半响都没有眨一下眼晴。季棠在洗澡,水声哗哗,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她的胸膛。    远一点的东西其实她真的看不清,哪怕是